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丁學文台北 > 中國將成為科技霸權嗎 ?/美元將塑造2019年的金融市場

解析《經濟學人》

中國將成為科技霸權嗎 ?/美元將塑造2019年的金融市場

發文時間: 2019/01/16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22,550+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2019年1月12日的《經濟學人》內容。

這期的封面設計可以說是畫中有話。在夜幕低垂的中國式山水森林襯托下,一個紅色大月亮緩緩升起,紅色月亮前站著的是一隻昂首吼叫旁若無人的貓熊。再仔細一看,所謂的山水森林透露著一絲蹊蹺,原來矗立山上的不是樹木,而是一座座鋼架鐵塔及起重機,垂吊而下的也不是瀑布,而是一大塊水泥高牆,更引人注目的則是不遠處騰空而起的火箭發射。果不其然,紅色月亮前兩排白色字體告訴了我們《經濟學人》想要表達的議題,大字寫的是:Red moon (紅色月亮);小字則是:Will China dominate the science?(中國能不能成為科技霸權?)

讓我們先從封面故事開始,文章在緒論第一篇第11頁,大標題:〈Red moon rising〉 (冉冉上升的紅月亮);小標題:「假如中國成為科技霸權,這個世界應該擔心嗎?」除此之外,《經濟學人》還在科技板塊第69頁用了「The great experiment」 (超級實驗)作為封面故事的補充。

文章一開始說到,一百年前,一波學生運動浪潮在中國的大城市散播開來。由於對於一個世紀以來的衰敗不滿,五四運動學生領袖希望拋棄儒家思想,引進西方的新興活力,他們認為現代中國應該借由賽先生與德先生而誕生。

今天,這個由五四時期塑造的國家,正前所未有的被國家主義所驅動。1月3日,中國成為第一個太空船成功降落月球背面的國家,這再度標示了它高漲的企圖心。但它現在的領導人拒絕承認賽先生必須和德先生相伴而生。

相反的,習近平一方面加強政治控制,一方面希望能夠掌握相關的尖端技術。然而在中美雙方敵對狀況升溫之際,很多西方國家越來越害怕他會成功。

習近平的意志力毋庸置疑,現代科學必須依靠資金、研究機構及聰明的腦力,由於中國完全不缺這三個要素,按照《經濟學人》調查,中國已經在科學領域急起直追。

一個由日本出版企業Nikkei及科學出版社Elsevier,從2013-18年針對1720萬篇論文的調查發現,在諸如鋰電池及深度學習等30個領域中的23個,中國已經獨步全球。

這讓有些中國科學家急於求成,去年一個深圳的科學家賀建奎,未經適當程序就宣佈了基因改寫的結果,而引起軒然大波。中國的人工智慧研究學者,被認為在缺乏監管下,取得中國人民的數據進行演算;2007年中國也曾經被發現,在它的氣候偵查衛星實驗它的太空武器;而智慧財產的偷竊更是屢見不鮮。

不只是有關武力方面的威脅,中國借由破壞規則,在未來有可能掌握科技話語權的威脅,讓西方政治界坐立難安。專制政體借由科學壓制人民的例子屢見不鮮,中國確實已經使用人臉識別,監控自己的人民。外部世界也發現中國正涉及發展諸如基因改良工程,人工智慧自動化等等,可能引起極端戰爭的做法。

這些害怕其實有他的正當性。一個由一黨專政包裝的科學超級強權,越來越令人擔憂。假如中國研究真的想要引領各領域,科學最終是有可能把中國改變成為習近平一開始沒有預期的方向的。

當他以往談及科技時,總是把它當成一個國家大項目在談。但無論如何,在很多科學領域,沙文主義就是障礙所在。專家、好想法及創新,不是為了國家利益。研究往往需要集體合作,涉及數十個科學家。出版的論文發展有限,它還必須透過研討會,具體成為成果公諸於世,更何況國防與商業相關,往往還必須有一定的機密處理。

純粹的科學發展需要共同合作與研究交換,這讓中國科學家有動力觀察國際規則,只有這樣才可能接觸最好的研討會、實驗室及論文探討。不道德的科學將會毀滅中國的軟實力。

所有的一切最後還是要依賴德先生。我們沒有辦法證明,最好的科學家必須依靠政治自由;然而批判性思考、懷疑主義、實證主義,甚至頻繁與外國科學家聯繫,對於以控制人們說什麼、想什麼的專制政體而言,充滿威脅。蘇聯當時借由給這些科學家特權來解決問題,不過仍然把他們隔離在封鎖的城市中。

中國現在看起來已經沒有辦法依樣畫葫蘆,雖然許多科學家已經在學術方面獲得一定的自由滿足,但仍有少數需要那種容易引起共產黨緊張的大聲表達。

回頭看看蘇聯發明氫炸彈的Andrei Sakharov,後來變成最有影響力的異議份子;中國的天文物理學家方勵之,後來也變成鼓勵學生參與天安門事件的老師。當政府版本的說法不再具備說服力,他們就會變成追求實話的帶頭者,這會給他們巨大的道德力量。

