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盛治仁台北 > 我們想要怎樣的大學

我們想要怎樣的大學

發文時間: 2019/02/25   文 / 盛治仁台北 瀏覽數 / 14,300+

報載監察院還在調查管中閔校長過去的兼職。管校長個案有無違反規定,交由法律專業及權責人士針對事實去討論他依法該負責任,民意也會依各方所提理由充分性予以評判,本文不討論。我想提出的是,我們想要營造什麼樣的大學環境。

前一陣子因讀了史丹佛大學前校長漢尼斯新著「這一生,你想留下什麼」,特別對他描述史丹佛大學如何強化學術和業界交流深刻印象。他在擔任教授期間,自己創立公司、幫助一家公司上市、在幾家科技公司擔任董事、並以天使投資人身分資助新創公司。卸任校長後,被邀請擔任Google母公司Alphabet董事長。

這樣的經歷在美國,被視為能夠跨領域協調整合的人才。這樣的經歷在台灣,可能就成學商兩棲、違法兼差代表。

漢尼斯認為,學術界沒有期限及市場壓力,可以提出嶄新想法在某些領域突破,較有可能創造出革命性的創新。企業界則必須在競爭壓力及有限資源情況下,做出讓市場可以接受的產品來獲利。雙方要共生,要靠彼此想法的聯繫和落實。

例如Google是在學術環境中被創造的,走入市場之後再不斷地做修正調整,早已超越了學術研究的範疇。因此,大學和企業之間的科技轉移及大學創投基金對於兩方的連結很重要。如何建立良性的互動模式,讓大學研究成果透過企業運用讓公眾受益,得到的金錢報酬再進一步回饋大學,幫助學生。漢尼斯觀察到,有些美國大學的官僚體系設下重重阻撓,而史丹佛則是盡可能不干預技術轉移的過程,希望讓學校成為新創公司的搖籃,追逐創業的夢想。這半個世紀以來,史丹佛從廿名之外大學,成為各項評比認為全美前五名的頂大。

台大校長遴選委員會的廿一位委員中,有三位來自企業界,這樣的結構被部分人士批評為企業介入校園。我上網查了一下現在史丹佛大學董事會的名單,卅一位董事中有一半以上的頭銜明顯表明他們來自企業界。企業願意參與學校的運作,對於校務的發展和學生的教育究竟是好是壞,值得深思。

台灣高等教育問題,不在於和企業的關係,而是整個體制有沒有足夠彈性和願意變化的決心,來因應新世代挑戰。現在世界同時受到生態變遷和科技快速發展影響,既有的教育體制如不能大幅度改革,實在很難把學生訓練好來面對新世界。國外已經有例如Minerva大學,完全打破現有大學學習體制和空間限制,讓學生能夠有真正多元且實際的學習經驗。其他傳統大學雖然沒有如此激烈的變革,但也推出許多教學和研究的改革計畫。我們的大學還在各種官僚體系規範限制上,每年面對學費能不能調漲問題傷腦筋。

國家要進步,就應該認真問對問題,然後集思廣益尋求因應之道。少花一點時間討論教授兼任獨董,究竟是在正式公文核准前或後的枝節問題,多花點時間思考教育的課程和形式如何調整來面對未來,則教育幸甚,學生幸甚。

 (《這一生,你想留下什麼?》,約翰.漢尼斯John L. Hennessy著,天下文化於2018年出版。)

(作者為雲品國際董事長)

(原文刊載於2019年2月22日《聯合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