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讀者觀點 > 提昇台灣國際地位與影響力,我國華語軟實力不容輕忽

讀者觀點

提昇台灣國際地位與影響力,我國華語軟實力不容輕忽

發文時間: 2016/07/15   文 / 陳振宇 瀏覽數 / 11,450+

研究顯示,語言與認知有密切的關連,說不同語言的人處理和判斷人事物的方式會有不同。語言同時也是一種身分,一種認同。因此,先進國家的國防外交無不重視語言人才的培育,除了強化己國國民的外語能力,也協助外國人掌握己國語言的能力。後者尤其有助於拓展國際的盟友,因為能說己國的語言就增加了對己國的認同,就多了情感上的連結,自然容易發展成為盟友。

我國的官方語言為華語,在拓展外交、鞏固國防的戰略上,理應將華語當成一種戰略工具來運用,以華語進行柔性外交,透過華語加深國際社會對我國的認識與認同。

政府雖然推動了「邁向華語文教育產業輸出大國八年計畫(102-109)」,但是政策定位過於侷限,成效有限。我們認為此時有必要重新思考我國的國際華語文政策,放大眼光,重新布局,以期提升我國的國際地位與影響力。

簡而言之,我們主張以「華代語」(Chinese as an Alternative Language, CAL)為名,制定「促進國際社會使用華代語」之政策(National Policy for Promoting Chinese as an Alternative Language in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長期推動華語文成為未來知識儲存與資訊交流的重要載體與媒介,是國際上許多人會想要擁有的語言之一。

在此政策方向的引導下,(1)研議訂定符合語言教育趨勢的華代語語言教育目標應列為首要工作,(2)其次應強化華語文內容的多樣性(主題與專業)、多元性(年齡與社群)、與廣泛性(多媒體),(3)其三是培育多元多樣的華語文傳播人才,(4)其四是發展符合語言教育趨勢及語言教育目標的多樣華語文語言測驗。以下進一步說明為什麼要用「華代語」這個名稱以及四個重點工作方向。

使用「華代語」這個名稱主要是為了能與「華母語」區辨。我們每個人成長的過程中都會自然而然地學會一種語言,多數人終其一生使用它與人溝通並用它來學習,這是我們的母語。在全球化的環境裡,只會一種語言已變得不切實際,也缺乏競爭力。會另一種語言是各先進國家認定其國民應該擁有的重要能力之一。

華語是世界上最多人使用的語言,華語文化深邃迷人,又逢近年來華人經濟崛起,東風西漸,因此華語可以是國際社會值得擁有的語言能力之一,華語可以是非華母語人士值得擁有的另選語(alternative language),未來全球將形成新的華語世代。華語不是他們使用的唯一語言,但是是他們生活上許多場合中可以代替其母語的語言。因為母語的教育和非母語的教育有不同的目標與做法,為了方便和母語者的華語區辨,我們可以將非母語的華語稱之為「華代語」,「代」同時有替代與世代的意思。英語中習慣將非母語的語言用 foreign language或second language指射。華語的語法不適合這樣的用法,符合華語語法的用詞應該是華外語或華二語。

但是,過去學界直接用華語來指稱非母語者的華語,以之與母語者的國語區分,這樣的作法不但讓母語者失去「華語」的名稱,招來質疑,也無法清楚區辨母語和外語或第二語。

至於使用代語而非外語或第二語的理由則是,因為我們認為外語或第二語已不符合全球多語化的趨勢,母語之外的語言是一個世界公民的另選語(alternative language),不是她的外語或第二語。華語做為一位非母語者的另選語可以稱之為「華選語」,也可以稱之為「華代語」,而「華代語」的名稱比較響亮,也富含深意,所以我們建議以「華代語」為名,這樣也可以有一個好稱呼的英文名稱"Chinese as an Alternative Language",簡稱CAL。

研議訂定符合語言教育趨勢的華代語語言教育目標應列為政府推動國際華語文的首要工作。我國在推動華語文教育的工作上,一直未曾討論制訂出一套明確的語言教育目標。缺乏目標,所有的作為必定茫然無緒,難見綜效。未來在制訂這套目標的時候,學界必須考慮到華母語和華代語的差別,也必須留意當代語言教育的趨勢,尤其要避免將語言當成一門學科來處理。

語言是一種認知工具,也是一種社會工具,是人們用來求學做事的生活工具,語言不是學科知識。語言教育必須有生態意義,必須結合生活與工作。語言教育的目標應該是「使用語言學習」,而非「學習使用語言」。

