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讀者觀點 > 落後於國際的台灣賦稅人權

讀者觀點

落後於國際的台灣賦稅人權

發文時間: 2017/05/19   文 / 曾菲 瀏覽數 / 13,900+

台灣的國際形象看似比非洲一些獨裁國家來得民主與自由,但若是從賦稅人權的角度來觀察的話,就會發現台灣的人權其實比起一些我們印象當中很落後的非洲國家都來得不如!舉例來說,台灣的行政法院稅相關案件的勝訴率只有6%,而且上訴行政法院前,訴願還要先繳交稅額的1/2如此巨額的費用,再者,如果幸運地上訴贏了,法官往往會留一手,判決「另為適法之處份」,讓國稅局得以修改一下數字後重新發單,就成了一張萬年不死的稅單!台灣的老百姓若運氣不好被國稅局盯上了,就可能永遠成了輸家。即使有五權的制衡機制以及國際人權兩公約的頒布,對腐敗官僚卻莫可奈何!

從最近太極門稅務案件的判決,我們看到了行政法院的腐敗,一件20年來所有證據都顯示太極門沒有稅務問題的案件,當事人理當勝訴的,竟然出人意表地中高行判決敗訴!再次顯示出台灣百姓幾乎不可能從行政法院的審理中獲得應有的公平正義。從三位審理此案法官的過往記錄不難看出問題所在,林秋華法官在2012年共承審68件稅務案、劉錫賢56件稅務案,民眾竟百分之百敗訴。2016年,莊金昌審理54件稅案,其中53件地都是民眾敗訴,而唯一一件例外也只是判決罰鍰減半,民眾還是敗訴,所以民眾敗訴率還是百分之百。如此大費周章折騰,浪費民眾的時間、金錢,最後卻是民眾百分之百敗訴,行政法院還有存在的意義嗎?不僅不能為民眾伸張正義,反而成為蹂躪百姓的另一工具,因此,許多有識之士大聲疾呼廢掉行政法院!行政法院設立的目的是提供民眾另一個申訴的管道,以確保人民權益,但台灣這樣的運作結果,完全失去了意義。

從2007年至2016年,筆者前後參加了五次在印度舉行的全球首席大法官會議,因而有機會與來自全球近90國的大法官交流,有鑑於台灣賦稅人權問題嚴重,於是特別請教各國大法官關於該國行政法院的運作方式。此會議的重要意義在於各國大法官負責該國重要法令的執行與詮釋,任重道遠,然而,大環境急遽惡化,世界各地的問題越來越複雜、越來越難解的今天,與會者無不積極尋求新的靈感與好的解決之道。但從未見過台灣的法官來參加此一盛會,不檢討、不觀摩好的國外作法,體制當然就不會進步!

每一位我所接觸大法官都告訴我,法官審理案件要以保障百姓為考量,務必做到不偏私、憑藉著良心審理。另外,從幾個國家的大法官的分享得知,貝南和秘魯的行政法院勝訴率高於50%,南非60%,阿根廷75%。印象中這些國家並不比台灣民主,但它們的行政法院的民眾勝訴率都比台灣6%高得太多太多了!而且它們的民眾上訴行政法院都毋須再繳費,頂多也只是微不足道的代辦服務費而已,更不可能百姓勝訴了還會繼續收到稅單。我簡述了台灣萬年稅單的狀況給一位祕魯的律師聽,他直言:「不可思議!經過三階段法院判決都勝訴,經過數次行政法院勝訴還會被開單,百姓早就沒命了!」我至今還忘不了他一臉驚愕的表情!

南非的律師Goolam M. Salduker則告訴過我,國家這部大機器具有壓迫百姓的強大力量,民眾是受迫害的弱勢,行政法院的法官扮演著為民眾維持正義的重要角色,因此他們不僅要謹慎審理所有的證據,而且務必要保障民眾的權益。另外,他還談到,南非在1994年曼德拉當選總統後有了很多的改革,他們也是在那時候開始有了稅務法庭。南非還有個人權委員會,處理各式各樣的人權問題。至於美國成立稅務法庭的時間就更早了,早在1924年就有了。台灣的賦稅人權顯然是嚴重落後於國際社會!台灣並非聯合國會員,因此不受聯合國規範,也沒有來自聯合國成員國的壓力,以致於某些人權指標嚴重落後。雖然台灣標榜「兩公約」已國內法化,但其實並未真正落實。希望各國的好榜樣能讓我們的政府深自反省,讓台灣的賦稅人權能早日獲得伸張。

(本文投書作者為國際組織志工。)

【本單元反映投稿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遠見》開放讀者投書單元,歡迎投稿分享您的觀點!

投稿網址:https://www.gvlf.com.tw/opinio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