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讀者觀點 > 傷害有無「有效期限」?時間造成的「無感」才是最可怕的

讀者觀點

傷害有無「有效期限」?時間造成的「無感」才是最可怕的

發文時間: 2017/01/03   文 / cuucon 瀏覽數 / 35,550+

新竹市光復高中每年都會舉辦不同主題的變裝遊行,師生同樂。日前,光復高中以「古今中外歷史人物」為主題進行變裝遊行時,其中某班進場時扮演納粹黨,包括身穿納粹服裝、揮舞納粹黨旗幟、搭乘紙製虎式坦克及行納粹禮……等,當照片在網路公開後,甚至被外國報導,引發評論與爭議。

許多網友批評光復高中學生、老師無知,然而,既然學生角色扮演的還原度頗高,且司儀台詞中還包含「毒氣室」等字眼,顯然知識層面還算充足,至少也知道當時納粹使用殘忍手段屠殺猶太人的歷史事實。台大電機系教授葉丙成認為,重點不再於無知,而在於「無感」。台灣的應試教育只在乎效率與數字,對學生而言,希特勒、十字軍東征、南京大屠殺……等事件只是個考試內容,因此只有知識而無發自內心的理解,自然無感。也因此就有可能做出像扮演納粹傷害他國感情的事件。

在德國,政府嚴格禁止宣傳納粹主義以及第三帝國相關標誌,法律甚至明文禁止使用納粹萬字旗與希特勒式敬禮,否則即會以煽動種族仇恨的罪名起訴。由此觀之,該歷史傷痛對該國的重要性無庸置疑。然而,筆者在此想提出一論點進行討論──歷史傷害究竟有無有效期限?

若抽離歷史傷痛的要素,事實上學生角色扮演的還原度之高有目共睹。制服、旗幟,甚至紙箱做的坦克都栩栩如生。學生們也公開表示,進行這樣的角色扮演是為了諷刺希特勒的冷血獨裁,提醒大家民主自由的可貴,珍惜現在,記取教訓。誠然,若是為了反諷,出現類似像納粹致敬的動作,以及司儀「把你們通通送進毒氣室」等言論似乎仍不太妥當,但在一個「活動」的舞台上,歷史難道不允許藝術加工嗎?如:國民政府造成大量台灣民眾傷亡的228事件、受日本鎮壓的霧社事件……等,許多的歷史也曾經改編成活動、戲劇及電影。若從這個角度思考,似乎扮演臭名昭著的納粹黨衛軍之角色進行諷刺也無傷大雅。

事實上,光陰的力量無比強大,許多的傷痛會隨著時間而消逝。誠如大眾所知,兩顆原子彈的轟炸結束了二戰,我們難以想像日本人民所受的巨大傷害。然而,現今日本年輕人對核能的想法又如何呢?根據日本立教大學社會學教授村瀬洋一的最新研究,相對於長輩,年輕人對核能的態度較為寬容與無感。從時間的角度推測,可能是因為父母一輩兒時曾親眼所見,或曾聽聞長輩口述核能所造成的傷痛,而對年輕一輩來說,戰爭似乎遙不可及,所以無感。從這個角度來思考,連自己國家曾受過的苦難,年輕人都難以感同身受,何況遙遠異國的歷史傷痛。

觀察網路世界,事實上台灣人對希特勒與納粹無感早非新鮮事,否則前幾年常使用希特勒相關影片做哽的各種搞笑、諷刺影片也不會瘋傳。筆者認為,無感難以改變,就算閱讀大量文獻、歷史照片,但時間長河的巨大阻礙難以突破,文化的接近性也相差甚遠,遺忘是人類的天性,何況是他國歷史。

綜上所述,其實「無感」相當正常。但是,筆者在此並非要將學生的行為合理化。只是進一步認為,我們需要培養「尊重」的能力,既然無感是事實,「同理心」的訓練就越發重要。站在對方的立場,設身處地思考,以期能體會其情感與想法,而不是毫不顧慮其他族群的感受。網友們在批評的同時,也要擺正自己的心態,捫心自問是否曾看過各種相關「哽圖」或「影片」而哈哈大笑,自省而後省人。筆者認為,學生們的錯誤在於他們不應該把歷史傷痛當作娛樂。若能以尊重各國的歷史傷痛為前提,再搭配上藝術加工為輔,當不致引起如此風波。

(本文作者為自由工作者)

【本單元反映投稿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遠見》開放讀者投書單元,歡迎投稿分享您的觀點!

投稿網址:https://www.gvlf.com.tw/opinio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