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丁學文台北 > 川普表演秀第二季/2019年財經預測

解析《經濟學人》

川普表演秀第二季/2019年財經預測

發文時間: 2019/01/09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21,550+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2019年1月5日出刊的《經濟學人》部分內容。

很有意思,《經濟學人》在2019年的第一個封面設計,是邀請我們一起去觀賞川普表演秀的第二季演出。《經濟學人》在封面底色上刻意採用了橘色作為主調揶揄川普,只要熟悉美國國情的人都知道,川普偏橘色的皮膚,一向是很多美國人茶餘飯後喜歡拿來諷刺川普的一個笑點。

最有名的就是被川普開除的前FBI局長James Comey在他的五月新書《向誰效忠》(AHigher Loyalty: Truth, Lies, and Leadership)中說的:「他近看有點橘橘的,有小小的白色半月形眼袋,我猜是日光浴護目鏡造成的。」(He looked slightly orange up close with small white half-moons under his eyes, which I assume are from tanning goggles.)

整個封面鏡頭遠處是白宮總統辦公室中,形單影隻的川普剪影,搭配著近距離的老樹孤鳥,更加凸顯了第二季劇情的注定悲苦。在白宮上方有著一排白色大字:The Thump Show(川普表演秀),白宮下方則有一排小白字:Season Two 第二季。

讓我們從封面故事開始,《經濟學人》用了三篇文章仔細解讀,分別位於緒論第一篇第7頁、美國板塊的第一篇第17頁,及最後一篇第21頁。大標題:〈The Trump Show, season two〉(川普表演秀第二季);小標題:「對於川普任期的下半場,我們可以期待什麼?」

文章開頭就說,川普令人不舒服的總統任期,第二階段即將伴隨著聯邦政府的停擺、起起落落的市場狀況,以及頻繁的內閣官員,如John Kelly 將軍以及James Mattis的被驅逐出去而展開。當反對川普的人把這個情況視作災難,當支持他的人狠批這些反對者歇斯底里之際,我們是不是該想想再過來的事情發展?

如果想要靜下心,好好對川普時代做個評價,需要所有人從網路新聞中抽身出來。

在下一任總統上任前,有三個問題需要回答:現在的真實狀況到底多糟糕?它還可能怎麼變化?然後美國人、外國政府,應該如何準備應對川普秀的第二季?

由於川普的個性極端,他的批評者往往會拒絕承認他的成就,其實就在耶誕節前不久,他簽署了一個有用,而且兩黨都支持的司法改革法律;有些對於學校及企業監管的改變,也令人感覺立意良善;在外交政策上和中國經濟關係方面的改變,也廣受贊譽。當然也有人說,任何能夠得到兩院支持的共和黨總統,都能達成這些成就,甚至比川普更好。

到底是什麼,讓川普的前兩年看起來就像一個控制不住自己而恣意妄為的破壞者?

他那種破壞性做法,打到了華盛頓一向自以為是的政治精英,但這個總統的粗魯、說謊以及不正派,也讓情況更快陷入泥沼的亂局。

川普式作為最明顯的影響,在於移民、北韓及對應北大西洋組織方面,他打倒了既有運作卻沒有把這些議題帶往革新。

下兩年情況可能更糟。一開始,川普的運氣不錯,他沒有遭遇前兩任總統遇到的意外事件,譬如911、阿富汗、伊拉克,甚至金融風暴、敘利亞。選舉的勝利以及金融市場的生機蓬勃,給了他一個平安無虞的環境。

即使迄今沒有什麼重大意外,但大環境已經改變。雖然經濟狀況看起來還是不錯,但退稅效應已經減退、歐洲及中國經濟增長也在放慢。市場狀況已經開始顯現出了不穩定,共和黨更在期中選舉遇到挫敗。

