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陳克華台北 > 我們下一代的下一代

我們下一代的下一代

發文時間: 2019/01/28   文 / 陳克華台北 瀏覽數 / 23,650+

A君夫婦和我認識在彼此的而立之年。那時他們的獨子才四歲。

夫妻倆共同經營一家咖啡店,小孩就擱在店面另外隔出的一個小閣樓裡。我們熟起來之後,我也常趁他們夫妻在忙,上到閣樓陪小孩玩。

「為什麼不多生幾個?趁還年輕……」我問。A君沒有回應。那表情就是「工作那麼忙,哪有時間養小孩。」

之後A君將咖啡店結束,另外在市區經營早餐店。這時小孩已經上小學。有天去找A君,發現夫婦倆十分焦慮,原來是小孩發燒,已經看了醫生服了藥,正在臥室裏躺著。

「空調調24度可以嗎?」A妻手持冷氣搖控器,緊張憂慮地問我:「24度會不會太冷?還是太熱?」我一時語塞,因為沒有在教科書上學過,感冒的孩子應該給他室溫幾度。

「應該可以吧?」我隨口說說,只覺得他們夫妻倆好像把小孩當皇上。

之後的幾次見面他們都帶著小孩,有次A妻看著寶貝獨子,歎了一口氣,說:「現在的小孩真幸福啊,我們從前哪有這樣,要什麼有什麼……」

我想起我的小學時代,民國六、七十年代,小孩犯錯幾乎都是體罰。更不必說在學校成績退步或犯了校規。規矩嚴一點的家長如果孩子在學校被處罰,還會親自到學校向老師道謝。

我們這一代就這樣成長起來,似乎也沒有留下什麼心理疾病或人格扭曲。小孩子打完一下子什麼都忘了,童年的陰影隨個人不同,但體罰似乎不是重點一一「聽說」現在的小孩不能打不能駡(不然會被告或影像po上網),但好像小孩的處境並沒有改善,教改之後學習壓力不減反增,最近新聞虐童事件更是層出不窮⋯⋯

A妻之後語重心長地補了一句:「但也只有他們這一代了,等他們長大了,也不會對自己的小孩這麼好了⋯⋯」

沒想到,多年以後回味這句話,發現竟然有些一語成讖的味道⋯⋯

之後小孩上了大學,住在學校同時也交了女友,夫妻見小孩大了,剛好國外有工作的機會,於是雙雙出國。

一日我接到這個寶貝兒子打來的電話,說他出了車禍,目前人在醫院急診⋯⋯

原來他騎機車載女友從學校下山,在彎道處翻倒,跌得十分嚴重,肋骨鎖骨多處斷裂,特別是下顎受損牙齒斷了整排。我立即通知了A君夫婦,拜託了醫生同事,做了身為長輩能做的事,直到他們夫妻回到台灣。

多年過去,一日又接到A君打來的電話。A君在電話中吞吞吐吐了半响,才說明他打電話的目的。原來寶貝兒子又出車禍,這回是騎重機,半夜在北海岸,摔得更嚴重,已經是半年前的事。半年來躺在家裡,右小腿粉碎性骨折,打了鋼釘上了石膏,之後體表皮膚一直無法癒合,補過大腿的皮也沒改善,可是最近醫師又說骨髓有發炎感染的跡象⋯⋯

我在電話這頭張大了嘴,感覺自己的舌頭都涼了。已經是第二次了,而且還是重機。

記得前一陣子才聽A君提起,寶貝兒子已經訂婚,正在籌備婚禮⋯⋯

我掛上電話,開始覺得我們捧在手心含在嘴裏的下一代,真的能當稱職的父母?在生活上、心理上,他們似乎永遠還是個孩子?

而我們的下一代的下一代,他們該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