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姚仁祿台北 > 懷念兩位浪漫的紳士

創新講談

懷念兩位浪漫的紳士

發文時間: 2019/01/04   文 / 姚仁祿台北 瀏覽數 / 28,950+

記憶中的那一天

2014年夏,隔著會議桌,他們兩位(吳清友先生與嚴凱泰先生),面對面,分別禮讓後坐下,針對雙方各自心裡的夢想,探討幾年後,讓夢想融合,共同實現的可能性,我在旁,注意的靜聽、深看、沉思,心裡有許多的歡喜……

我幾乎不用想像,就可以看見的場景是,幾年後,吳先生的夢(下一代的「誠品生活」的超大型店),在嚴先生的夢(由許多Impossible結合而成的下一代新地標建築「裕隆城」),將共同啟用……

然而,我怎麼也不會想到,幾年後,那天的夢想,還沒呈現,二位先生,先後驟然辭世。

寂寞的浪漫靈魂

那天,他們談論的,也有畫作,也有人文,實在不像這種商業場合,會有的話題……

兩位是商場少見的紳士,不耍派頭,風格自顯;不端氣勢,優雅自在;不靠相貌,膽識過人;同時,兩位都在自信的外表之後,內心裡,躲著一位寂寞、靦腆、拘謹又浪漫的靈魂。

認識多年,深知他們兩位,都會為了浪漫的理想,自我要求,扛下巨大的責任。

清友,與我同年,小我幾個月,從1989年1月開始,他就把提升與改變台灣文化的氣質與品味的責任,扛在肩上,歷經十幾年的大虧損,也不改其志;終於天道酬勤,他讓「誠品」兩個字,與「雲門」一樣,變成品牌,在台灣成為各地華人欽羨的「人文生活品味象徵」。

雖然如此,他的浪漫情懷,還沒結束,緊接著,他就踩著紮實的人文步伐,讓「誠品」足跡,2012年走進香港、2015年驚豔蘇州、2018年亮相深圳。

2019年,將以「誠品生活」的美學修養,在東京登場,讓2020的東京奧運,也可以看見「誠品生活」如何以嶄新的手法,詮釋古典式的紙本閱讀的浪漫情懷。

凱泰,比我小15歲,我與他相識,是他28歲的時候,吳舜文董事長山居改修,吳董事長責成凱泰全權負責,因此,所有的細節,我都與他討論。

那時,凱泰接班不久,正在學習,也在奮鬥,更是非常重視母親的看法,改裝做完,我們一起,陪著吳董事長巡視山居。

看完,董事長稱讚他做得好,凱泰很開心的轉頭看我,年輕的臉龐,欣喜的眼神,至今幾十年過去,我仍然感受的清楚。

當然,我也還記得,吳董事長笑著提醒凱泰:「別忘了,設計師是誰介紹給你的。」凱泰無語,那是我記憶中年輕的他,挺拔俊秀,聰慧善良,沒有心機。

擘劃人文願景、扛下傳承重擔

凱泰把父親「為中華民國裝上輪子」的使命,堅定的背負在自己身上過日子,我從旁看,不止辛苦,也實在寂寞,因為,很少有人真的理解,為什麼需要這樣。

看著他,從20幾歲承擔事業虧損的辛苦,到30出頭,終於在幾位年輕伙伴的襄助下,不只在市場大勝,而且轉虧為盈的歡喜,我真為他高興;這段期間,凱泰偶爾來電,訴說心境,我虛長幾歲,與他分享佛法,是我唯一能做的事。

多年後,2009年1月,凱泰在不到45歲的青壯年,決定放膽一搏,希望以自有品牌汽車「Luxgen」,完成父母交棒的接力賽跑,已經傳到自己手上這一棒,無論如何燙手,他都不曾想過放下。

有時我想,凱泰真像希臘神話之中的普羅米修斯,為了改善人類生活,偷了火種,教導人類使用的浪漫情懷,反被天神宙斯懲罰而受苦。

為改變,選擇辛苦的路

然而,清友與凱泰的夢想,都是有先見之明的。

1989年之後的台灣,會不會,因為1980年代經濟成長的豐碩,外匯存底不斷成長,變成只剩下金錢的誘惑,而忘卻人文之美與優雅誠信?

吳清友先生在1989年創辦了「誠品」,在艱苦中奮鬥苦撐了十多年,我們都應該,公允的看見,他的遠見。

想想,如果,台灣沒有1966年的「慈濟」,1973年的「雲門」,1989年的「誠品」,讓台灣在經濟成長之外,也在美與善的人文素養之中,扎根求取發展,台灣在經濟發展之後,有什麼值得留戀的?

至於凱泰的先見之明,從我恩師漢寶德教授,多年前的大哉問:「台灣為什麼只能是代工的次工業國?」就可以理解他承擔的是多麼沉重的擔子。

「台灣為什麼只能是組裝汽車的次工業國?」一定是他內心的痛,設計、製造自己品牌的汽車,從他的父親創辦裕隆,母親自創「飛羚」失敗,凱泰接棒,再創「納智捷Luxgen」,不為別的,就為了堅定的答覆:「我們不是只能代工、只會組裝的次工業國。」

嚴凱泰先生,怎麼會不知道,「裕隆城」找來Zaha Hadid設計,絕對是自討苦吃的呢?

我曾問他:「裕隆城是要銷售的地產,為什麼要選擇這麼困難的工法?」他輕鬆的回答:「我不想丟臉。」

我猜,聰明如他,這句話,絕對不會是「我不想蓋不好看,丟臉」而已,更深沉的答案是:「如果不用這樣困難的方法,為台灣的建築工業找到進步的出路,我覺得加入地產業,我會覺得丟臉。」

換句話說,為了有能力回答「台灣為什麼只能是代工的次工業國?」這樣的問題,吳清友與嚴凱泰兩位先生,選擇走最辛苦的路。

讓夢想能量永留人間

因緣不可思議,2014年,吳清友先生與嚴凱泰先生的夢想,在建築夢裡結合了。

我懷念他們,但是,我也深信,當這兩位紳士,那天隔著會議桌,面對面坐下,他們的膽識與浪漫聚焦,他們對優雅與美感的共同追求,台灣的建築,註定將要因著他們美善真誠的能量,產生巨大的變化。

(作者為大小創意齋負責人,本專欄由姚仁祿、劉育東、劉維公共同主持)

(原文亦同步刊載於《遠見雜誌》2019年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