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方祖涵華盛頓 > 明星游擊手的家暴治療

明星游擊手的家暴治療

發文時間: 2018/12/19   文 / 方祖涵華盛頓 瀏覽數 / 46,900+

「現在我還在初步治療階段,不僅是為了繼續當棒球選手,而是要讓我成為更好的家人、夥伴,與隊友。」曾經是芝加哥小熊隊奪冠功臣的游擊手羅素,前幾天發表以上的聲明。球季結束後,球隊一度考慮不與羅素續約,不過最後仍然決定將他留下。

究竟是什麼情況嚴重到需要長期治療,甚至可能影響球員合約呢?羅素正在經歷的困境,不是身上的傷,而是心理問題:

他是家暴事件的加害者。

近幾年來,全美主要運動聯盟都開始認真看待選手在場外的家庭暴力案件。二○一四年巴爾的摩烏鴉隊明星跑鋒萊斯毆打未婚妻,事件剛發生時聯盟僅輕判禁賽兩場的處分,沒想到後來八卦媒體取得監視器畫面在網站播出,駭人的過程被瘋狂轉載,也立即點燃各界對聯盟鄉愿作法的強力撻伐。最後萊斯被無限期禁賽,球隊將他釋出,才廿七歲就結束職業生涯。

從這個事件開始,職業聯盟紛紛檢討對家暴案件的態度,修正內規、罰則,與工會協議。雖然仍有許多人認為改善的速度與強度都不夠,至少是朝著對的方向前進。對球隊來說每位球員都是重要資產,除非萬不得已都不希望遭受損失,像上個月肯薩斯酋長隊終於在拖了大半年以後與跑鋒杭特解約(也是因為案發影像曝光的緣故),就是管理階層在社會形象與自身利益當中的難以取捨。

在頻傳的家暴事件裡,小熊隊對羅素的處理獲得普遍好評。球隊決定與他續約的同時,管理階層特地做出完整的解釋:「如果我們樂於接受選手在場上替球隊爭取的光榮,那當他們在場外犯了需要受處置的錯時,我們該怎麼做呢?」總管愛普斯坦的公開信提出這個自省的問題,重申與羅素一起面對事件的決心,以及他們願意共同負責的態度。

而羅素提到的一句話,改變不少人對他的想法,那句話就是「我還在初步治療階段」。

大部分的家暴不是一個選擇,而是源自需要治療的心理異常情況,包括藥物與酒精濫用、飲食失控、憂鬱症、焦慮症,或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等。此外,曾經受到家暴影響的受害者,亦有較高機會在未來成為加害者。因此,像羅素一樣承認自己的心理問題,坦然接受治療,絕對是有誠意解決問題的辦法。

相對於歐美社會當下對家暴問題的態度,一向隱諱的亞洲社會其實極可能有更嚴重的情況,卻缺乏類似覺醒。施暴者倘若是公眾人物,頂多在形式表達歉意就能獲得原諒,大家可能覺得犯錯的人身上有個神奇開關,按下後就再也不會重蹈覆轍。

事實上,不管對於施暴者或受害者來說,那都是最糟的處理方式,倘若不能從問題根源著手解決,事情只會一再重覆,而受害者再成為施暴者的惡性循環,更會讓同樣情況持續影響更多的人。

家暴不是職業運動員的專利,你我身邊都有因此受到傷害的人,可是,要到什麼時候,我們的社會才能用積極態度來面對這個問題呢?

(作者為運動文學作家)

(原文刊載於2018年12月11日《聯合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