這個民主黨掌控的國會,將會啓動對於川普不當行為的調查。而且這個特別委員會將指派Robert Mueller完成有關俄羅斯與川普選舉陣營的調查。更糟糕的是,當川普行動時,往往不在乎底線、法律或道德。他自己陷於兩樁重罪指控,然後他的幾個前顧問也涉及一些犯罪行為。在這種失控狀態下,他很可能變成不受憲法牽制的人。

迷惑、紊亂及喪失權威,就是川普運作的寫照。假如聯邦政府是個企業,白宮高層領導人的來來去去,肯定讓投資人賣出股票離開。

川普的干預常常和他最初意圖相反,他對於聯準會主席Jerome Powell的批評,只是讓這個已經很鷹派的主席變本加厲。他自己派出的談判人員,常常擔心他的突然破壞而戰戰兢兢。大部分離開他的前官員,都曾經說他就是一個以自我為中心,帶點喜怒無常,而且知識有限的人。但他要求絕對的忠誠,即使你讓他相信,他也不會回饋你任何好處。

美國國會以及整個世界,應當如何迎接即將來到的情況?外國友人又該如何準備及防備?和川普共事得隨時擁有B計劃,以防他的離你而去。

很多身處參議院的共和黨人發現,他們正陷於一個非常熟悉的困難場景:說出實話可能損失他們在選舉的席位,不說則可能失去這個政黨及自己的良心。更多人應該追隨本週到任的Mitt Romney,他大聲批評了川普的行為,他的回歸值得歡迎,中期選舉結果已經說明川普的不得人心,美國民主正在展開反擊。

經過了過去兩年的混亂,很明顯大家都在繼續忍耐川普的表演秀,也許美國仍然能夠幸運挺住,這個世界也能迷迷糊糊度過,但運氣往往只能當做建立繁榮及和平時的最後希望。

接著我們看看中國版塊第30頁的文章,大標題:〈Growing might〉(增長的力量);小標題:「中國籌劃著有史以來最大的園藝展,借著展現花的實力來慶祝一黨專政。」

文章一開始提及,沿著長城如蛇般起起伏伏蔓延展開,工人手舉完工的火把走向這個巨大的建築。屋頂的投射燈照著這個封閉空間的金色磚瓦,這個建築本身的曲線就如同中國傳統的如意。他們說他們是習近平口中的中國夢傳承,習近平希望借由中國夢,讓中國成為世界巨人,國有媒體用偉大實力展現這個建築物。

這個建築物取名「中國館」,是為了將於2019年4月29日在北京市延慶區開幕,展期長達五個月的「2019年中國北京世界園藝博覽會」而建設。這是2010年世博會以來,中國舉辦的最大型國際展覽。其實也是為了慶祝中國建國70年的盛會,中國的國慶是10月1日,也是這個展覽的最後一週。

這一年的旋律主軸,將是讓習近平的中國夢更趨精緻。中國政府已經宣布,四月份外國領導人將齊聚北京,討論一帶一路的倡議。這是一個金額高達數十億美元,借款、投資以及基礎建設全球的大計劃。

中國的外交官員已經說了,今年將是中國最重要的外交年。有些國家把這種經濟連接視為硬實力,那今年十月份,按照傳統,在北京天安門對習近平高喊「主席,你好!」的軍事展示,恐怕更像是真正的硬實力展示。

按照組織方的說法,這次園藝博覽會是一種軟實力的表現,預估會有1600萬人參觀。官員非常希望確認參展國家能夠創紀錄,而他們或許已經成功:因為最少110個國家已經答應參與。

許多在首都的居民,並沒有感受到即將展開的事件規模多大,延慶距離北京核心有段距離,八達嶺長城是延慶唯一有吸引力的景點。現在已經很少人會前往造訪,因為舉行園藝展的地方,之前不過是農地。

為了疏導遊客,政府建構了相關基礎建設,已經有G6、G7兩條道路到達延慶。在1月1日,一條40公里長的高速公路開通,連接了北京和延慶,這花費了130億人民幣,還有一個貫穿長城的5.9公里隧道。當然,這也引起了不少環保人士的抗議。

