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黃 年台北 > 北京須知統一難,重點在統一前

北京須知統一難,重點在統一前

發文時間: 2018/12/26   文 / 黃 年台北 瀏覽數 / 34,200+

選季,兩次與來訪的大陸涉台智囊人士敘會。

當時,韓流正在三山登場,回回都出現看不到邊際的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海。

我問來客:你們看到這片旗海,心裡的第一個反應,是正面還是負面?是歡喜還是厭惡?是認同還是敵視?

有幾位來客直接說是正面的,也有幾位意識到我問話機關,笑而不答。

我接著說:其實,大陸的兩岸政策,只要順著各位現在的真實心理反應去制定,就有可能得到正確的答案。你們現在對中華民國的國旗有何反應,就在兩岸政策上對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作何反應。此中,就是大陸兩岸政策的答案所在。

來客都是優秀的大陸涉台智囊,他們當然知道那片出現在深綠高雄地帶的國旗海,顯示了民意的翻轉與選情的翻轉;也當然知道,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就是穩定兩岸關係的主要支柱。看到國旗海,他們的心理反應當然是正面的。

然而,我當時來不及說的是:如果各位看到選舉造勢場合的國旗海感到歡喜興奮,為什麼會在兩岸政策上仍採「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

北京一方面希望台灣能維持中華民國,但另一方面又在否定和滅絕中華民國。這種根本的戰略矛盾,正是兩岸關係不能正常發展的主因。

金馬獎在選季爆出政治風波,對選情造成震撼。在當晚第一時間,所有大陸藝人立刻切斷了與台灣媒體的接觸,可見已警覺這是一個在選季說不清楚的題目。此一損害控制動作的操盤者,當時一定在擔心:好不容易卅年才出現的青天白日滿地紅高雄旗海,千萬不要被大陸藝人幾句「大陸正確╱台灣不正確」的話語給掀翻了。

因為,當台灣有人主張「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時,多數民眾必定聯想到,事情的主因是大陸始終沒有否棄「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

又反台獨,又主張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北京當局真的認為,這是合情合理的兩岸政策嗎?

那一大片三十年來僅見的高雄國旗海,對兩岸政策的根本啟示是:兩岸關係不能不以「中華民國」為平台。

這個平台有兩大意義:一、中華。二、民國。

一、中華:也就是中國認同。包括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憲法、中華民國國旗等。台灣失此,無中華民國,亦即無中國,兩岸關係即失憑藉。

二、民國:也就是行民主政治之國。在選舉造勢會場,每一面國旗都必須有一名自認為中國人的台灣人來擎持。民主選舉,是要一票一票選出來,兩岸關係也要靠一位一位選民來維護。也就是說,兩岸關係跳脫不出台灣的民主體制。

北京如果不接受「中華民國」,兩岸關係即在「中華」與「民國」皆失憑恃。

大陸方面見到選舉造勢晚會的中華民國國旗海,應當感知到:兩岸關係的連結是「中華」,兩岸關係的過程亦須依靠一票一票累積的「民國」來支撐。

因此,當時我對大陸來客說:面對愈來愈複雜及細緻的兩岸情勢,北京應當將注意的心力,從「統一」,移向「統一前」。

因為,「統一」很難,非常難;「統一」也需時很久,也許非常久。所以,兩岸共同經營好「統一前」的關係,遠比「統一」重要得多。

這也是中共十八大政治報告所說:「探討國家尚未統一特殊情況的兩岸政治關係,作出合情合理的安排。」

如何建構穩固的「統一前」關係?就是要營造一個「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

這是大陸首任海協會會長汪道涵的主張。他說:

「一個中國不是現在式,因為很困難。也不是未來式,是因為可望不可即,夜長夢多。因此,為何不用現在進行式,也就是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

也就是說,現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並立分治的現在,現在就是「進行式的一個中國」。那麼,不接受中華民國,就沒有「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

汪道涵的「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否定了「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這就是經營「統一前」兩岸關係的方案。

汪道涵也倡議統一,其方案被稱作「共同締造論」:

「一個中國不等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也不等於中華民國,而是兩岸同胞共同締造統一的中國。一個中國應該是一個尚未統一的中國共同邁向統一的中國。」

「共同締造論」可解讀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的「互統一」,而不是「誰吃掉誰」的「被統一」。

「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可使「統一前」的關係穩固。「共同締造論」,則使「和平統一」及「心靈契合的統一」成為可能。

「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與「共同締造論」皆以中華民國為平台,而非建立在「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之上。

其中,尤以「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最關緊要,唯有如此始可能度過「夜長夢多」的「統一前」時期。始能在台灣維繫住「中華」,並得到「民國」的支撐。

這就是「杯子理論」:台灣是水,中華民國是杯;杯在水在,杯破水覆。

再回到選季的那一大片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海。直白而言,從政治符號來說,「統一前」兩岸關係的重心,其實就是兩岸必須共同維護這一面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幟。

例如,「東奧正名公投」被否決,但「奧會模式」應有改善的空間。我屢次主張,兩岸應當協議,先從改以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為「中華台北」的「奧會會員旗」著手。這必可使兩岸在心理及實際上的連結推進一大步。

這面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就是兩岸的定海神針。穩住這面旗幟,就穩住了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就穩住了兩岸關係。

現在,我也想請問北京當局:看到中華民國國旗海在這次選舉中重現高雄,你們第一個心理反應,是負面還是正面?是歡喜還是厭惡?是認同還是敵視?

然後,是否就順著你們心情的直觀反應,來重新檢視並制定兩岸政策?

因為,維護中華民國,始能有「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始能營造穩固的「統一前」兩岸關係。

在「汪道涵路徑」上,兩岸可以相向而行。

(原載二0一八年十二月九日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