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讀者觀點 > 我們何時開始停止發問?學習批判理性,訓練思考

讀者觀點

我們何時開始停止發問?學習批判理性,訓練思考

發文時間: 2017/05/09   文 / 家名 瀏覽數 / 15,200+

捷運月台閘門即將關閉的警鈴作響,我戴著耳機百般無聊地觀察上車的人群,如同東野圭吾的《鬱積電車》,雖然捷運中絕大多數人都只是萍水相逢,但透過觀察,猜測乘客職業或內心的各種OS,倒也讓這趟旅程不算無聊。一如往常,透明卻又隔絕他人的魔法泡泡是人們搭乘大眾交通工具的基本配備,彷彿遺世獨立般。一對父子吸引了我的目光。或許是難得和父親出門遊玩的關係,男孩蹦蹦跳跳好不興奮,父親在一旁關愛地照顧他的安全。正當我想移開目光時,男孩開始向父親提出一連串的疑問,他父親沉默,似乎一時難解不知如何答覆,而他迷茫的眼神也勾起我的思緒。

好奇心是創造力的根源,對孩子們而言,探索各式各樣的新事物、探索世界、發問,是滿足好奇心的一種方式。是什麼時候,我們不再好奇,不再凡是向別人發問了呢?

隨著孩子的成長與社會化,到了國高中,發問的衝動似乎漸漸地從生活中消失,甚至開始「害怕」發問。一旦發問,是否會被旁人取笑我的無知?又或者是暴露了我的短處,甚至是連剛剛講解過的東西都聽不懂?怕被同學或同僚看出我的不專業?又或者是語言的組織能力不夠,無法順利組織想問的問題呢?若從上述這些例子來看,與其說發問消失,不如說是被壓抑。我們因為社會化,壓抑了發問的天性。

人是哲學的動物,而西方哲學之起源來自於發問。事實上,除了滿足好奇心,發問所帶來的「強迫思考」對成年人來說有著絕對的好處。這種強迫思考的求知慾,會充斥著我們的心靈。從「人從何而來?我們又將何處去?」、「生命的意義是什麼?」、「什麼是真理?」這種哲學難題到女友問「我跟你媽掉到海裡你要先救誰?」這種千古難題。我認為對成年人來說,發問並不是為了尋求解答,而是為了在尋求解答道路上行走的「過程」,重要的並非正解,而是有人「意圖」提出正解,在這樣一問一回的思辯過程中,哲學意涵與思考應運而生。人是哲學的動物,懂得發問,每個人都有追求真理的能力,這是人類的天性。發問未必能尋見真理,但卻能擁有「得到所有解答的可能性」。

學習發問與思辯也是學習批判理性的態度,而哲學就是實踐批判理性、理性化的過程。大多數人,在學習的過程中,或許受學校教育、社會化、成長環境……等各式各樣的束縛,批判理性逐漸消失。我們學會聽從老師的「絕對正確」,我們學習「教科書的歷史」,我們學會無條件的順服,我們學會在宗教中保持沉默停止思考,我們開始不對這個世界產生懷疑。我們……開始停止發問。

重新練習發問,重新學習批判理性並不是要讓我們有足夠的能力解出千古難題的正解,尋見無可辯駁的真理。而是在發問中,從否定、批判、懷疑的態度出發,進一步的訓練看事物的角度及自己的思維。

我們何時開始停止發問了?

我摘下耳機,看著面對那些稀奇古怪的問題而努力解答的父親,笑了。

【本單元反映投稿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遠見》開放讀者投書單元,歡迎投稿分享您的觀點!

投稿網址:https://www.gvlf.com.tw/opinio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