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讀者觀點 > 熱情=年輕的專利

讀者觀點

熱情=年輕的專利

發文時間: 2017/04/12   文 / 唐宇新 瀏覽數 / 28,100+

別讓傳統約束了所有,就讓年輕的蕾開出美麗的花朵吧!

網路上總是可以遇見各式各樣的人,這次我遇見了一群激情的年輕人。他們來自於中山大學,這群創意家們來自各個研究所並以「破牆」(Post Wall)為名,並以之為榮。

這群年輕人為了傳遞理想,在政大的「上山打游擊」爭議作為台灣首件校園塗鴉的事件當作靈感之一的起點。

這讓我回想起大學時,我們那一班蠢蠢的「畢業展」。

花蓮師範學院86級美勞教育學系

這是第一屆由初等教育學系中獨立出來的系所,當年的師培政策以「養成多元學科的教師」為準,於是各師範學院的美勞系、音樂系如雨後春筍一般快速萌芽。

當時這些系所均以「術科」考試遴選學生,也因此當年很多藝術類別的高中生有了居所。更早之前台灣儘有台師大、高師大、市北師、竹師……等幾所大學院校有這類的藝術養成系統,這幾所學校在早期也位台灣養成了不少了不起的藝術家。

我們這一班

這個班級僅有27個未來的老師,27個同學有27種思維,當年的教授給了我們這27位同學極大的空間,於是多樣性的創作因此產生。

像國正就曾經在摸索的過程中,玩出創意山水畫。當年他所使用的顏料可是廁所的鹽酸,運用鹽酸燒蝕紙面的效果,整合他在水墨上的意境,創作出了一幅又一幅優質的創作。

孝文則是以攝影見長,因為當年並沒有現代如此進步的電腦設備能夠進行影像編輯,這讓他在手持攝影機上吃足了苦頭,但也因此創作出一些不錯的實驗影片。

亭瑤則是文學見長,她總是這樣描述自己「我應該是最不藝術的美教系學生吧!」然而,她的文學深度綿延到創作上時,無論書法或是水墨山水,甚至是吟唱表演都能從中品嚐到特有的感受。

自由之風開啟了我的視界

藝術像是細胞似有似無的陪了我43年的人生,我也真的像貓一樣四處浪蕩。

當年我最常出現的地方,就是七星潭的石灘上,也因為常常出沒在那兒,所以很多教授不太容易找到我。

自由的風、自由的浪、自由的大學生涯,這些漸漸的成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部份,也因此改變了我對於孩子們的觀感—「如何讓孩子們乘著自由的風飛翔」。

自由之風與自由之翼

自由之風與自由之翼兩者並存才有可能激發出更大的空間,於是乎在政大這群年輕人身上,我看見了當年的我們這一班,一群不羈的靈魂、狂野的激情以及對於哲學與知識的那份愛。

「破牆」(Post Wall)的年輕人讓我看見了當年的自己,「破牆」(Post Wall)的活動讓我見到了當年花師的教授群,也因此誕生了「張愛玲」、「蘇珊桑塔格」與許許多多存在於政大人文所上的壁繪。在此,特別向政大文學院的游淙祺院長、哲學所洪世謙教授與許多包容這群孩子的人們致意,謝謝老師們給了這群孩子一個機會開展出這麼棒的作品,同時也讓這些作品與建物產生了這麼棒的連結。

照片翻攝自中山社科院秋花妹老師及破牆團隊臉書

(本文投書作者為國小老師。)

【本單元反映投稿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遠見》開放讀者投書單元,歡迎投稿分享您的觀點!

投稿網址:https://www.gvlf.com.tw/opinio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