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陳克華台北 > 詩的生活的語言

詩的生活的語言

發文時間: 2018/03/29   文 / 陳克華台北 瀏覽數 / 25,800+

冬夜和好友去到朋友阿明開的喫茶店喝茶。這個「喫」,於我是他們店裡美到捨不得吞下口的和果子。

店裡的弘桑流利地操著日本腔的國語,為我們一面沖茶一面介紹。

我點的武夷老茶,朋友點的普洱,各有各的講究。譬如鐵壺煮水,可以使重囗感的普洱更甜。茶壺宜紫砂,氣孔小聚熱,蓋子不掀。而我的武夷老茶重揚香,可選用朱泥壺,壺蓋掀開,更耐久泡。

於是弘桑一遍遍來取走茶壺,另在櫃檯處煮一鐵壺的水沖茶,茶好了倒進茶海再送來,動作十分殷勤仔細。轉眼已近打烊時分。

我提議要走了,以免耽擱人家下班,誰知弘桑極力勸阻:「別急著走,今晚店裡沒事,可以多喝幾泡沒關係……」

說完又收了茶壺去沖。一面又回頭:「你的武夷要沖到第四泡才正好,茶葉才會全開……」

「留下來吧,」他微笑著說:「這樣茶葉也會開心一點!」

我於是又坐了下來。琢磨了一下。

這,不就是詩的生活的語言?


本文節錄自:《與騎鯨少年相遇:陳克華的「詩想」》一書,陳克華著,臺灣商務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