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陳克華台北 > 養一一我對真愛的質疑

養一一我對真愛的質疑

發文時間: 2019/02/01   文 / 陳克華台北 瀏覽數 / 550+

年過半百,有一日和老友聊天,談及同志交友不易,要有長期伴侶更難。老友突然問我:你和人交往,一開始就讓對方知道你是醫生?

「是呀。」我說。我一向不喜歡保守不必要的秘密。

「那你怎麼知道對方不是看上你這一點?」

我一時語塞。

回顧以往,的確我已經養成了處處替對方付帳的習慣。而我也再懶得追究,對方喜歡的是我的人,還是身份地位,還是錢?

但眾多交往過的男友中,有一位至今令我印象深刻。

他是位身障人士,國中時生病發燒燒壞了耳朵,又有慢性病。但是位勤奮的上班族,才年過四十已經在台北買了房子自住。他不帥但有一副天使般的笑容,又是虔誠的基督徒,每個禮拜天按時上教堂。

有一天他賴我,說看我當醫生那麼累,要我乾脆辭職休息,他可以養我。

「如果你願意,你辭職,我養你一輩子……」見面時他又說了一次。用他那含糊不清的嗓音。

我一時不敢相信我的耳朵。

他不知道我的薪水超過他多少嗎……。我想。這話好像應該出自我的嘴,而不是他。

但多少年來,他郤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表達要「養」我的人。當時我幾乎要失笑出聲,被一位殘障人士「包養」,如今才知是真情的難能可貴。

但我畢竟沒能保住這段感情。

我漸漸失去在眾人聊天吃飯的場合,為他句句在紙上翻譯的耐性。他因為年齡較長才失聰,又因家境貧困,沒能好好學習讀唇,也不會手語。

而我終於沒能跨過這道溝通的鴻溝。

我不久之後有了第三者。

多年來看多了同志之間的分分合合,突然對這段「說要養我」的感情,分外覺得珍惜。如果說這世間還有真愛,那麼這段感情可說是我曾經擁有的最接近的了。

而如今年近耳順,愈發對所謂「真愛」産生懷疑。除了父母子女間的親情之外,我幾乎都要打上一個問號。而父母對子女的真愛雖無庸置疑,卻又可歸諸生物的天性。子女對父母的愛,又有部份歸功於後天的教育。和父母對子女之愛的無私無條件相較,子女對父母的愛相差甚遠。

「如果你不是醫生呢?對方還會一樣愛你嗎?」老友質問。

老實說,我不知道。

就像現在,我也不能確定這世上是否還有真愛。萬物萬事皆有價,包括所有人際關係。「無價」的東西在功利主義的今天愈來愈稀少,病人對醫生如是,學生對老師如是,子女對父母,在未來恐怕更如是。

「說愛太沉重,能夠「陪伴」已經不易……」我這樣說。

中國人說「恩愛夫妻」,把恩擺在愛前面。

或許,這就是最切合實際的「真愛」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