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魚夫台南 > 鄭成功與咖啡有關哦?

鄭成功與咖啡有關哦?

發文時間: 2019/02/12   文 / 魚夫台南 瀏覽數 / 21,700+

咱們經常在討論台灣飲食文化時,都會提及鄭成功,在台南尤其如此。譬如虱目魚是因為鄭成功沒吃過,初嚐之際,驚呼這是「什麼魚」,才轉音成虱目魚,實則連横《臺灣通史》中記載:「台南沿海事以蓄魚為業,其魚為麻薩末,番語也。」番語指的是平埔族語衍變而來,虱目魚的本來讀音是「麻薩末」,到菜市場去,老一輩的還保留這個音,總而言之,許多關於鄭成功和飲食文化傳說,大都是穿鑿附會的。

不過鄭成功家族倒是和咖啡文化有關係的。鄭成功的母親是日本人,他們家族和日本關係密切,他有位姪兒叫鄭永寧在幕府裡擔任通譯,育有三子:鄭永邦、鄭永昌和鄭永慶,這鄭永慶在1888年(明治21年)在東京開了一家咖啡館,名喚:「可否茶館」,可否發音かひ(kahi),日本人接觸咖啡是荷蘭人帶來的,起初人們也不知如何翻譯荷文“koffie”,於是百花齊放,「可否」、「骨喜、「骨非」、「可非」」、「加喜」等均指咖啡,如今的「珈琲」據說來自於幕末一位蘭學家田川榕菴的翻譯,他認為咖啡豆和樹枝像極了女人用的髮簪,珈就是簪上的花飾,琲則是連接簪的玉石,乃以此形容。

鄭永慶的咖啡館後來倒閉了,究其因時機不待,但到了明治晚期至大正浪漫時期,咖啡逐漸風行起來,1911年,有位水野龍者在東京銀座開了一家カフェーパウリスタ(CAFE PAULISTA ,原意是聖保羅之子,但有人翻成老聖保羅咖啡館),水野龍在19世紀末期因為移民巴西,發現當時該國的咖啡豆價格大跌,乃低價引進日本,推行平價咖啡,現場有「制服給仕」服務,又得早稻田大學創辦人大限重信的資金支持,且因為靠近朝日新聞社、電通本社、帝國飯店和外國商館的密集區,集天時地利人和遂成為新聞記者、文人雅士最愛出沒的場所,日本名作家諸如:芥川龍之介、徳田秋声、正宗白鳥、宇野浩二、久保田万太郎、広津和郎、佐藤春夫、水上滝太郎、吉井勇、菊池寛、谷崎潤一郎⋯⋯都很喜歡來這裡泡上一段時間。

カフェーパウリスタ店門口的店史解說(魚夫拍攝)

奧大利作家Peter Altenberg有句名言:「如果我不在家,就是在咖啡館;如果不是在咖啡館,就是在往咖啡館的路上。」他所愛的咖啡館就是維也納的「中央咖啡館」(Cafe Central),我去的時候看見一進門就有座作家的木雕像,不覺莞薾,其實我還聽聞除了列寧、托洛斯基,更有那大哲學家維根斯坦、心理學家佛洛依德等等都曾經在這裡喝出許多學問來。

日文裡也因為CAFE PAULISTA的縁故而出現「銀ブラ」(Ginbura)的詞,意思是到銀座去「踅(se̍h)街」,那是慶應義塾大學生之間的流行語,暗示來去喝杯咖啡啦!好事者如我,也曾在銀座逛大街時走進咖啡店裡湊熱鬧,只是現在的店是1970年「復刻」的,本店則在1923年的關東大地震後閉店許久。

台灣要有如此這般文人愛去的咖啡館,想來想去,首先冒出來的居然是台北武昌街那家「明星咖啡」,然而故事落落長,請聽下回分解。

拍得影像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