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讀者觀點 > 即使選出了「狂人總統」 美國人仍尊重民主制度!

讀者觀點

即使選出了「狂人總統」 美國人仍尊重民主制度!

發文時間: 2016/11/10   文 / Jenny 瀏覽數 / 47,350+

美國一名主持人在她的新聞節目中以這番話作為結尾:「嗨,各位!你們是醒著的、你們並沒有做惡夢,而且你也沒有死、沒下地獄。這就是我們,我們的選舉結果、我們的國家。」無論選舉結果如何,身為民主社會的一分子,你就必須接受它的結果。

英國公投脫歐成功、杜特蒂擔任菲律賓總統、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在未來的世界中,人們若還珍惜過去的歷史,他們會如何評斷這幾起跌破數億人眼鏡的荒唐選舉?英國脫歐的隔天,許多英國人驚醒大於驚嚇,忙著向政府部門詢問再次公投的可能性?答案當然是否定的。菲律賓狂人總統杜特蒂鐵腕掃毒,卻也殺死了無數條無辜性命,川普大聲嚷嚷要離開聯合國、公開以髒辱罵歐巴馬。事情有轉圜的餘地嗎?並沒有。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川普,成功當選當今世界第一強權國家的總統、驚險入主白宮,世界會毀滅嗎?不至於吧。倒是川普成功打垮政治老手希拉蕊,背後的原因想必不只一個兩個,值得我們好好研究。

美國,世界上最老牌的民主國家之一。究竟基於什麼樣子的原因,會讓這樣非典型政治人物、不承認地球暖化、甚至連英文文法都會講錯的人物,當選國家最高領導人?

第一,獲得美國白怒男的選票。「白怒男」不是筆者擅自幫美國人民取得綽號,這三個字真有其意義得以解釋。「白」代表的美國中下階層(尤其中部、鄉下地區)的白人;「怒」代表憤怒的這群人;「男」指的是擁護男性主義的選民。他們多半無知、沒有亮眼的高學歷、不在乎世界上其他國家的事物,最重要的是川普的競選口號「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與他們的想法一拍即合。他們公然歧視有色人種、穆斯林甚至同志而不知羞愧。希拉蕊陣營最失敗的策略之一,就是忽略了這群美國鄉下地區人民的選票。這股憤怒、憎恨外來移民者的力量不容忽視,因為這群被主流媒體忽視的聲音,最終成為推翻整場選舉的重要因素。

第二,新、舊媒體大戰。最後的結果,主流媒體的預測敗給了新興崛起的社群媒體,網路世界的影響力之大,早已超越你我的想像。無論是從理論或是實踐上來說,民主在歷史上與傳播科技的發展息息相關,從最早的印刷術提升識字率、日後的蒸汽機科技發明引發工業革命、到現今發生的網路科技等。主流媒體大篇幅報導川普負面消息、公開支持希拉蕊,都無法煽動打從心底怨恨華府與華爾街上那群「菁英」的草根選民。

2008年歐巴馬當選總統,許多學者便認為,和他成功打贏了一場網路戰其因素高度相關。如今社群媒體的影響力與日俱增、吞食我們的生活重心,同溫層效應、錯誤訊息的傳遞、誇大不實、幽默搏君一笑的傳言滿天飛,你信不信?端看個人認知判斷。說起來雖難聽,但是知識程度愈高、擁有獨立判斷力與思考能力的閱聽眾,立場愈不會輕易因社群媒體而改變。

第三點,民主政治制度。自古希臘以來,民主的普遍觀念早已被建立,其中至少有四項假設值得我們討論:(一),應受過良好教育;(二),對政治充滿興趣,(三),應有同等權利表達和參與決策,(四),所有決策應順從公共討論的結果。

經歷千年的歷史,在實施民主制度的國家,每一位「公民」真有符合上述條件嗎?從美國這次大選的例子上來看,未必如此。公共討論在美國社會當中,相較於德、法等傳統哲學強國似乎並不大盛行。而中部、鄉下地區的中產階級白人川普支持者,許多並未受到良好教育、平時也對於政治參與、決策等議題興致缺缺。然而無論如何,每一位美國選民都能運用手上的珍貴選票,選出你心中理想的總統人選。

筆者認為,民主社會或許不是最完美的制度,但卻是人類文明目前為止最好的政治體制。即使台灣也處於民主政體中,身為一位公民我們同樣必須嘗試著去思考民主的意義和其實踐方式。 曾有一位駐外記者發表過她對民主體制的看法:「民主對我來說,不只是一種政治體制、更是一種信仰,因為你相信它的話,必須不斷修行。」嘗試錯誤、並且為自己的選擇負責,或許也是一種民主的歷程。

(本文投書作者為自由作家) 

【本單元反映投稿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遠見》開放讀者投書單元,歡迎投稿分享您的觀點!

投稿網址:https://www.gvlf.com.tw/opinio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