有些西方國家也許會因為中國的科學進步,而倍感威脅,因此想要把自己的研究人員放在自己看得見的地方。這對於牽涉到國防,或是部分必須保守秘密的商業行為而言是聰明的,但想要造福一般的研究對象,卻會事與願違。

合作才是讓中國科學負責任與透明的最好方式,唯有這樣才能再催生下一個方勵之。無法預測習近平會如何應對這個艱難選擇:是繼續滿足於目前的相對落後?或是給予他的科學家更多更大的自由,並願意承受充滿危機的風險?無論如何,他也正在進行一個最大的實驗中。

接下來這個議題,也是所有財經界人士最關心的議題,《經濟學人》用了兩篇文章深入解析,第一篇在財經板塊第二篇第64頁的Buttonwood 梧桐樹專欄,大標題:〈The fate of the dollar will shape financial markets in 2019〉(美元的命運將塑造2019年的金融市場);小標題:「在相對於一攬子貨幣上漲了7%之後,再過來呢?」

另外在這一期第81頁的Graphic details,還有一篇比較各國匯率的文章,針對The Big Mac index(大麥客指數)顯示的美元與其他貨幣的比較,提出了深入淺出的闡述。

文章一開始隱喻的說到,對於喜歡在耶誕假期借由看電影釋放歡愉的人來說,他  們一定不會放過由Peter O’Toole(彼得·奧圖)扮演亨利二世,由Katharine   Hepburn (凱薩琳•赫本)扮演Eleanor(埃莉諾)的電影「The Lion in Winter」  (冬獅)。

亨利決定不讓埃莉諾的兒子Richard繼承皇位,而且把他監禁在地窖裡,但Richard決定勇敢面對。其中一個皇子取笑他說,一個人倒下的姿勢其實事關重要,但Richard回答:「當怎麼倒下很重要時,它就真的很重要。」

回到正題,投資人或許可以把這段劇情應用到美元的命運。在動盪的金融市場上,美元對一攬子貨幣上漲了7%,對於以富裕國家為主的一攬子貨幣,則上漲了4%。

在一個外匯交易上更有力的原則就是,它怎麼上去的,最後就怎麼下來。根據《經濟學人》的大麥克指數,美元早已經過度上漲,它應該要下跌了。當下跌已成定局,它下跌的方式就變得非常重要了。

對於美元空頭的看法,主要根基於美國GDP的放緩明顯,去年因為減稅政策的刺激作用,已經慢慢退場,FED因為比較低的油價而調升利率,更是雪上加霜,這雖然會傷害美國頁油岩的開採,卻對依賴石油進口的歐洲及亞洲有利。

美國股市已經相對昂貴,它的科技類股不再無懈可擊,簡而言之,美國經濟曾經的意外時期已經結束,美元也將進入一個下跌管道。

但情況沒有那麼簡單,11月NatWest Markets(國名西敏寺資本市場銀行) 的Mansoor Mohi-uddin對於美元下挫,提出了三個前提條件:FED動作、中美爭端以及歐洲經濟的復甦跡象。

第一個條件已經沒有懸念,FED主席Jerome Powell(傑洛姆·鮑爾)在1月4日表示,也許將延緩利率的調升;中美雙方的談話已經重啓;但歐洲的經濟數據顯示仍然疲弱。美國利率也許不會調升這麼快,但目前它仍然比日本與歐盟來得高,所以現階段持有美元仍然有利可圖。

大體而言,將可能有兩種場景,首先貿易戰爭陰影有望緩解,中國減稅以及寬鬆政策,將刺激民營企業支出,這可以帶動亞洲經濟體,進而讓大量依賴新興經濟體的歐洲市場再度復甦。

由於預測歐洲利率上升,債券殖利率預料將上漲。但美國市場則反向下跌,因為美國交易員開始以利率調降定價,所以美元相對歐元會下挫。一個溫和的英國脫歐會讓英鎊升值,資本再度進入新興市場尋求更高回報。

股票市場反彈,尤其是美國以外市場。所有人鬆了一口氣,因為它就像是2017年的回歸。

第二個場景是美國的GDP和全球其他地方的差距窄化,但這不是單純因為美國經濟放緩,而其他地方有什麼好消息,而是貿易爭端再起。

持續的不確定,意味著中國的減稅將徒勞無功。中國的進一步走弱,還會拉垮了新興市場。歐洲的停滯不再是暫時情況,而是出口需求的反應。風險資產賣壓沉重,美元對日元及法郎大幅下跌,這是一種恐慌的慣常賣壓。歐元持續嬴弱,由於缺乏安全港口式的貨幣,黃金價格飆升。

現實狀況會如何演變,很大部分取決於中國會怎麼演進。和美國達成協議可以有效拉動新興市場貨幣,而且效果不輸財政刺激。法國興業銀行的Kit Juckes說:「美元和富裕國家貨幣的走向,取決於美國經濟的狀況發展。如果所有事情突然發生,美元對日元就會下跌;假如所有情況是漸進發生,美元則會對歐元下跌。」

