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周祖德洛杉磯 > 中美之爭是修氏陷阱?還是新冷戰?

中美之爭是修氏陷阱?還是新冷戰?

發文時間: 2018/12/28   文 / 周祖德洛杉磯 瀏覽數 / 150+

12月的台北有好幾個關於美中是否進入「修昔底德陷阱」的討論,關於這個話題,在美國和中國其實已經進行2、3年,但由於今年的中美貿易戰,所以更普遍受到留意。提出「修氏陷阱」這個理論的哈佛大學教授艾利森在台北說,貿易戰是老牌大國和崛起大國之間的爭霸序曲,雖然世上本來沒有這樣一個陷阱,但是大國之間如果一再戰略誤判,便可能因而自掘陷阱。他進一步說,中美之間可能很快便會處於一個大規模的、具中美特色的新冷戰。

另一位哈佛教授、中國史專家柯偉林在台北接受《ETtoday新聞雲》執行董事、《慧眼看天下》節目主持人黃寶慧的訪問,他卻指出美中不但不會墜入陷阱,更不會出現新冷戰。他的觀點是,從1979年中越戰爭到現在,這個承平時期提供了最佳和平與繁榮的環境,中國的邊境沒有敵人,唯一的威脅其實來自北韓,因為不可預期。

再者,從中美兩方面來看,都完全難以想像任何國家利益會透過發動戰爭而得到鞏固。至於說到新冷戰的不可能,那是因為美中比起過去的美蘇,有著更多的共同利益,而當今世界不同於過去,中美的衝突無法化約為代理人戰爭。

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的看法恰好在這段時間也得到披露,他說,美中貿易戰應該會找到解決方案,不過貿易戰只是一個序曲,兩強對立在各個方面會一一浮現,可是應該不至於走向修氏陷阱這樣一個引爆實際戰爭最極端的結果。戰爭的後果太可怕,所以兩國的領導人會用智慧去避免戰爭的發生。

艾利森的修氏陷阱建立在歷史模型上面,優點是模型具有認識力和解讀力,可是缺點則在於模型必有例外。最突出的例外,是美蘇爭霸凡40年,彼此之間卻徘徊於陷阱的邊緣,沒有進行直接軍事衝突。我們可以這樣問:對核子大戰的恐懼,是否已經導致這個理論模型至少對兩強之間大規模戰爭的解讀無效?

柯偉林的論述有力,他強調中、美彼此的共同利益廣泛,與美、蘇當年(以及美、俄今日)不同。任何人都可以看見,中美高度融合互賴,經貿金融互利,僅只是略有失衡。如果一方尋求另一方的毀滅,首先不能成功,其次也不能得到鞏固,再其次可能動搖政府基礎,所以投資家巴菲特半年前就說:「兩個聰明的國家不會去幹大傻事。」說穿了,中美賽局的主題其實是實力與影響力的博弈,川普總統發動的貿易戰旨在通過關稅壓力這一個手段,希望促成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從而取得經濟和政治利益的實現。這本質上不是一個你死我活的鬥爭。

再看柯偉林對於時代環境的描述,恰恰符合中國定位的「重要戰略機遇期」。中共於2002年提出21世紀頭20年,對中國來說是一個必須緊緊抓住的重要戰略機遇期,能為經濟社會發展提供良好機遇,並對其歷史命運產生全局性、長遠性、決定性的影響。

2018年是大陸凸出面臨重大國內外變局的一年,我們看北京規格最高的經濟會議怎麼回應呢?今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剛開完,21日發布的總結強調,中國仍處於並將長期處於重要戰略機遇期。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原先設定的機遇期的最後兩年,宣布機遇期的長期性,這顯然屬於緩解的關鍵宣示,顯示出他的戰略定力。張忠謀的樂觀有基礎。

(原文刊載於2018年12月25日《ETtoday》;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