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讀者觀點 > 從輔大性侵事件到議員外遇,瞭解「道歉的藝術」重要性!
讀者觀點

從輔大性侵事件到議員外遇,瞭解「道歉的藝術」重要性!

發文時間: 2016/09/28   文 / Gabriella 瀏覽數 / 189,750+

道歉的重要性,許多人都知道。但是關於道歉的藝術,多數人恐怕不太瞭解。上週台灣共有兩則新聞鬧得滿城風雨,且兩則都恰好與「道歉」有點關聯性。一則是台北市議員陳彥伯的外遇事件,另一則,則是時間上演超過半年以上的輔大心理系性侵事件。

本文不討論事件的對與錯,單就事件發生後,兩方的態度作分析。輔大心理系性侵事件之所以搞得沸沸揚揚,有一半以上的原因,出自於事件主角之一的前輔大社科院院長夏林清教授。無論她究竟是如何處理系上這起事件,無論她認為自己的理論具有多大的正當、處理方式有無不妥,沒有好好得「道歉」,就是事實。學生的性侵事件確實對部分人來說造成了傷害,光憑這一點,就有充足的理由道歉。

再者,這起性侵事件演變成全台灣網路輿論的焦點,引起多方關注,多位在各領域的意見領袖也加入了討論的行列,發表自己對此事件的看法與評論。最終,在輔大校方以及系上老師、院長均未公開道歉的情況之下,引起全民公憤、甚至讓駭客組織「匿名者」發動攻擊,癱瘓輔大官網。癱瘓官網的隔天清晨,輔大校長江漢聲才發表了一封致輔大師生、校友與社會大眾的道歉信。而夏教授本人呢?她本人的尊嚴相較於「道歉」,似乎較為重要。

「道歉」是一種溝通方式,它可以彌補我們所犯下的過錯,也可以修補我們與對方的關係。有時候,自己有沒有「錯」已經不是重點,道歉背後的意涵,代表你願意和對方溝通、願意暫時放下自己的自尊心,試著站在對方的立場來思考問題。輔大校方的公關危機處理,在這起校園性侵事件所犯得錯誤,就是沒有及時向社會大眾道歉、提出具體的說明。至於夏教授,就算不認為自己處理事件的方式有誤,也應該因為自己缺乏「同理心」的態度、事件驚擾輔大全校師生以及社會致歉。

既然道歉那麼重要,那麼,市議員陳彥伯又犯了什麼錯呢?週刊在刊出報導後,陳議員第一時間便接受媒體的採訪,「勇敢」地公開道歉。都說抱歉了,哪裡還不對?筆者認為,陳議員道歉的內容以及對象都不正確。除非,他往後不想再參選市議員、全面退出政壇,甚至是名嘴界,否則他的道歉究某方面來說便是不及格。還記得前國民黨立委吳育昇的外遇事件嗎?公開、真誠地向社會大眾以及妻子道歉,「一時迷失犯錯會向太太抱歉」、「對不起家人」,記者會完後閉關自省五天。等一個星期過去了、避了風頭, 這位曾經擔任台北市新聞處長以及市府發言人的政治人物,也算是得到健忘的媒體與社會大眾的原諒。

陳彥伯的道歉固然快速、直接了當,但是隻字未提太太、孩子以及家庭,其造成的傷害恐怕比想像中還要大。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只要是人,一定都會有可能犯錯。人可以犯錯,但是不能不學會「道歉」,甚至不懂得道歉的藝術與重要性。

從上述兩個例子剖析,現代人生活在愈來愈重視人際關係、社交形象的時代,怎能不試著去了解「道歉的藝術」以及「危機處理的重要性?犯錯的時候,道歉是應該的,而沒有犯錯的時候,道歉便是一種呈現自身態度的媒介,而你第一時間的態度,也往往決定了從今往後你做人處事的高度。

公眾人物比起一般人,自身形象顯得更加重要。但無論是新聞事件主角,或是平凡的我們,只要在犯錯後真誠地「道歉」,經過第一時間態度的展現,便有機會巧妙地將危機化為轉機。相反,若是不懂得及時反省,甚至強詞奪理,那麼所引發的後續後果恐怕不堪設想!

從上述例子我們可以觀察出,有時候,社會大眾不見得會去瞭解背後真相,但絕對會第一時間檢視你發言的態度,有時這些道德上的罪名,甚至會讓你身敗名裂,永世不得翻身。

說話的藝術是人生一輩子的功課,看來無論是大學教授、政治人物還是升斗小民,你我都需時時謹記在心!

(本文投書作者為自由工作者) 

【本單元反映投稿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遠見》開放讀者投書單元,歡迎投稿分享您的觀點!

投稿網址:https://www.gvlf.com.tw/opinio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