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陳長文台北 > 公投元年之後,超越藍綠的是非對錯

公投元年之後,超越藍綠的是非對錯

發文時間: 2018/12/01   文 / 陳長文台北 瀏覽數 / 150+

2018年11月24日,是中華民國實踐「直接民主」的重要里程碑。涵蓋能源、同婚等議題共10項公投案與「九合一選舉」一併投票。

2016年以完全執政之姿上任的蔡政府,在這次九合一大選的「期中考」顯然不及格,另從「公投元年」10項議案「提案、連署、投票」的過程,更讓全民意識到:民進黨政府立法的品質、行政(中選會)的嚴謹與中立,仍待改進。

民進黨此次大輸的並不僅是地方選舉,10項通過的公投案中,除同性婚姻議題外,其餘皆為反對政府之現行立法與政策(增建燃煤電廠、空汙、2025廢核、放寬核食進口),顯示出蔡政府手上的重大政策與民心背道而馳。如執政黨確實走在預設的政策路上,就表示它並未實踐其自詡「最會溝通政府」之初衷,反而是「政府失能」;反之,如果執政路線已荒腔走板,大選結果便證實全民「死當蔡政府」。

《公民投票法》於2003年制訂,舊法第30條「投票人數過半、有效票數也過半」的高門檻,導致14年來,6次全國性公投皆遭封殺,因而被戲稱為「鳥籠公投法」。2017年,公投的提案、連署與通過門檻全面下修,修正為有效同意票多於不同意票,且有效同意票達投票權人總額1/4以上即為通過,選舉年齡也降至18歲,讓年輕人及早關心、參與政治,立意良善。

筆者想提醒1910萬選舉人、1975萬公投投票權人之一的各位,雖《公投法》於形式上已破除鳥籠禁錮,但我們的民主與未來的進展尚未畫上休止符,請捫心自問:您是否經深思熟慮後,實踐民主社會中「是權利也是義務」的投票權,履行代議政治下的「間接民主」,及公民投票的「直接民主」?

解嚴至今已31年,從第三勢力逐漸成型、公投成立數量激增,到公投10案中贊成超過反對而通過的7案,在在驗證台灣社會公民意識已抬頭,這固然是繼3次政黨輪替後,民主深化的再次體現,備值肯定,惟當多數人僅依循各式「懶人包」之未必正確的二手消息,及將Line群組和街頭分送具特定意識形態的「公投小抄」作為投票基準,實難想像如此能夠達到「直接民主」的本質與意義。

筆者認為部分民眾僅依靠懶人包、不去理解公投案實質意義即投下選票的原因有三:一、此次公投,涉及議題眾多,民眾未必有機會逐一關切;二、咬文嚼字的公報、定位及法律效力皆模糊的公投案,恐使有心理解的選民打退堂鼓;三、假消息漫天飛的時代,正反意見交雜,縱有追根究柢之心,也將在辨別真假間耗費過多心神。

當前台灣的政府與人民,是否與公投大國「瑞士」一樣具相當的條件以公投實踐民主?如公投是我們期待實踐民主的形式之一,又該如何協力使全民及政府具備如此條件?(參見蘇永欽教授〈公投民主,準備好了嗎?〉)筆者試擬幾項解方如下:

第一、政府應教育社會思考與激辯,藉以形塑「直接民主」的氛圍,如此公投才能彌補長年「間接民主」下的不足,進而完備民主制度。

第二、中選會應參考外國法制(如美國加州州政府對公投案完整的配套措施),以指導提案人明確表達公投訴求,及政府施政會有何改變,就不會如本次公投,使許多民眾因不清楚投下的選票有何結果,變相誤以為公投無意義而不去投票或拒領票。

第三、中選會應避免再犯「技術性」紕漏,如本次公投期間屢受行政法院多次當頭棒喝,含「以核養綠」公投補件、因未即時於選舉公報附上行政院意見書而登報公告,徒添浪擲公帑等爭議。(詳見筆者〈反對公投 更該去投不同意票〉)

第四、中選會應盡快完成公投電子連署系統,切莫再當數位時代留級生(詳見筆者〈沒電子連署 公投玩假的?〉)。

從本次大選,我們看到民眾對政治參與的用心,卻也目睹政府並未善盡其責,甚至出現邊投票邊開票的荒謬景象,更引發選舉無效訴訟及後續如何處置等爭議,減損「民主」於我國法治發展的效益。

筆者期許,甫落幕的公投及15億學費,能紮實地上一堂「公民教育」課。往後,政府與全體國民應帶著這份寶貴的經驗,更加落實民主法治的真諦,攜手共朝「良制」之路穩健前行。

(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原文刊載於2018年11月26日《中時》;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