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黃達夫台北 > 「創新」不能讓病人淪為小白鼠

「創新」不能讓病人淪為小白鼠

發文時間: 2019/03/04   文 / 黃達夫台北 瀏覽數 / 19,350+

不久前,哈佛商業評論有篇文章,是知名哈佛商學院Gary Pisano教授撰寫的。他說大家都在鼓勵「創新」,而管理學教科書都說,創新文化包涵”容許失敗”、”勇於嘗試”、”有安全感的環境”、”促進合作”、”組織扁平化”。這些項目都很重要,但是,每個項目都必須要有相對應的條件,「創新」才有成功的機會。

”容許失敗”的前提是不容忍無能;”勇於嘗試”的前提是嚴謹的紀律”;”有安全感的環境”的前提是殘酷但坦誠的批判,”促進合作”的前提是當責,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所做所為負責,”組織扁平化”的前提是堅定的領導。我很高興看到Pisano教授把「創新」的觀念非常具體的表達出來。

作為一個醫院的領導者,我一直很努力營造「創新」的文化。不論是對於醫務或行政人員,我都不斷地鼓勵大家,不要墨守成規、不要滿於現狀。大家要經常存有好奇心,並且養成質疑與問問題的習慣,不斷地創新求進步,這個機構才可能基業長青。

然而,自創院至今,將近30年來,我卻不只一次阻止我的同事參與某些新藥或新療法的臨床試驗,也曾阻止論文的發表,更嚴重的,我還曾經退回一項已經撥下來的研究計畫的經費,而被主管當局懲處,一年內不能申請研究經費的補助。我更嚴格把關臨床醫師所提出的新療法。

當我做上述決定時,我相信絕大多數同事不但不很認同,還很可能認為我的言行不一、自相矛盾,根本是在阻礙「創新」。

就有位資深同事為這些做事比較積極、有心要「創新」的伙伴打抱不平。他説,這些同事在晨會提出計畫時,被我在大家的面前殘酷地直白批評而無地自容,醫院同事可能會認為,既然不做不錯,多做多錯,還不如少做少錯。

但是,我一向就事論事,我絕對不會針對人。我清楚了解這些會被我批評到的人,大多態度比較積極,因為,想做事,往往對醫院整體的貢獻也比較多。所以,醫院給予他們的回饋,絕對比「不做不錯或少做少錯」的人多。

我非常在意為全院同事建立正確的「創新」觀念。期待大家不斷地提升自己「創新」的實力。我要求他們在專業上精進,鍛鍊做事的紀律,更要積極培養嚴謹的邏輯批判能力,創新才會有結果。

以新藥的臨床試驗為例,大多人很難理解,為什麼藥廠付費讓我們參與臨床試驗,不但可以藉新藥之名招攬病人,而且,醫師還能夠參與論文的發表,好像沒有什麼壞處,為什麼我不允許!其實,我的理由很簡單,因為並不是每一個臨床試驗的設計都是好的。我們要有實力去分析該臨床試驗,在預期時間內收案的可能性多高,結案後,有多大的把握能夠看到差異,獲得有用的結果等等的問題。參與了設計不良的臨床試驗,經常是不了了之,不但醫護人員做了白工,還可能傷害到病人!這才是我最在意的地方。因為參加臨床試驗的病人情況須要被測量,所以須要做很多檢查及被多抽血等,都不是挺輕鬆愉快的事。更何況什麼時候會有什麼樣的副作用發生,也不確定,如發生嚴重的副作用就會傷害到病人,所以我們有責任為病人用心選擇真正有意義的臨床試驗。

同樣的,當我發現研究論文證據還不夠充足、結論還不成熟的時候,我就會阻止論文的發表。我認為,任何論文的發表都必須為醫學的進步做出貢獻,我們擔不起誤導其他研究者或公眾的責任。

我會退回研究經費的原因是,該研究計畫的申請,是在截止日期當天,才要我簽名,所以,不容許我仔細閱讀。等我過目後,我不認為這個研究會得到有意義的結果,就要求我的同事先撤回,好好重新改過後再申請。卻萬萬沒想到,我珍惜社會資源的用心,反而受到懲罰,令人感到無奈,但我們心安理得。

至於,我為什麼阻止有些新療法?理由是,所謂的新療法,就是以前沒有做過的。那麼,我們就無法知道,它的結果是不是真的會比傳統的療法更好?個人因為年事已長,有超過五十年觀察醫療發展的經驗,看過太多所謂的新療法,經不起對照組臨床試驗(RCT)的考驗,結果不但沒有更有效(甚至還有害),價錢還更高。在我心目中,病人的安全永遠必須擺第一。所以,我不准許我們的醫師輕易讓病人去當小白鼠。

最近,國內將開放細胞療法,我要在此呼籲醫界同僚,要審慎地做好萬全的準備,以確保病人的安全。我更要提醒病人,不要以為新療法一定會有效,一定更好。到底意料之外的風險是由病人承擔的。病人須要好好地思考,值不值得自己付費去當小白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