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讀者觀點 > 台北捷運手扶梯到底該站左還是右?台灣拘謹中產階級的悲哀
讀者觀點

台北捷運手扶梯到底該站左還是右?台灣拘謹中產階級的悲哀

發文時間: 2017/03/03   文 / Ling 瀏覽數 / 151,000+

搭乘台北捷運手扶梯到底該站右還是左?前一陣子,這話題又再度引起了廣大社會大眾的討論與爭辯。搭乘捷運時究竟該站右邊還是左右都「站好站滿」,兩派支持者各自提出諸多自認為充份的理由,試圖為自己的行為與理想辯解。

這場紛爭的源頭,來自多年前台北捷運局初期宣導的「右側站立,左側通行」標語,直到民國94年的跨年夜,一名護理師因為人潮推擠加上手扶梯速度過快而導致頭髮捲入電扶梯,頭皮甚至嚴重撕裂,造成多人受傷後,北捷才正式宣布取消這項標語,改成「握緊扶手,站穩踏階」。只是既成的習慣難改,台北民眾多半還是站在右側,儘管前些日子不斷有人提出長期固定站右邊會造成機械損壞的論點,或是因為左側有人通行容易釀成意外,大家似乎還是習慣繼續站在右側,即便心中有一絲絲感覺,知道靠左站並不是錯,但就是沒什麼人勇於站出來挑戰這不成文卻已深耕多年的老習慣。

「社會現象」是由人所集體創造出來的,而類似台北捷運這種手扶梯「靠右站」的文化,筆者則認為可以歸類為一種恐怖的集體意識。若用粗淺的分類方式(當然不一定百分百絕對),搭乘捷運的多數乘客,在台北的生活階層中多半屬於中產階級。社會學家提出幾點關於中產階級的缺點,不過說起來的確不太順耳:媚俗、僵化、保守。不習慣輕易改變、卻容易將自身隱藏在為數眾多的人群當中,不願意和他人「不同」。為什麼?因為當同類簡單,當異類困難。台灣人的這項特性,就是中產階級「拘謹文化」的最大象徵。我們害怕別人對我們貼上標籤、害怕他人指著我們罵自己沒水準,不懂得靠右站是種禮貌、不是台北人、擔心我們坐在深藍色的博愛椅上會被正義魔人轟下來。所以,大家乖乖排隊成一直線等著進捷運、嚴格遵守不准在捷運內飲食、嚼食口香糖的規矩,看著網路上一篇篇讚賞台北捷運如何的「高水準」、比法國還乾淨的文章而感到自豪。其實,我們只不過是一群虛假的人類罷了。為何會提出這樣的說法?因為,當同一群人離開那乾淨整潔的捷運車廂後,在火車上、各種公共場合,隨地亂丟不分類的垃圾早已溢出桶子、車廂打開爭先恐後不排隊的現象依然持續發生。只是,當大家進入捷運站後,一種自以為的正義感便會油然而生,必須活在「有禮貌、高水準」的虛擬幻象中,活在習慣被「監控」的世界。沒有他人的監控,你真的還會這麼遵守秩序嗎?如果會,那是再好不過的事;如果不會,那是否代表唯有透過他人嚴厲的眼光,才能督促我們做好心中認為是「有水準」的公民呢?

先前網路上一篇同樣探討捷運手扶梯文化的文化認為,「靠一邊站與其說是『被人制約』,倒不如說是因為『為人』著想」,筆者完全無法支持這樣的觀點。若真的為他人著想,那我們的社會思考過「公共安全」是什麼嗎?重大公安意外又是如何發生的呢?真的是因為「為他人的方便著想」,所以你願意讓出左邊的通道讓人快速行走、卻冒著可能有人跌倒、頭髮捲進電扶梯的風險嗎?

台灣人民或許真的如我們經常於新聞媒體報導當中所看到的,外國人眼中「熱情、善良」的民族,但不可否認,「短視近利」、不願深入思考確實是我們的缺點。難道,非得等到下一次的重大捷運意外發生後,我們才來檢討「靠右站立」這樣的手扶梯習慣嗎?拿出再多數字、證據、國外案例證明捷運手扶梯單站一邊不會使機械受損,那又如何?寶貴的性命與大眾的生命安危,難道真的必須因為「趕時間所以留通道」,或是機械維修等這樣的理由來交換嗎?這樣做,真的值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