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李開復北京 > 中國大陸的AI應用在五年後,會超越美國?

中國大陸的AI應用在五年後,會超越美國?

發文時間: 2019/01/25   文 / 李開復北京 瀏覽數 / 16,000+

編按:

「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近日公布2019年度百名全球思想家(Global thinkers)。這份名單分為十個項目,曾就職於谷歌、微軟、蘋果等世界頂尖科技公司,身為創新工場創辦人的李開復,入圍了科技領域的名單。

在 1 月 23 日中午,全球化智庫(CCG)與鳳凰網財經在瑞士達沃斯舉辦以「波折下的全球化發展新方向和新動力」為主題的午餐會,邀請相關領域專家學者、企業家共同探討中國大陸與中國大陸企業在經濟全球化新進程下的未來路徑和發展方向。

創新工廠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李開複在本次午餐會上指出,過去十年,在科技領域,沒有任何人能夠跟美國競爭,但是在人工智慧時代,中國大陸擁有資料,就是擁有人工智慧的石油,「比如我們的微信、微博,可能比美國的產品更好用」。

以下為午餐會發言實錄:

我從科技的角度談一下全球化 4.0。我認為從我們的角度來說,全球化 4.0 就是中國大陸參與頂級科技國家行列,提供更多的解決方案和競爭。

從科技崛起的第一天,全世界就圍繞著我們使用 Windows,用 Intel,並沒有更多的選擇。誰能跟美國競爭呢?十年前,沒有任何一個國家,也沒有任何一個其他公司能匹敵。

過去十年,中國大陸發生了奇跡。這個奇跡就是我們擁有龐大的市場,並由此帶來了大量的資金,很多 VC、PE 崛起並投資了許多很棒的科技公司。這些科技公司快速創造、反覆運算產品,從而讓更多的用戶上網,不斷地迴圈,讓我們累計了巨大的資料。

今天,在人工智慧時代,人工智慧的價值就在於有多少資料。中國大陸的資料是世界最多的,可以說在人工智慧時代,中國擁有資料,就是擁有人工智慧的石油。所以看我們的發展過程,在互聯網時代可能是一個模仿者,在移動互聯網時代是略微落後美國,但是在某些地方會開始趕超,比如我們的微信、微博,可能比美國的產品更好用。

到了人工智慧時代,全世界的 AI 公司裡,中國大陸占了 18 個獨角獸。我們非常自豪,創新工廠投了 5 家獨角獸。在語音辨識、機器翻譯、電腦視覺、人臉識別、無人機這些領域,全世界最頂尖的技術和公司都是中國大陸的。

那麼在未來,會有什麼樣的發展呢?其實在今天,美國人有一些聲音,說中國大陸之所以得到階級性的成功就是因為模仿了美國的技術,中國大陸的能力是有限的,中國大陸的技術只應用在中國大陸,既然走不出中國大陸,就是模仿了美國,並且用保護主義讓其他國家進不來。

現在我們在互聯網方面與美國平起平坐,資料方面我們有創業者的優勢,不僅有市場,也有超過美國的大量投資,以及湧入行業的海量工程師和 AI 科學家,還有國家政策的支持。這些都讓我們會在五年以後,在 AI 方面產生的應用和價值超過美國。

要實現全球 4.0,首先我們一定要走出國門。如果我們的技術只有自己使用,沒有別的國家使用,你再說資料有多大,AI 有多進步,外國人也會找出別的理由,說你們 AI 智力不足。所以我們一定要走出國門,現在我們很自豪地看到了很多公司,例如騰訊、阿里、京東、滴滴、頭條,也包括我們投資了很多出海專案。這點我們還沒有全世界大範圍宣揚。

我們還有大資料提供者、雲服務提供者,伺服器、5G 提供者。在所有技術裡面,中國大陸都應該有自己的技術實力。我自己做移動互聯網軟體投資和 AI 投資,這兩個領域我敢做這樣一個大膽的預測,我相信中國大陸走出國外,可能會比美國做得更好。這不是說中國大陸公司好,美國公司不好,而是美國習慣了霸權。微軟沒見過競爭對手,美國很多公司覺得沒見過競爭對手,我的產品就是這樣,你不用也沒有選擇,我為什麼要做個性化?所以這是壟斷帶來的不好的方面。

今天在中國大陸出海的時候,阿里雲出海的時候,他們會針對一些國家和當地的採購者做特質化,這是超過亞馬遜和谷歌的。如今中國大陸已經走過了被美國科技霸權統治的階段,那時我們知道有些技術不好用,但是人家壟斷,我們沒辦法,只好勉強用。所以中國大陸公司更有同理心,走出國門時願意特質化,願意去定制,甚至願意與當地建立合作。滴滴就是一個例子,在海外很多地方都是用科技注入的方法幫助滴滴和 Uber 對戰。

這些現象讓我非常樂觀,中國大陸軟體走出國門,不只是代表中美之間的競爭,而是中國大陸扶持弱者,讓每一個國家都有自己的機會,打造自己的軟體,讓我們也成為一個更好的合作者。

最後一個建議,我們要參與國際和社會政策的治理、標準的定制。如果我們都是關起門來自說自話,歐美會幫我們定制規則。從通信的標準我們就已經看到了,看得非常清楚。我們現在也在開始討論 AI 的標準,我覺得這是一件好事,但也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

我會與微軟總裁一起擔任世界經濟論壇的 AI 委員會聯席主席。我是科技出身,他是法律出身,我們會配合做 AI 治理,瞭解政策、瞭解用戶、瞭解國情、瞭解技術。

在 AI 方面並沒有成熟的所謂標準,與通訊是不一樣的,每一個國家有不同的國情,有不同的用戶需求,如果我們強制地把歐洲的辦法施加給全世界,美國也不會接受。這一定是一個求同存異的過程,我們一定要有一些核心的價值。

例如安全問題,不要把使用者的個人資料賣掉,這一點我們是肯定的,不能讓恐怖分子得逞。但是我們到底是個人擁有資訊?還是公司擁有資訊?國家能多大程度管理這些資訊?公司可以擁有多少資訊?這些不清楚,因為 AI 才剛剛崛起。

所以我覺得,一定要用包容的心態,來讓每一個國家做自己的探索,我們的 AI 委員會應該是把每個國家、每個公司探索的精華彙集起來,讓整個世界進步。

總結一下,我認為全球 4.0 就是讓中國大陸的技術參與世界頂級技術的定制。還有,中國大陸在未來五年後,會擁有世界所使用技術的 50%。要做到這點,一定要走出國門,一定要參與全球的各類標準討論並進入理事會中去。謝謝!

(原文刊載於2019年1月24日《創新工場》公眾號;本文獲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