我國在致力於協助國際社會非華母語人士習得華語的過程中,必須思考我們希望他們能用華語做什麼,並且一開始就應該讓他們感受到使用華語的實質收穫,譬如能用適當的華語與人應對、建立友好的關係,能透過華語了解華人的價值觀等等。有了符合語言教育趨勢的華代語語言教育目標,才能規劃出有效的策略方案。因此,我們建議教育部要儘快成立「制訂華代語語言教育目標工作小組」,邀請國內外具學術聲望的學者參與,早日完成這項工作。

強化華語文內容的多樣性、多元性、與廣泛性是第二項重要的工作。現行的華語文教育工作過分強調語言本身,忽略語言內容,以致語言內容嚴重不足,降低了語言教學的效果,也阻礙了語言的推廣。人們對語言的需求其實在於其內容、而非語言本身。

語言的內容又因主題與專業而有不同,也因年齡與社群而異,更受到傳遞媒體的影響而具有不同的特殊性。協助非華母語人士學習華語時必須以對其有意義有相關的內容為訴求,方能引起學習的動機、水到渠成。

目前為非華母語人士創作編寫的當代華語內容,在多樣性、多元性、與廣泛性方面極為不足,需要在政策上長期耕耘發展,以做為我國文化外交的後盾。而內容物的出版與行銷又亟需有具國際規模的專業編輯與出版社方能竟功。

因此,我們建議:

一、    教育部廣邀各領域專家與寫手,創作及編寫分齡、分級的華代語讀本,務期涵蓋多樣主題、多元社群、與多種媒體形式。

二、    政府扶植一兩家大型的出版社(不是書店),促其國際化,並提出華代語內容的出版計畫。這項工作應該注意到要邀請在國外任教的華語教師參與,也特別要注意到如何在不刻意著墨下傳遞華人社會的傳統文化與價值。

培育多元多樣的華語文傳播人才也是刻不容緩的工作。我國在目前推動協助國際社會非華母語人士習得華語的人力上,侷限於華語教學人員。然而語言是存在於社會各個階層、各個領域、各種活動裡,不是只在教室裡。唯有各行各業總動員,才能為非華母語人士建構健康友善的華語學習環境,讓華語全面滲透。

因此,在協助國際社會非華母語人士習得華語的人力上,宜廣納各種專業的人士、以各種方式參與,舉凡教學、外交、翻譯與口譯、編輯與出版、管理、觀光、文創、經貿等等,都可以是傳播華語的途徑與推手。我們建議教育部一方面要檢討並重新訂定華代語傳播人才應具備的專業知能,另一方面可以鼓勵條件成熟的大學成立「華代語專業學院」,招收各行各業有志於傳播華語及華人文化的人士,不分年齡、國籍,給予不同期程的訓練,從各行各業投入華語教學與傳播(例如:華語外交、華語觀光、華語貿易)。

測驗與評量是檢視學習進展的必要手段,也常發揮帶領學習的作用。反映語言教育目標的測驗與評量有助於語言的學習。我國雖擁有優質的測驗與評量人才,但是目前運作的「華語測驗推動委員會」位階太低、規模太小,不足以發揮其應有的影響力。我們建議政府應設立國家級的「華代語語言測驗中心」,長期研發並推廣多樣性的華代語測驗與評量,建立公信力,以此做為產業的火車頭。

為了有效協調各部會共同推動此政策,政府有必要設置常設性的單位,該單位如果設置於「國家發展委員會」,正可彰顯我國對於華語文做為國防外交戰略的重視。單位名稱可以是「國際華代語推動發展處」(Department of Promoting Chinese as an Alternative Language in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CALIC)。

面對中國大陸推廣華語的積極態勢與作為,我國不應視其為競爭者,而應尋求分工合作,策略聯盟,共創雙贏。對於若干作法上的爭議,可以經由專業討論與協商,共謀解決之道。譬如繁簡字體、注音拼音之爭,應該以科學研究為證,務實處理。兩岸亦應建立協商管道,舉辦定期會議,共同討論全球布局與產業分工。

(本文作者為台師大研究講座教授,專長為語言相關知認知科學研究,包括語言的認知處理、語言習得、語言與認知和文化的關係等範疇。)

【本單元反映投稿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遠見》開放讀者投書單元,歡迎投稿分享您的觀點!

投稿網址:https://www.gvlf.com.tw/opinio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