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方祖涵華盛頓 > 醋飯與數據分析的共同心意

醋飯與數據分析的共同心意

發文時間: 2019/01/31   文 / 方祖涵華盛頓 瀏覽數 / 6,550+

我們在波多黎克小城伊莎貝拉旅行的時候,在日本料理店遇見一位墨西哥裔的中年壽司師傅。本來對那樣的店並沒有甚麼信心,不過一嚐之後發現竟然不錯。我跟老闆說這位掌廚的師傅很厲害,尤其是醋飯的味道恰到好處,比例拿捏得很完美。老闆幫我用西班牙文翻譯給師傅聽,沒想到他聽到稱讚以後,差點哭了出來。

「我一直跟人說飯是壽司裡最重要的部分,可是在這裡大家都不相信」,他說,「這是我當廚師以來,聽到最好的稱讚了。」

看他激動的神情,連我都覺得被感動起來。

這幾天再度發生類似的情結,讓我又想起那間小小的壽司店。

跟一位數據分析師約在Napa南邊的小城見面,年約五十歲的他跟我的工作背景很類似,正職都是跟銀行業務有關的資料庫分析,然後另外再不誤正業做了一堆事情。

合作了大半年的時間,對彼此能力都算熟悉,像是從分析程式開發來說,他大概超過我幾個光年的距離,不過在尋找Actionable Data(實用的,可以藉由行動改變結果的資料),以及用數字說故事的部分來說,我倒是還可以幫得上忙。

所謂Actionable Data,拿職業運動數據做簡單的例子,「如果投出100英里的速球,打者的打擊率只剩下一成五」對投手來說就不是Actionable,因為大部分球員都無法有效增加自己的球速;然而籃球場上每位球員在不同位置出手的得分期望值就是Actionable,因為選手可以藉此調整進攻與防守的策略。所以現在經常的合作模式,是我跟他說用戶實用的資料需求,讓他藉此調整手上工作的順序。

這位分析師有不少有名的客戶,在業界很受尊重。在聊天的過程裡,我說他是我認識的同行裡面最unbiased的一位。

Unbiased的直譯是「沒有偏見」,不過在數據分析的世界裡,「沒有成見」應該是更恰當的翻譯。在工作上我經常跟人說自己是個沒有常識(Common Sense)的人,因為常識很可能是錯的,一切都要經過數據驗證才能夠明瞭。而Unbiased有更高的意涵──就算不相信常識,著手做分析工作的人還是可能—不小心就掉入著急的陷阱,看到能夠證明自己(或是主流)想法的初步數值就太高興,結果弄錯事情的因果關係,或是忘記重要的環境變數,導出錯誤的結論。

「你知道嗎,這是我聽過最好的讚美了」,他感動地說,「我一直要求自己成為一個沒有成見的分析師,很高興聽到如此的肯定。」

我想,不管是日本料理店還是資料庫分析,到頭來還是像寺沢大介在《將太的壽司》裡說的「心意決定料理的好壞」,不走捷徑地找出醋飯比例、多方檢視分析結論,都是職人應該永遠保持的虔誠心意,就算別人不懂也沒關係。

希望他們感動的眼神,能夠讓我記得這些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