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高希均台北 > 韓國瑜解脫了高雄人的「情緒勒索」—外漂哈佛人解讀

韓國瑜解脫了高雄人的「情緒勒索」—外漂哈佛人解讀

發文時間: 2018/12/17   文 / 高希均台北 瀏覽數 / 100,650+

12月3日「遠見華人精英論壇」刊出了一篇精闢的文章:〈韓國瑜掙脫了情緒勒索〉,不到四天,瀏覽數已超過35,000,讚已超過7,000。誰是這位作者?

╳                     ╳                    ╳

摘錄她寫的幾段文字:

公元兩千年八月,我離開高雄。那一年,陳水扁高票當選總統。也是那一年,我從高雄謝長廷市長手中接過國中畢業獎狀,兩個月後出國讀書永遠離家。

十幾年過去了,我從一個懵懂無知的孩子,蛻變為一個專職的世界旁觀者。我長大了,但是我的故鄉卻停滯不前。

這次選舉,從海外觀察,非常驚訝。我那個記憶中綠營鐵票倉的故鄉高雄,竟然有人揮舞著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我的故鄉高雄,從不被重視,我那個經濟不斷衰退的故鄉高雄,竟然來了一個不見經傳的黑馬人物,不自量力選市長,結果還高票當選。

誰是韓國瑜?用鮮明的口號「高雄發大財」,類似川普英文的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韓國瑜最讓我佩服的,應該是他的高情商,一眼看穿高雄人的盲點:情緒勒索。

心理學家 Susan Forward 提出的《情緒勒索》一書(Emotional Blackmail)就是探討如何解決身邊人用FOG (Fear,Obligation,Guilt 恐懼,義務,和罪惡感)來要求你,控制你的所作所為。

這二三十年來,高雄不斷上演情緒勒索的戲碼:

-高雄人民如果表達不滿意,執政者就施加心理壓力:高雄是我們的家園,做有骨氣的台灣囝等等。

-如果市民依然理性反駁,再繼續威脅:

(1)不選我就是不愛台灣,一九七九的美麗島事件等忘記了嗎?(使人民產生罪惡感 Guilt)

(2)中共滲透無所不在,不害怕嗎?(使人民產生恐懼Fear)

(3)反對我,就代表不認同,不守護,不愛惜台灣的民主?(使人民產生義務服從感 Obligation)

執政者這一齣戲上演了二三十年,樂此不疲。但是韓國瑜裂解了情緒勒索的環扣:我沒有糟蹋高雄;沒有不愛台灣;沒有不認同台灣民主,但是人民不需要鬥爭。

韓國瑜新建了情緒界限(boundaries),翻轉了高雄人二十年來陷入情緒勒索的困境,這才是他這次勝選的關鍵。

╳                     ╳                    ╳

這位在海外的「世界旁觀者」是誰?十五歲離開高雄,此刻寫下了用心理學架構分析的短文。我認識這位作者,寫過短文介紹過她。

一位十五歲高雄新興國中女生,以二屆全國大提琴冠軍的成績,獲得赴美讀高中的獎學金。然後又以獎學金進哈佛讀完大學,再進入茱莉亞獲得音樂碩士,她十年內為自己開拓了一片燦爛的演奏天空。

十年前(2008年6月)的一個晚上,哈佛校園舉行357屆畢業典禮。其中有一個重要的音樂節目。

燈光漸暗,瞬間鴉雀無聲,一位修長優雅的東方女孩—在眾目注視下展開了大提琴的演奏。

她就是尤虹文(Mimi Yu)—經濟系的應屆優等畢業生,更是多次獲得國際大獎的年輕大提琴音樂家。她來自高雄,她的雙親第一次從高雄來到哈佛,坐在包廂貴賓席。他們難以置信地遠遠地注視著這個八年前離家的國中女兒,此刻正在隆重典禮中,獨自做出色的演出。

╳                     ╳                    ╳

對虹文講,一切的榮耀歸於父母,「我的家永遠在高雄」。

這是一個來自高雄中產家庭的自我奮鬥故事,只有這種「走出去」的奮發上進,才能改變台灣年輕一代的膽怯與沉悶。

(參閱尤虹文二本著作:《為夢想單飛》2012;《哈佛教我的18堂人生必修課》2013,天下文化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