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讀者觀點 > 停止猜忌,用善意朝光明前行
讀者觀點

停止猜忌,用善意朝光明前行

發文時間: 2017/03/13   文 / Ali 瀏覽數 / 46,850+

台北鬧區,車水馬龍。微微飄雨的午後不見陽光溫暖,被風一吹反而覺得更加冷冽。見著路邊賣的愛心餅乾,一包一百,突然有些同情心氾濫,想掏錢資助之時,卻又突然臆想,如果他們不賣這麼貴,是否就不用在街上定點叫賣了?他們是否就是為了賣同情心才在這麼冷的天氣出來叫賣?我停止翻找錢包,逕自冷漠走過。

走入公車站等車之時,路上行乞的老伯伯抓著身旁突起的消防栓,奮力使勁,拱著身子努力地想站起來。然而,因為飄著細雨,腳一滑變得更加艱難。行人來來往往,卻沒有一人為他停下腳步。我望著老伯伯,卻和身旁大眾一樣,並沒有上前幫助。愧疚之餘,心裡卻不禁思量,是大家都和我一樣害怕導致視若無睹,亦或是無人注意呢?公車緩緩進站,我緩緩地走上踏階,眼角餘光不自主地瞥向終於站起身子,拄著拐杖去避雨的老伯伯,離開這處冷漠之地。

以上故事改編自筆者臉書好友PO文,雖非與好友共同出遊親身經歷,但久居台北仍時常經歷類似場景。思及,不禁帶給我許多感觸。台灣社會什麼時候漸漸變得如此冷漠?什麼時候給予身旁眾人釋放善意是需要在心中再三考慮,變得如此困難?

德國社會學家滕尼斯(Ferdinand Tönnies)運用二分法探討「禮俗社會」,以及現代化的工業社會或「法治社會」。在禮俗社會中,家庭、傳統及傳統的社會角色十分重要,人們會被一種緊密的人際網絡結合到一個社會網絡之中;而工業革命後的法治社會,人類的行為規範則依賴於法律與正式的規章,較不講究人情與傳統道德。

隨著台灣逐漸進步,和以往農村時代相比,似乎人人稱羨的人情味在大台北街頭已逐漸消失。人與人的關係不再如以往緊密,一戶戶隔離的公寓單位彷彿也將自身與周遭鄰居劃出界線,大眾逐漸變得隔離,不再熟悉關懷與幫助。

兒時常被教導有能力時要「幫助他人」。曾幾何時,在幫助別人時還須考慮到各種「可能的」負面後果?在車站碰見向他人借錢的朋友需先懷疑他是不是「詐欺」;街上遇見長輩跌倒,在上前扶助之前需先懷疑是否會被長輩訛。確實,這類負面消息時有所聞,但若人們因這種「不確定因素」而改變了自己的純良,是否會逐漸向黑暗靠攏,而不再光明?

筆者仍然相信台灣處處人情味。雖然現實有各種疑慮,但網路是另一個幫助他人的媒介。使用臉書時,也常可見網友分享某地的家庭或長輩需要幫助,希望大家可以用現金「下架」他們的商品,讓他們趕快回去休息。或許非親眼所見,但總是覺得溫暖。或許的確有部分人士行為不做好,但仍然有許多人需要幫助。日常生活中我們在幫助他人時,若能多一點無所謂,多一點正面光明思考,不論被幫助的那人行為正面與否,我們就已經朝光明前行。

【本單元反映投稿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遠見》開放讀者投書單元,歡迎投稿分享您的觀點!

投稿網址:https://www.gvlf.com.tw/opinio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