以上總總,都是共產黨想要借由花朵展示它的軟實力,園藝變成了政治工具。國際形式的園藝博覽會,通常和本地園藝物種關聯不大,比較多的是各國的展示,及專業人士有關栽種經驗的分享。

這次活動的第一個目標,是加強中國花種的國際影響力,參觀者會被提醒,很多栽種在西方的茶葉及稻米,都是來自中國的種子。四月份開始,官方媒體會開始播放十集系列節目,名稱叫做:「中國植物如何改變這個世界」。

政府擔心中國人民會因為經濟成長放慢,以及對習近平不滿,而沒有心情參與活動。在博覽會期間,有幾個敏感日子需要特別注意:第一個就是開展不久之後的五四青年節100週年。

在園藝博覽會附近抱怨不少,因為這牽涉到成千上萬人的動遷安置。延慶已經因為這個活動,清除了許多貧民棚戶區,有些居民就拒絕了政府提出的、少得可憐的補償方案。一個女人抱怨說政府是土匪。

毛澤東在發動大規模文化大革命前,曾經明確鼓勵百花齊放的活動。沒有人會在花朵盛開的一年,錯誤解讀共產黨的信號。由於政府三申五令全國各地的官員,看來動亂的花苞應該都會被捏碎。

第三篇我要談談財經方面的文章,文章在財經板塊第一篇第50頁,大標題:〈Markets and the economy〉(市場和經濟);小標題:「咻!這個年末混亂對於2019年的意義。」

文章開場就說,經過去年糟透了的十月,以及了無生氣的十一月後,S&P500在11月30日到12月24日之間再跌了15%,即使耶誕過後反彈了5%,但整年度來說,還是下挫了6%。而在2019年的開始,市場仍然搖搖晃晃。

在美國市場,Apple因為中國經濟不振,加上其他新興市場銷售不佳,造成第四季營收低於預期10%,而大幅度下跌。消息曝光後一天,中國製造業十二月訂單數據嚇壞了全球投資人,以致S&P500期貨指數,在1月3日華爾街開盤前再度下探。

投資人的轉趨規避風險,也在債券市場出現。評等不佳企業的高收益債券與政府債券之間的利差,也急速上漲。

由於投資人爭相挪往比較安全的政府發行產品,上個月十年期國庫券殖利率,從2.98%下跌至2.63%。長期與短期政府債券殖利率的差距幾乎持平,經濟放慢的信號讓投資人神經緊張。J.P. Morgan的經濟學家,按照歷史上股票市場、利差以及殖利率曲線建立的預測模式,顯示美國在2019年陷入衰退的機率高達91%。

其實還有其他原因造成投資人陷入驚慌失措。川普一年前提出的退稅政策,效應已經慢慢退場,歐洲與美國經濟走弱跡象越來越明顯,貿易戰爭造成的關稅威脅,也在延緩投資行為。企業獲利預測已經顯現大規模減少,顧問公司Factset去年九月預測,S&P500企業在2019年獲利可以增長10.4%,但現在他們承認將調整為7.9%。

美國政府的錯誤政策更讓不安加劇,政府的停擺,預示著接下來的政治紊亂。財政部長Steven Mnuchin為了安撫投資人,在12月23日對外表示,銀行有足夠的流動性,這驚人之語更讓事情雪上加霜。加上有報告說,川普準備開除聯準會主席Jerome Powell,讓大家質疑政府有沒有能力應對經濟下滑。

也許主要的擔憂還是來自聯準會本身,即使金融市場狀況不好,12月19日聯準會的公開委員會,仍然宣布2018年第四次利率上調;而Mr. Powell也說,他沒有從聯準會的自動調節機制中,看見什麼需要改變聯準會政策的即時需要。

