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尤虹文北京 > 哈佛怎麼選校長?

哈佛怎麼選校長?

發文時間: 2019/01/07   文 / 尤虹文北京 瀏覽數 / 34,650+

2017年12月回台,我跟幾位學者專家一同用餐,其中一位提及他是台大校長遴選委員之一。當時根本不知道台大正在選校長,聽了也沒放在心上。

2018年12月再度回台,台大校長早就選完公布,但是因為種種紛爭,台灣最高學府還是沒有校長,不禁令人錯愕。直到前教育部長葉俊榮耶誕節前夕發布新聞,管中閔才確認能在2019年1月8日走馬上任,但已經折損了三位教育部長。

我在哈佛大學就讀四年期間,適逢新校長遴選,有幸見證前後三位卓越的哈佛校長,藉這個機會,把哈佛選校長的過程略作整理分享。東西方國情或有不同,公私立大學或有差異,但是同為高等教育學府,其中心思想不分國界,高等教育自主中立的堅持,更不應該視為兒戲。

哈佛的校長遴選委員會由哈佛董事會(President and Fellows,Harvard Corporation)負責,目前共有13位成員。我大二那年,哈佛第27屆校長桑默斯(Lawrence Summers)因為失言以及與哈佛某些科系教授群不合而辭職下台,哈佛必須儘快選出一位新的校長。

在桑默斯正式向董事會辭職第二天,哈佛董事馬上致電哈佛第25屆校長伯克(Derek Bok )。75歲的伯克已經在佛羅里達海邊過著閑靜的退休生活,但是當哈佛董事親自飛到佛羅里達,告知哈佛馬上面臨沒有校長的艱難處境時,伯克校長立即答應重返哈佛校園一年,擔任校長職務,直到董事會尋找到合適人選。 

有了伯克校長首肯,確保哈佛校務不會出現任何中斷的前提下,哈佛遴選委員會2006年2月21日正式展開遴選程序。遴選委員名單包含:前杜克大學和衛斯理學院校長,喬治城大學法學教授,前瓦瑟學院校長,經濟學家,電腦科學家,花旗集團總裁等多位重量級人物。

遴選委員到全國各地與哈佛校友訪談,哈佛教授和學生組織的委員會也有機會和遴選委員會溝通。來自各界的推薦信如雪片一般不斷的湧進哈佛Loeb中心。一開始總共有750個人選,遴選委員會逐一刪除,在12月年終的董事會議差不多篩選到30個名額。

哈佛校長候選人名單中,來自外界的有:史丹佛大學教務長、賓州大學校長、英國劍橋大學校長、普林斯頓大學校長、塔夫茨大學校長、前國立衛生研究院院長和諾貝爾化學獎得主。哈佛內部則有:法學院院長(之後由歐巴馬任命的美國最高法院法官),教務長以及後來當選的歷史學家福斯特校長( Drew Faust)。

不過,賓州大學校長和普林斯頓大學校長慎重考慮之後,都表示不願離開原本的工作;劍橋大學校長不想離開英國,而史丹佛大學教務長雖然跟史丹佛教授關係融洽,但是其本人跟哈佛沒有任何淵源。

另外,因為新當選的哈佛大學校長必須開啟大型募款工作,所以校長候選人必須有高等教育募款的經驗(哈佛校長2013 ~2018年五年期間,總共募款96億美元)。最後,遴選委員會在兩個候選人中做抉擇:福斯特女士或是諾貝爾化學獎得主切赫(Thomas Cech)。切赫先生因為已經掌管美國規模龐大的霍華德休斯醫學研究所,而且不願放棄本身科學研究工作,所以切赫決定,自願放棄,不再角逐哈佛校長一職。 

歷經20輪面試之後,2007年2月11號,哈佛正式宣佈,福斯特女士順利當選為第28屆校長。她不是哈佛畢業生,之前只是哈佛內部拉德克利夫學院的院長,仍然脫穎而出,成為哈佛史上第一位女性校長,並且成功領導哈佛大學長達11年,直到2018年退休。

綜觀整個過程,看不到私心自用,沒有政黨干預,沒有名嘴渲染,沒有教授提告,學生受教權不受影響,校務發展照常,一切以學校為重,一切以教育為前提:這才是高等教育真正的自主精神。哈佛大學每年領美國聯邦政府經費,2018年高達6億2500萬美元,也從來沒看到美國執政黨,美國總統或是美國教育部干預哈佛校長遴選或自治。 

大三那一年,我在伯克校長的領導下,愉快地上經濟課程,愉快地演奏。伯克校長臨走前,我們還在大學廳(University Hall)演出布拉姆斯的弦樂六重奏,並且獲贈伯克校長親筆簽名著作, 感謝伯克校長願意割捨退休時光,回來帶領哈佛大學。大四那年,福斯特校長上任後,深受學生愛戴,即使畢業後依然保持聯繫。福斯特校長造訪亞洲時,關懷畢業生,校長再忙碌也不忘找我 們幾位同屆校友一同共進早餐。

由衷期待即將上任的台大黑馬校長,能夠帶領台大優秀的教職員,學生和校友,走出台灣高等教育的瓶頸,創造2019新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