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楊艾俐洛杉磯 > 拒絕政客的情緒勒索

拒絕政客的情緒勒索

發文時間: 2018/12/21   文 / 楊艾俐洛杉磯 瀏覽數 / 34,000+

「情緒勒索」名詞最早見於20餘年前美國心理治療學家蘇珊.福沃德所著同名的書,去年心理諮商師周慕姿也出了《情緒勒索》,年度銷售15萬本,是台灣難得的暢銷書,可見此書打動人心。情緒勒索常見於許多人際關係中,包含職場、親子、夫妻、朋友等,但是我覺得,多年來台灣每個人多少都受到政壇人士的情緒勒索,形成集體被情緒勒索,所造成的後果非同小可,期待這次選舉後,台灣能從情緒勒索的死結走出來。

自從民進黨30年前創黨,除了追求民主進步外,大部分時間都花在散播悲情,造勢場合主持人大部分是以哭調現身,不停播放悲哀的台語歌;每年年底到第2年的3月底,228議題總要撕裂台灣一次;選舉總是打出「疼惜台灣」口號,宛如台灣是一個飽受強權欺侮,不能揮拳自立的小孩,其實台灣GDP總量已居世界第17,以購買力平價(PPP)計算出的台灣每人所得列第19位,領先日本和南韓。

國民黨也情緒勒索,他們多半強調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例如他們會說,「自己對台灣建設貢獻大」、「選舉時兩個壞蘋果裡總要選一個」、「我們是一百多年的政黨,哪能那麼快改」,最後黨的某位領導人還會加一句,「上次選舉因為我而輸了,現在我來彌補。」

情緒勒索者常在有意無意中,使用要求、威脅、施壓、甚至沉默等直接或間接的勒索手段,讓被勒索者產生各種負面情緒,這些負面情緒可統稱為英文FOG,由3個英文字的第1個字母集合而成:1、Fear(恐懼感),例如別人執政都是親中賣台,只有民進黨執政才可能顧及台灣,試圖激起台灣人恐共心裡;2、Obligation(責任感),只有投我票才是愛台灣,只有支持我的轉型正義才是跟得上時代腳步;3、Guilty(罪惡感):說軍公教是米蟲,剝奪下一代的人,所以你們就該被改革;說外省人掠奪本省人資源,讓外省人第二代心懷歉疚,縱使大部分外省人都靠著微薄的薪水養大子女。

FOG也是霧的意思,讓人頭腦混沌,失去判斷力。這些感受在被勒索者的內心發酵、造成傷害,為了減少這些不舒服的感受,被勒索者只有順服對方,勒索者變本加厲,想出更多手段來勒索,形成惡性循環,小事也會變成大事。台灣就在這個霧中循環快30年(包括李登輝任內),忘記了追求經濟成長,使我們下一代有生生不息的好生活,台灣也因此窒息。

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公布2018年全球自由國度調查,台灣民主自由度得到93分(滿分100)的高評價,甚至領先民主大國如美國、法國、義大利等。政治權利和公民自由更是拿下高分。台灣政治何來悲情,只有分贓。

蔡英文執政以來,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陳菊不但自己得利,很多中央正副首長及國營事業董座都是從高雄局處長拉拔起來的,連帶家人都一併得利,原來英派就是靠此整合新潮流等各派。

要拒絕政客的情緒勒索,和拒絕人際關係的情緒勒索一樣,在《情緒勒索》書中,拒絕情緒勒索最核心關鍵是做自己的主人,為自己做決定,不需要給任何人交代,不必回應情緒勒索者的任何要求。方法是停、看、應。停就是停止與勒索者互動,脫離現場;看是觀想當時情況,自己想清楚,下判斷;應是具體回應,小市民手中都有張選票,2020年絕不要投給情緒勒索的加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