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讀者觀點 > 醫病關係失衡造成的傷害,誰來彌補?

讀者觀點

醫病關係失衡造成的傷害,誰來彌補?

發文時間: 2016/09/22   文 / 張家綺 瀏覽數 / 28,250+

數月前多起急診室暴力事件登上新聞,媒體焦點多放在病人家屬的失控與醫護人員的辛勞,沒有人關心「為什麼會有人失控?」「為何不斷有人失控?」

由於家人健康狀況並不那麼穩定,時常有到醫院報到的機會。前幾個禮拜下班後,還收到姊姊傳訊息來,告訴我父親掛急診的消息。但因為事發深夜,情況又很緊急,陪同就診的媽媽竟忘記攜帶手機,隨後前往醫院的我,並不知道他們的情況如何?是否已平安回家?

抵達急診室櫃台,我請問醫護人員父親情況,只見醫護人員正眼都不瞧,只說:「病人都在裡面,自己去找。」 然後又繼續忙手邊的事。

聽聞這樣的回應,我只好進入診療間一床一床地找,還是沒看到父母的身影。走了一圈,經過診療室的櫃檯,我再次詢問另一位醫護人員,她抬頭,用斜眼問我找誰,我報上家人的名義,用力開關抽屜看看名單,只說:「12點左右就離開了。」

聽到父親健康狀況穩定,鬆了一口氣,但面對一連串醫護人員的冷漠對待,總覺得哪裡奇怪,只是,下了班身心都疲憊,沒有計較或抱怨,也就回家了。

最近幾天,奶奶也進醫院準備更換人工膝蓋。沒想到親戚見到我,馬上蜂湧向我抱怨,「這間醫院住院竟然沒有病人服」「剛才護士小姐竟然要求家屬明天自己把阿嬤送到手術房,手術後再自己送回病房」「在其他醫院就不會,這間醫院打個點滴竟然把阿嬤弄得一直流血」。手術過後,奶奶病懨懨回到病房,還好手術室的醫護人員相對親切,也沒有像親戚說的,要自己送病人到手術房。只是,奶奶閉著眼睛疲憊地說:「麻醉針打在脊椎好痛,我不斷哀嚎,醫護人員都不說話,我再次說自己好痛,他們只說:『沒辦法啊』。」

聽到奶奶這樣說,我們很心疼,也知道醫護人員其實很辛苦,但總直接面對生老病死的他們,不正最能體會生命的脆弱嗎?為什麼一點點同理心的回應都不能給予呢?是因為工時不合理心生不滿,只好宣洩在病人身上嗎?還是對他們來說,醫治病人只是他們工作生產線上的一個環節,就只要熟練地完成就好,不需要任何情感與溫暖?

這也讓我想起自己早些年,因為工作繁重,曾有過泌尿道感染的經驗。當天痛苦地到醫院報到,等了將近兩小時,總算輪到自己。當我訴說自己的病況,沒想到醫生竟然充滿不耐及鄙視地說:「唉啊,妳這個就是性生活過度啊!」不僅是我,護士也呆愣在一旁,不敢相信醫生的「鐵口直斷」,正當我要向醫生解釋時,在旁的護士小姐趕緊插嘴,以同樣身為女性及醫護人員該有的專業素養,告訴我這是免疫系統下降的情況,應該怎麼照顧目前的身體。

坦白說,家人與自己經過這些「在傷口上灑鹽」的經驗,早已練就超高EQ,面對醫護人員各種「討打」的應對進退,多半可以心平氣和面對。

只是,躲在心裡的「正義狗」不斷吠叫,這是正常的嗎?這是合理的嗎?各行各業都有它辛苦不合理的地方,真的可以這樣遷怒嗎?尤其又是面對身心已被病魔摧殘的無辜病人及家屬,為什麼要因為整個醫療制度體系的不完備,又或是醫護人員個人不自重而遭受如此對待?

如果,與人、與生死如此接近的你們,都無法體會生命的價值與尊嚴,我們又如何該用相同的柔軟與溫暖,回饋給辛苦的你們?

當然,絕大部分的醫護人員絕對是盡忠職守,充滿使命與愛心的。但如果因為少數不適任的醫護工作者而影響這些白衣天使的神聖形象,我想,這種醫病關係,絕非台灣人民之福!

(本文投書作者為自由工作者) 

【本單元反映投稿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遠見》開放讀者投書單元,歡迎投稿分享您的觀點!

投稿網址:https://www.gvlf.com.tw/opinio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