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讀者觀點 > 曾幾何時我們被「教育」成愛孩子,就是義無反顧地傾盡所有?

讀者觀點

曾幾何時我們被「教育」成愛孩子,就是義無反顧地傾盡所有?

發文時間: 2017/01/18   文 / 劉致演 瀏覽數 / 119,200+

我們對於「教育」的認知,似乎與「考試」沒有辦法不相提並論。早些年,考試成績與體罰幾乎等同代名詞,「少一分打一下」似乎很合理。

晚近,「翻轉了」;孩子認為只要不合我意,口頭與行為上利用「傷害自己」讓家長「就範」變成讓「自私」行為「合理化」的理想藉口。

在「後現代」主義橫行的社會裡,亙古所能理解的「弟子規」早就成為老掉牙的說嘴。我們怎們教育下一代?似乎是一項難題。

有些教養的問題,其實來自家長對於教育與教養的不當預期。

孩子畢竟不是資產;在我成長的年代,養兒育女是為了繼承家業與傳宗接代,因此預期下一代光宗耀祖再也正當不過。因而,這些預期就轉而關注到孩子的學習成績與成就。

老一輩對於教養與教育總有一套顛撲不破的「硬」道理,而這些支撐這些道理的背後,總與「寵豬拿竈,寵兒不肖」的曖昧,剪不斷、理還亂。

有位住在偏鄉的家長,為了讓孩子「增廣見聞」選擇讓孩子到市區念私校。近日,學校為了「促銷」,遊說學生填某某志願,會考成績可以加十分。孩子,按耐不住升上國三後的升學壓力,不由分說就告知家長他決定選填該校,家長若不背書則不惜輟學與離家,家長則為此身心俱疲、莫可奈何。

這個案例讓我想起過往類似的情境;有個孩子因為受不了家長經常拿他的成績與別人比較,聽久了乾脆就什麼都不做,因為讀書他不在行,何必辛苦的只為了求取認同。為了逃避家長對於成績的預期,於便開始在同儕間尋求認同。

有次因為在學校廁所抽菸被學校記過,他的理由是因為向心儀的女孩子告白因此心情不好,看到同學在廁所吸菸產生好奇又覺得抽菸是很酷的一件事,於是下課都會跟同學在廁所抽菸。

由於他的死黨都有手機就他沒有,又家長堅持到高中才能讓他擁有手機,因此剛開始她向同學手機只為了能在臉書社群上與同學互動,因為學校禁止在課堂上玩手機而他又經常挑戰學校的底線,因此學校開始將當為問題學生處理,因此與師長的關係也漸行漸遠,由於經常與雙親口角,孩子動了離家出走的念頭,只因羨慕他的同學不受管教、想出去就能出去,而他口中的同學也正因為能不能想出去就出去,正跟他的父母親鬧到斷絕親子關係。

「叛逆」在這年代裡,似乎是年輕人追求自我認同的理由,那我們可不可以「叛逆」地不予認同?

當一個人被愛的理所當然時,怎可能思考回饋、負責與付出?曾幾何時,我們被教育成愛孩子就是義無反顧地傾盡所有?

當其他先進國家思考的是如何教育出一個負責任的公民時,我們是否應該思考:「愛孩子,並不是對他百依百順,因為這樣會讓他成為一個不幸的人;愛孩子,就不要把他當成心愛的資產,而是讓他還有機會做自己的時候,要勇敢地放手一搏;愛孩子,應該要放手讓他獨立,因為他不可能永遠在你的羽翼下受盡呵護;愛孩子,應該要讓他相信不管你在何處,會永遠守護著他,讓他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人」。

讓我們為了教出一個守護未來世界的「公民」,盡一切最大的努力。

(本文作者為教育部中等教育階段數學教學研究中心諮詢委員、彰化師範大學數學教育哲學博士)

【本單元反映投稿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遠見》開放讀者投書單元,歡迎投稿分享您的觀點!

投稿網址:https://www.gvlf.com.tw/opinio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