這些動作都在加劇投資人的緊張,擔心貨幣政策不能支撐經濟。按照諮詢機構調查,46%的分析師認為,長期的利率會高於聯準會長期平準利率,只有10%認為會低於。聯準會公開委員會中,認為利率應該上調的中間期望值人數,也從三個變為兩個。期貨市場顯示,投資人一點都不希望利率再上調。

貨幣政策委員之所以不像投資人那麼緊張,是因為相對於財經數據的緊張,美國經濟目前為止看來還好,勞動市場甚至看起來越來越好,而且大部分的消費者信心指數仍然處於十年新高。

按照另外一個由J.P. Morgan分析師做的模型,如果參考一些短期指標,例如汽車銷售、建築許可或是失業率來看,2019年衰退的機率只有26%。看來有幾個方式,可以讓市場的緊張,與堅實的經濟指標之間,無法聯繫的原因消失。

股票擁有者感覺變窮的直接效果,就是他們會減少花費,下挫的股票市場會打擊消費者及企業信心,並限制他們的支出與投資。因為市場及金融數據被預測衰退,會影響經濟行為,而且讓他們變成顧好自己就好。

按照過去幾十年的情況看來,假如股票市場紊亂依舊,聯準會將會以降低經濟增長預期來回應,接著就有可能進入寬鬆政策。在12月19日宣布利率上升後,Mr. Powell提醒大家,某些不穩定不會對經濟造成影響,但聯準會也已經調低它對於增長及通貨膨脹的預期。

對於聯準會而言,幸運的是,通貨膨脹這幾個月一直處於良好的狀態,這給了聯準會一定空間,而不需要作出常被批評的不成熟緊縮政策。投資人或許發現了聯準會還沒有發現的問題,但穩健處理起碼讓自己之後還有修復的機會。

其實未來幾週,也許股票市場有機會煥發生機,但即使如此,聯準會也已經反覆強調,它會按數據說話,決定利率走向,而那正是中央銀行們的難以預測。這個即將來到的一年,將比投資人已經習以為常的更加顛簸。

最後還有兩個本期《經濟學人》的重要議題,我想簡單和大家分享一下。那就是《經濟學人》在本期第6頁刊出了一張漫畫,疑似借機諷刺了中國的一國兩制。

這是社論漫畫家凱勞(Kevin Kallaugher)的作品,圖中可見習近平騎著巨龍,對著象徵台灣的小龍說:「加入我們吧!你們將可以享受跟香港一樣的自由(Join us and you will be granted the same freedom that Hong Kong currently enjoys.)」。但巨龍左手抓著的一隻疑似香港的小龍,卻被抓得無比難受,而且不斷掙扎,讓人感覺寫實而諷刺。

另外,《經濟學人》在緒論第四頁第8頁,及Briefing第14頁,用了兩篇文章針對20歲的歐元提出了它的見解。文章大標題:〈Incomplete union!〉(未完成的合作);小標題:「歐盟進入他急需改革的第三十年,但歐盟這個大項目也許沒辦法從另外一個危機中生存下來。」

文章一開始提到,歐元是一個挺過難關的倖存者。它是在20年前的這個禮拜產生的,當時的它,在飽經質疑中度過了青澀的青少年時期,還從2009-2012年的債務危機中死裡逃生。現在大家已經慢慢能夠接受它的存在,但是歐洲的單一貨幣想要通過另外一個危機,非常需要進行一個政治人物不願意、也沒有能力進行的重塑。

最後一段說到:「改革總在危機中發生,政治分歧表示,下次危機已經不能保證,讓歐元安全的想法能夠再次達成整合。」貨幣聯盟經濟學本來就是政治人物難以管理的一個工作。在歐元的前20年,政治人物為了讓它生存下來,做的努力已經夠多了,下一個20年將沒有辦法受到那麼多寬容。假如政治人物不能看破需要改革的地方,一個危機將難以避免,他們也許現在就可以瞥見歐元的災難。

以上就是《經濟學人》2019年第一期雜誌內容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