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讀者觀點 > 不工作也能月領八萬!你思考過瑞士公投背後的意義嗎?
讀者觀點

不工作也能月領八萬!你思考過瑞士公投背後的意義嗎?

發文時間: 2016/06/07   文 / Jean 瀏覽數 / 95,000+

這個月五日,瑞士舉行了一場舉世矚目的全民公投,決定是否讓全體成年國民每月無條件獲得8萬多台幣的基本工資。不過表決結果很快便出爐,一如眾人所預測,表決案並未通過,瑞士有將近八成人民反對這項方案。

最近正逢各大專院校畢業季,準備進入職場工作的台灣學生們,在看見這則來自全世界最盛行公投的國家新聞時,是否試著思考:假使政府每月給了你基本收入、衣食無缺,你還會想要工作嗎?還是,生活完全沒有了學習、工作的目標,只會想全心全意吃喝玩樂?

這議題並不如大部分人聽到後的第一個反應:「也太幸福了吧,不用工作爽領8萬耶!」如此簡單而已。基本收入公投發起人Enno Schmidt解釋了他對這項方案的想法:「我們希望錢可以回到人民手上,錢不再只是薪水、不是藏在牆後,錢會流向人民生活和工作,成為自由的基礎。」Enno Schmidt要讓「薪水和工作」有全新的定義。許多支持者主張無條件基本工資計畫,有助對抗貧窮和不平等,提案有助消弭社會上的貧窮現象。然而,更多的反對者也有話要說,他們批評這只會讓人變得懶惰,降低生產力及稅收,有害國家經濟。

究竟誰對誰錯?其實,兩方都並非完全正確、也不是完全錯誤。筆者在首次接觸這則新聞時,腦海中第一次浮現的想法是:「這概念不有點像是共產主義嗎?」照顧社會弱勢、為公平起見每人發放固定收入。不過,就如同馬克思最早所提出的共產主義思想模型,出發點或許是良善的、希望能有益於社會與人民的生存。只可惜時至今日,生活在21世紀的我們,目前世界上多數共產主義國家大部分可說是「歪掉」的共產主義,並非馬克思其理論本意。

就像公投反對者譏諷這些發起者為「馬克思主義者的痴夢」(Marxist dream),或許,你說癡也好,夢也罷!但癡夢也不無有到來的一天,在未來機器人取代多數人工作的時代,「無條件基本收入」便有可能會出現,只是重點便落在於它「如何到來」,以及用怎麼樣的形式到來。

或許,無條件基本收入這樣的概念太過新穎,多數人一時仍然無法接受。包括推行此項公投法案的幾位主要負責人,其實都對此結果心裡早已有數,對遭到否決的提案並不感到意外。

最重要的,即使人們對此說了「不」,他們也開始反映、並慢慢思考為什麼,我是為了什麼工作?為薪水、為理想、還是為熱情?工作和薪水之間的關聯,到底是什麼?「當人民願意開始思考討論,才是改變的開始。」,這句話筆者非常贊同。無論改變是大是小,開始有前進的動力,便是好事。台灣有太多的人接觸到新觀念、新制度或是新想法,第一時間的反應便是「否定」。只為反對而反對、完全聽不進任何與自己歧異的想法和觀念,只顧著捍衛自己堅定的立場,無論自己的觀點究竟有沒有道理存在。在一個國家中,理性社會議題、公共政策的反覆討論是必要且重要的,只可惜在我們社會上,這樣的情形運作的並不是很好,特別是許多人絲毫不關心的議題,甚至忘記自己身為「人」,獨立思考也該是活著的一部分。

有瑞士人說:「你如果不工作,就要找事情做,不然難道要整天坐著嗎?」或許因為他們清楚瞭解自己的社會至今仍未進步到相信多數人能無條件擁有基本收入的同時、還能夠基於「強烈自我要求」下而努力工作。「做不到,就先不要做」,這句話是筆者認為最符合理性地瑞士公民的一句話,他們否決這項公投提案,但是卻能試著思考,工作與薪水這兩者間的關係。開始思考,便是好事。

無條件基本收入的概念或許不是懶惰,是先進、具討論性價值的議題,但或許唯有一個成熟、具高度思考與辯論能力的社會,才有資格獲得這樣的福利。也許這個新世界遲早會到來,但並不是現在,在那個理想的社會中,人民工作目的不再單純只是為了「錢」,而是為了生活的熱情、生存的意義以及理想的追求。

如果有一天,台灣也有機會討論起「無條件基本收入」時,屆時,您會贊成與否?不管結果如何,我仍相信那份多元的聲音,將會是推動我們國家進步的一個全新里程碑。

(本文投書作者為傳播研究所研究生) 

【本單元反映投稿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遠見》開放讀者投書單元,歡迎投稿分享您的觀點!

投稿網址:https://www.gvlf.com.tw/opinio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