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黃 年台北 > 別讓九二共識走不下去

別讓九二共識走不下去

發文時間: 2019/01/25   文 / 黃 年台北 瀏覽數 / 43,250+

本文要談:九二共識是否已死;若死,還有無可能起死回生。

篇幅所限,只能淺論。

元月二日習近平的《告台灣同胞書》,在兩岸發生重大效應:

一、絕大多數台灣人民反對一國兩制,且許多人開始更質疑九二共識,此點毫無懸念。頓時,兩岸出現了十分困惑又低迷的氛圍。

二、蔡英文將一國兩制鏈接九二共識。這使她在九合一的慘敗後,一夕間又活了過來。蔡及綠營反對九二共識的立場因此更形尖銳,顯然將以對抗九二共識為二0二0大選的主體訴求,亦即勢必升高兩岸衝突。

三、藍營「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論述受到致命性的重創。若失去「一中各表」,藍營將不知該如何面對北京,也不知該如何面對台獨,陷入進退維谷的境地。甚至部分人對應否繼續維持九二共識及一中各表發生了動搖。

四、以上這些強烈的負向效應,再加上所觸發的國際擾動,應當皆不是北京原本所追求,但不知北京有否承認操作失敗的誠實與勇氣。

此種情勢如果繼續惡化並變質下去,台灣人民對兩岸前景的正向預期勢將愈發耗弱;民進黨則不論是否贏得總統大選,皆將繼續陷於「反對九二共識」的泥淖中,難以自拔;藍營的反台獨平台因失去「一中各表」,恐面臨崩解;而北京對台灣人民,及對綠營與對藍營,皆失去了正向連結的政治論述,亦即失去了「心靈契合」的紐帶,那個局面將是兩岸關係的大解構及大倒退。

在台灣方面,九二共識的主體表述是:「在海峽兩岸共同謀求國家統一的過程中,雙方雖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對一個中國的涵義,認知各有不同。」這一段四十五字的論述,有極周延及多元的包容性與覆蓋性。包括三個元素:一、共謀統一。二、一中原則。三、一中各表。

這三元素,各自具備其歷史階段性及社會條件性。若階段正確、條件充足,可有正向效應;但若階段錯誤、條件短絀,就是橫柴入灶。

自二00八至二0一六年,九二共識的解讀以馬政府的「一中各表」為主體(胡錦濤在二00八年三月布胡熱線也承認「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並楬櫫「不統╱不獨╱不武」。九二共識被界定在這樣的階段性及條件性上,北京固然不甚滿足,但也相當包容地配合了八年,並稱馬政府時期是兩岸關係的最佳時期,九二共識是「定海神針」。

但是,自蔡政府上任,否定九二共識,北京轉而將「一中各表」列為新聞禁用語,開始稱「體現一中原則的九二共識」,並在此次習近平談話中,首次說出「共謀統一的九二共識」。且因論及統一的頂層設計,端出了一國兩制,而民進黨遂把九二共識套上了一國兩制。至此,「九二共識三元素」的階段性及條件性出現錯亂,引爆了政治海嘯。

以上論述,未能周延照顧許多細節。但九二共識至此已遭致命性的重創,卻是既成事實。接著略論有無可能起死回生。

先看北京。十二月廿六日、元月二日及元月十六日的三次論述,在語境上出現歧異。

十二月廿六日,國台辦稱:九二共識的核心意涵不但符合事實,也符合各自規定(指各自憲法),同時得以擱置暫時難以解決的分歧(這是承認了兩岸分治及存有「暫時難解」的分歧)。並隱稱,指「九二共識是消滅中華民國」為「歪曲誣衊」了九二共識。此一陳述較接近「一中各表」,且較傾向「過程論」。

七天後,元月二日的談話,未著墨「各自規定」及「暫難解決的分歧」,也就是在「九二共識三元素」中,跳過了「一中各表」,欲片面定義「一中原則」,並直接訴求「共謀統一」,而統一的方案是「一國兩制」。這是「目的論」,越次躐等了階段性;也是單邊主義,忽略了條件性。

十四天後,又見轉折。元月十六日國台辦稱,民進黨當局將九二共識與一國兩制「故意混為一談」,是「刻意誤導台灣民眾」。並完整引述本文前述四十五字的台方對九二共識的主體論述,這形同是在九二年會談後,北京首次公開承認及接受了九二共識包涵了「一中各表」的元素。然則,「一中各表」又回來了嗎?

若說「九二共識是消滅中華民國」為「歪曲誣衊」,若指「九二共識即一國兩制」是「混為一談╱誤導民眾」,並能接受「兩岸對一個中國的涵義,認知各有不同」,這當然是九二共識起死回生的契機。

再看民進黨。連北京都說九二共識與一國兩制是兩回事,蔡英文若執意要以扭曲九二共識來為一國兩制背書,這不啻是自投羅網。蔡若為了短線操作,堵死了「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唯一活路,亦無疑是作繭自縛。再者,蔡若因激烈「反九二共識」而連任,勢將繼續「反九二共識」,這更是自掘墳墓。倘有這樣的遠慮,蔡就不能不為九二共識留一線生機了。

再談國民黨。習近平的談話,對國民黨的衝擊更勝於對民進黨。因為,民進黨藉此反而開出了一條路,但國民黨卻立陷進退維谷之地。

對國民黨而言,不能再顧慮北京讓不讓你說「一中各表」,而應知若不能守住「一中各表」的底線,就無活命。畢竟,在馬政府八年,「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曾是兩岸「定海神針」的重要組件;北京若不願台灣的反獨平台就此解構,就應重新思考「九二共識三元素」的階段性及條件性,亦即改以十二月廿六日及一月十六日國台辦的發言邏輯,來扭轉九二共識被「歪曲誣衊」的嚴峻情勢。倘係如此,九二共識亦不無起死回生的可能性。

最後談柯文哲。柯文哲的支持者傾綠,但他的政治出路傾藍。他若競選總統,最重大的價值在也許能夠重塑兩岸論述。如今,蔡英文被台獨綁架,很難碰觸「一中」;而國民黨必須死守「九二共識」四字,不易另創論述。在這樣的階段性及條件性下,柯文哲也許可朝「中國大屋頂╱兩岸一家親」之類的架構發展,那就是「不稱九二共識的九二共識」了。這或許也是九二共識起死回生的契機。

「九二共識」是兩岸關係七十年中所創造的最靈動的運作概念。它在一九九二年會談現場幾乎「功虧一簣」(當年陸委會發言人馬英九語),但在兩岸後續的實踐中起死回生,並成為定海神針。今天,九二共識也命不該絕。

紙短心長。九二共識若死,兩岸皆受重傷。若能校正「九二共識三元素」的歷史階段性及尊重其社會條件性,應有使之起死回生的可能。

別讓九二共識走不下去!

(原載二0一九年一月二十日《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