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讀者觀點 > 戲劇化的新聞,那些瑣事你有必要知道嗎?

讀者觀點

戲劇化的新聞,那些瑣事你有必要知道嗎?

發文時間: 2016/03/22   文 / 林靚 瀏覽數 / 6,250+

近十年來受到新傳播科技的影響,不僅大幅度改變我們的日常生活方式,也深深影響著現今的新聞媒體業。無論打開電視、點閱網路新聞,繁雜、瑣碎的事件充斥版面,行車紀錄器、車禍新聞從早到晚不斷播放、名人公眾人物的私生活被一一掀開,誇張的是,沒有意義且無任何新聞價值的小事,也能被練就一身演戲功夫的記者,說的似乎像是一件你非得知道不可的消息。

現今新聞的敘述模式已不同於以往,「說故事」能力往往是首先任務,新聞有無「爆點」 更是不可或缺的關鍵。以近來內閣改組準閣揆林全的新聞事件來說,媒體一旦提到準閣揆的妻子,必定提及他與年輕妻子的種種美事。從妻子的外貌、穿著、舉止到年齡,深怕這些資訊遺漏了新聞內容便不再精彩。這幾天赴韓國發展的藝人周子瑜回台參加學測,離開前在桌子上簽名、離開時說了什麼話、臉部表情如何,記者朋友們無不鉅細靡遺地註解。說實在,這些新聞不是不能報導,只是,篇幅應該佔據多少?

電視台習慣以富含強烈情感需求的方式呈現議題,本來是瑣碎的事件,因為新聞中誇張的處理手法、播報方式,反而過度凸顯了這則新聞的份量;而嚴肅或是缺乏「爆點」的新聞,或許相對重要,卻因為電視新聞的冷處理,使其影響力有限。

而以網路新聞來說,「點閱率」就是一切。記者每天、每週、每月按時製作報表,檢討新聞流量、點閱率高低。不問新聞內容,只求做出最即時、最新的「獨家」消息,這裡的獨家新聞不用深度、不求記者是否有調查報導的能力,只需要瀏覽各名人臉書動態、看看爆料公社是否又有吸引閱聽人目光的事件。當記者的工作逐漸以「數量、時效、點閱率」取代了新聞「品質」,我們還能期待什麼?

曾有學者提及,過去的記者富有文人性格,不過近幾年來文人辦報的風氣已逐漸式微,現在的媒體經營者往往只在乎生意,過度資本化、追求效率、數字與廣告商的結果,導致新聞產業失去了「文化」功能的一環。媒體忽略真正重要的新聞報導,缺乏國際新聞、提供不具思考性與深度的內容,這樣的媒體環境,除了歸咎於媒體老闆之外,閱聽眾是否也需要負起部分責任?

波蘭社會學家包曼(Zygmunt Bauman)近年來在他的著作中提出了「液態現代性」的概念,形容這個世代的社會與人們的共同特質。我們不習慣經營長久的關係,人們棲居在現代液態社會,我們就如同流水一樣喜歡變動、無法長期停留。或許包曼的概念也適用於現代媒體的經營方式,閱聽眾普遍不習慣、也不喜歡接收過長的資訊與文章,講求新鮮與刺激,因此報社、網路新聞、電視台編輯為了迎合閱聽眾,只能不斷餵食毫無意義的即時新聞、報導沒有太多實質意義的車禍消息。流量、點閱率、收視率綁架了媒體,靠單方面的努力恐怕是無法改善媒體現況,

不過,我們或許可以藉由一些反思,想想現行媒體在未來能夠走的方向。

首先,「即時」、「快速」難道就等於品質低落嗎?我想,應該不是。重大資訊、影響民眾安全的消息等,這些事件,快速推陳出新並沒有過錯。「美國下一任總統結果出爐!」「美濃發生地震!規模6.4」,這些重要資訊如果快速、準確,還有人會批評這樣的即時新聞嗎?對比先前「歐陽妮妮早上發現外套口袋裡有200元」的網路獨家新聞,何者重要?答案已呼之欲出。

至於為何在環境變遷快速、生活於資訊爆炸時代的我們,依然需要「會思考的新聞」?有良心的媒體工作者或許還能理解媒體的社會責任所在,報導出具備深度與廣度、有價值與意義的公共議題,才是做新聞最核心的理念。各家媒體惡性競爭、不思考如何做出具差異化的新聞內容,收視率未上升、點閱率也沒提高,到最後只是落的觀眾笑話罷了。

媒體經營者勢必不可能放棄流量、拋棄廣告金主,但是在提供的新聞其內容意義上的取捨,或許還能挽救早已自甘墮落的新聞媒體形象。瑣碎、不重要的新聞,試著別去點閱、試著轉台,微薄力量或許無法改變垃圾新聞巨獸,但每個人都可以試著別再被媒體制約,也許在幾年後台灣的媒體會有另一番氣象!

(本文投書作者為傳播研究所研究生) 

【本單元反映投稿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遠見》開放讀者投書單元,歡迎投稿分享您的觀點!

投稿網址:https://www.gvlf.com.tw/opinio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