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讀者觀點 > 從寶可夢的爆紅,談我們對「創新」的兩個迷思
讀者觀點〉面對全球創新戰場,「台灣狼」在哪?

從寶可夢的爆紅,談我們對「創新」的兩個迷思

發文時間: 2016/08/09   文 / 葉日武 瀏覽數 / 44,800+

近日寶可夢遊戲(Pokémon GO)席捲台灣,不但有眾多玩家不惜違反交通規則瘋狂抓怪,也衍生許多始料未及的社會現象,包括股市出現寶可夢概念股,商家搭寶可夢熱潮辦促銷活動,甚至還出現以寶可夢為主題的研討會,寶可夢經濟學儼然成型!

但誠如一位演藝人員所言,寶可夢玩家只不過是在玩遊戲!一款遊戲再怎麼受歡迎,也不可能對人類社會造成重大的影響,那麼我們為什麼這麼重視寶可夢呢?雖然缺乏確切證據,但寶可夢是科技領域的產品創新,因此理應和我們盲目崇拜創新而衍生的迷思有關。

第一個迷思在於,創新不是難事,只要努力就必定可以獲得回報。從許多媒體和評論者都針對「寶可夢給我們的啟示」來切入,甚至還分析其獲利模式或商業模式,就不難看出這個迷思有多麼普遍。

這個迷思可能是來自於我們看到許多創新成功的事例,例如:美國股市的四支柱(蘋果、亞馬遜、字母、和臉書),以共享經濟聞名的Uber等。眼見這些業者都因為創新成功而獲得龐大經濟利益,自然難免產生「他們能,我們為什麼不能」的自詡,忽視了創新過程可能的坎坷。

實際上,創新是個一將功成萬骨枯的賭場。以PC市場為例,在蘋果電腦獲得初步成功之後,美國出現數百家業者,都想要藉由創新來搶食PC市場大餅,但IBM一出馬就橫掃千軍,絕大部分業者都無聲無息的陣亡。而隨後IBM卻因為採用開放式架構,等於是把PC規格決定權交給別人,結果是PC市場主要獲利者變成決定規格的微軟(Microsoft)和英特爾(Intel),而IBM也在製造能力不夠突出之下,眼睜睜的被康柏(Compaq)搶走PC市場龍頭的寶座。

如今,我們還在看著微軟和英特爾叱吒風雲,但康柏已經被惠普購併,而惠普則因為聯想崛起而陷入苦戰。試想,如果當年IBM不採用開放系統,那麼PC市場將是誰家天下?比爾蓋茲還能夠成為世界首富嗎?而在成就微軟和英特爾的過程中,有多少家企業已經倒下?又有多少財富已經化為流水?

如果覺得過氣的PC市場沒有說服力,那麼談談目前被譽為創新之神的賈伯斯吧!在i系列產品問世之前,他究竟有多厲害呢?答案是連續十幾年幾乎沒有成功過,從蘋果3號開始,只看到一連串的重大失敗,勉強能夠撐場面的麥金塔電腦只能搶佔小眾市場,而他也因此以創辦人的身份被董事會掃地出門!

回到寶可夢的例子。目前全世界究竟有幾家業者拼命的想要開發出受歡迎的遊戲呢?我們不知道,但總數絕對不少,例如台灣就有紅心辣椒、傳奇等等。試問,在這麼多業者大把燒錢的殫智竭慮之下,每年出現幾款像寶可夢這麼熱門的遊戲呢?

第二個迷思在於,我們太過高估創新對於企業和國家社會的潛在影響。在許多人的想像中,台灣的企業只要致力於創新,目前台灣所面臨的企業獲利衰退、實質薪資停滯、經濟成長低落等問題,都能夠立刻迎刃而解。有媒體記者在寶可風潮中宣稱,「擁抱行動網路...是這個世代打破22K魔咒唯一的方法」,就不自覺的展現出這個迷思。

實際上,重大創新確實足以改變人類的生活,電腦和智慧型手機都證明了這點。問題在於,因創新擁有專利權之後,還必須藉由適當的產銷過程,再加上公權力對智慧財產權的保護,才有可能篤定獲利。身為發明大王的愛迪生,就是因為產銷能力不足,最後讓奇異公司成為電燈發明的最大受益者。

那麼,台灣的企業是否具備足夠的產銷能力呢?生產方面無需懷疑,從傳統產業到資訊通信產品,台灣早就成為全球最佳生產基地之一。但行銷方面就大有疑問了,從品牌廠宏碁和宏達電在美國鎩羽,而餐飲業最成功王品和85度C都優先考慮中國大陸,不難瞭解台灣企業目前並沒有全球行銷的實力與信心。

在提升勞工薪資和經濟成長方面更是遙不可期。美國在金融海嘯之後的步履蹣跚就不說了,以類似於亞馬遜的網路家庭為例,其董事長詹宏志被譽為台灣最有創意的人,網路家庭也確實交出百億營收的成績單,只不過員工當中有八成多是負責接單、調貨、出貨,無需特殊專長的人員。同樣的,大立光因產品創新成為蘋果的供應商,股價與獲利都創下台灣股市新記錄,但該公司有將近七成的員工是高中及以下畢業的生產線勞工。

四十年前,清華大學已經在研究電動汽車,但今天我們只能看著特斯拉笑傲全球。三十多年前,李國鼎籌畫出做為研發基地的新竹科學園區,而今卻成為一座容納十餘萬員工的超大型工廠。關鍵在於,理財只選定存和壽險所顯示的「安全第一」民族性,讓台灣企業主不願承擔研發的風險,而「台東學童騎山豬上學」這則笑話,透露出台灣民眾「無關則疏遠」的心態,讓台灣無法在需要瞭解當地消費者的全球行銷戰場上攻城掠地。

台灣無法在全球創新戰場殺敵制勝,當然不是因為勞工不夠聰明或不夠努力,而是因為我們對創新的本質不夠瞭解,未能掌握創新成功的條件,例如多日來居然沒有一篇報導或評論根據經典名著《創新的擴散》來評述寶可夢風潮。期待本文所述的幾個迷思能夠成為起點,讓台灣在創新的漫漫長路上不致於迷途。

(本文投書作者為自由作家,曾歷經OP、企畫、記者、大學教師等職。) 

【本單元反映投稿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遠見》開放讀者投書單元,歡迎投稿分享您的觀點!

投稿網址:https://www.gvlf.com.tw/opinio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