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讀者觀點 > 沒有寬恕,沒有未來
讀者觀點

沒有寬恕,沒有未來

發文時間: 2016/04/20   文 / 謝國榮 瀏覽數 / 6,800+

三年前,上尉連長叛逃的北大教授林毅夫,含淚哽咽的以台語說:「每當午夜夢迴,他都很想回台灣,這是歷史的悲劇!」每年的清明節,林毅夫盼望能返鄉祭祖與掃墓之心,可以想見。

根據民國91年監察院糾正案文指出,金門防衛司令部連長林毅夫於68年5月16日叛逃,金門防衛司令部68年即已陳報林毅夫涉犯「叛逃」罪嫌。依國防部軍法司於91年5月29日所提研處意見,指出,林毅夫叛逃事件所涉「戰時軍律」、「陸海空軍刑法」及「妨害軍機治罪條例」等罪,均已超過追訴時效,無法再對其追訴。可是,國防部高等軍事法院檢察署卻依90年間修正公布的陸海空軍刑法第24條第1項「投敵」罪嫌,於91年11月發布通緝,並未「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林毅夫叛逃23年後,已超過法定的追訴期,國防部才正式發布通緝,顯然已失去法律的正當性與效力。

本案至今,已不是法律的問題,而是高度政治正確的問題。國防部與政府針對林毅夫是否返鄉問題,一直是持拒絕的態度,公然藐視法律早已超過追訴期的事實。期待新政府公然宣示要依法行政,並追求轉型正義,希望能正視此案法律的精神與尊嚴。

林毅夫當年身處的是「反攻大陸」的年代,葬送青春與犧牲奉獻的不只是當年無數台灣服兵役的年輕人,還有從大陸來台灣的老兵們,很多老兵孑然終老一生,這是歷史的悲劇。沒有國共內戰的發生與延續,可能就沒有二二八事件的發生,沒有八二三砲戰,沒有U2黑蝙蝠的悲壯故事,沒有空軍飛官黃植誠與林賢順及中科院張憲義的叛逃,而林毅夫台大畢業後,可能也就不會從軍報國了,這些都是歷史的悲劇。

1991年,台灣正式廢止《動員戡亂時期條款》之後,在法律上而言,中國已不再是敵對的國家,林毅夫何來繼續叛逃與投敵呢?2015年,兩岸的雙邊貿易,台灣出超高達658億美元,大陸是台灣最重要的經貿國家。兩岸黨政要員的互訪絡繹不絕,旅遊與民間的交流更是密切,國軍退役將領與解放軍高層亦建立起熱絡的關係,台灣與大陸之間,或敵或友,敵我界線早已模糊。

國防部多次表示,本案將依軍法處置,林毅夫若返台,將逮捕送軍法審判。然而,衝擊國軍的專業精神與最高的信仰價值,恐怕不是37年前叛逃的小小上尉連長。近十餘年來,有多少將領涉貪瀆案被判刑者,尹清楓案,拉法葉弊案、江國慶、洪仲丘案等,嚴重衝擊國軍士氣與形象的程度,遠遠超過林毅夫的事件。

二戰結束57年後的2002年,德國議會通過修正法案,為約有3萬納粹軍人的叛逃,做出無條件的平反。1977年美國卡特總統上任後的第二天,宣布無條件特赦越戰時期所有的逃兵與拒絕服役的人。二次大戰期間,美軍總計約有2萬1千多位逃兵,戰後大多數被特赦或輕判。國共內戰與其延續的冷戰,我們不禁要問,這是台灣自己的戰爭嗎?或是歷史的悲劇?

南非領袖曼德拉與圖圖主教推動成立「真相與和解委員會」,這是因為他們說:「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二戰與冷戰結束後,交戰的敵對國家紛紛和解,以經貿的合作與互惠,取代原來的對抗。對於歷史悲劇的叛逃者或加害者,莫不採取寬容與原諒的胸襟以對。

國軍的國家至上與絕對忠誠的觀念根深蒂固,然而,林毅夫案早已超過法律的追訴期,期待新的三軍統帥蔡總統,應以超越法律與國家至上的觀點,尋求更高層次的寬容與人道立場,才能找到對待林毅夫個人基本權利的公平與合理之解決之道,畢竟,返鄉是聯合國所揭櫫的人類基本的權利之一,亦是普世的價值。

(本文作者為高苑科技大學行銷流通系助理教授;曾任小金門營長

【本單元反映投稿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遠見》開放讀者投書單元,歡迎投稿分享您的觀點!

投稿網址:https://www.gvlf.com.tw/opinio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