會影響美元如何下跌的事件,最終又會反過來塑造自己的後續發展。

J.P. Morgan(摩根大通)的策略專家建議,準備出售風險資產的投資人,應該幫自己買入諸如日元、法郎與黃金這些保險性資產。因為如果事情惡化,它們將會上漲。如果美元下跌,你起碼有些可以保護自己的防護準備。

第三篇我想特別講解的是,亞洲板塊第50頁的Banyan榕樹專欄,大標題:〈Even as Taiwan perfects its democracy, China is sabotaging it.〉(即使台灣正在完善它的民主體制,中國卻正在破壞它);小標題:「選民可以決定所有的事,除了那個影響最大的事情。」

文章開場白就說,「Power To The People」(還政於民)幾個大字,被嶄新的書寫在台北最老的建築物中。這個標語是這個歷史建築物展覽的一部分,該展覽強調人民賦權,把總統府的門打開,讓人民走進來。

這個建築物建造於日本殖民時代,後來由日本送回;然後成為北京地方政府的所在;又在1949年國共內戰結束後,成為一個專制政體的辦公地點。過去22年,它的主人變成台灣民選的總統,每個星期工作日早上對外開放,不需要預約。

然而台灣民主正面臨潛在的致命威脅,中國正試圖利用台灣民主制度的開放性與自由,來干預台灣內政與社會發展。像是台灣大型企業受到大量中國資金挹注,中國政府能輕易讓這些企業瞭解到,如果他們想要投資更加興盛,他們應該捐錢給國內某些政治人物,甚至是買下傳播中國領導人反感觀點的媒體,來創造更有利的報導。

在去年11月台灣九合一選舉期間,中國政府成功地進行了大量干預活動,利用社交媒體、非法資金及假新聞來干涉選戰。

在中國工作、求學的台灣人眾多,估計達到100到150萬人,已佔台灣勞動力的十分之一,且兩岸貿易往來密切,2017年台灣產品出口中國的比例,約佔總出口量的41%。

《經濟學人》在文章的最後指出,台灣成功地塑造民主模範,重大政策取決於選民,但很諷刺地,有一項最重要的事情卻除外,那就是台灣是否應該是一個國家?

文章最後一段更感歎,《公投法》賦予台灣人民就所有一般政策議題表達意見的權利,但兩岸關係議題卻被排除在外,未納入獨立公投。去年九合一選舉共有10項公投綁大選,導致亂象叢生,民進黨立委將提案修正《公投法》。簡單來說,台灣已經將權力轉交給人民,但中國也已經開始將其拉離。

最後還有中國板塊三篇和中國有關的文章,第一篇在52頁,文章談的是中國節節上升的失業率。文章從一個代工生產iPhone的城市,附近燒烤店以及卡拉OK的冷清開始。鄭州的富士康曾經有35萬個工人,如今招聘服務員曹英英已經不再為富士康招聘工人,這個故事告訴我們經濟狀況的蕭條。

事實上,中國官方已經發佈失業率數據為5%,但情況可能更糟。看到零工經濟中滿街的外賣小哥,他們在工作及安全上的保障可能更糟糕。事實上,放慢的經濟體現在三個領域:1.中美貿易造成對於出口相關製造企業的影響。2.例如ofo小黃車,這類對於大學生影響最大的高科技企業。3.循環經濟不好下的金融服務業。

不過話雖如此,和2008年金融風暴狀況不一樣,政府這次比較有時間慢慢採取相關拯救措施。

第二篇在53頁,談的是中國的愛滋病現況。文章說,有一個合肥同性戀男子王曉帥,一直以為注射毒品才會感染愛滋病,但一個和他發生關係的人,告訴他自己有愛滋病後,他才知道事情的嚴重。隨後他走入一家非政府組織檢驗,幸好沒有感染,但整個事情讓他嚇出一身汗。

但不是每個人都那麼幸運,中國疾病防治中心表示,11月份中國登記數據有85萬人愛滋病檢驗呈現陽性反應,比去年增加12%,是2010年的三倍。研究發現2011-12年,每年增加1/3以上,大部分是同性戀。

數據可能有點誇大,因為在中國檢測非常容易,有些非政府組織甚至免費。但社交媒體讓事情越來越嚴重,目前中國染病率是人口數的0.09%,美國及英國是0.15%,但教會年輕人安全性行為可能更重要。

第三篇的茶館專欄在第54頁,談的是為什麼中國年輕人正流行穿1800年前的衣服?文章一開始說,跟很多年輕人一樣,陳柏霖急需要有歸屬感,他喜歡穿著1800年前的魏晉時期衣服,在一次前往紹興的博物館,他終於找到了連接的感覺。

他出生在甘肅一個非常內陸無聊的城市平涼,那裡是漢族文化的發祥地,據說中國有數百萬年輕人喜歡穿著漢服。連共產黨招收年輕人時,都舉辦類似活動吸引年輕人。

這個國家與傳統最尖銳的分裂,就是在毛澤東統治時期,那時的人們只敢穿著黑、灰色的衣服,感覺最安全。但這樣就把漢服運動看得太簡單了,看看這些年的心酸變化與中國的閃躲歷史,其實這個國家急切想要知道自己屬於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