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讀者觀點 > 揭起那層紗 看見陽光遍灑育幼院
讀者觀點

揭起那層紗 看見陽光遍灑育幼院

發文時間: 2017/06/19   文 / 蘇鈺惠 瀏覽數 / 17,000+

有些朋友聽到「育幼院」可能會聯想到孤兒,認為家庭遭逢不幸、舉目無親的失依兒童才會被安置進住;也有人對於育幼院的托育方式不予認同,覺得院方要看管那麼多的小孩,怎麼可能照顧周全?「管都來不及了,那有功夫好好地教呢?」如此的看法以訛傳訛,有意無意之間已經在育幼院頭頂蓋上了一層黑紗,對於沒有實際了解育幼院的朋友來說,猶如瞎子摸象。到底育幼院的廬山真面目是甚麼呢?

育幼院仍有服務需求

育幼院早期的名稱叫作「兒童保育院」(1946年),後來改稱「育幼院」,也有若干機稱改稱「習藝所」等;這些是立基於救濟精神的早期安置場所,1968 年國民義務教育延長至國中,育幼院安置之院童年齡也相對延長,此舉使得育幼院的安置工作超脫了「單純教養」的消極功能,而附帶上積極的「教育性」功能。1973年,「兒童福利法」立法通過,於 兒童福利法第四條列出:「…其因家庭發生重大變故,而致兒童無法生活者…,故採家庭寄養或家庭型態之機關教養方式,妥予安置…」由此,家庭寄養開始成為「弱勢兒童安置」的另外一個選項。而同時期,許多機構也開始轉型為家庭式的教養方式,不可諱言的是育幼院的安置工作也因為社會變遷而成為日後「兒童及少年保護工作的安置場所」。

由此可知育幼院的安置工作隨著社會發展的服務需求,轉變了服務型態,收容了更多元的對象。迄今在西方工業先進國仍然有育幼院的存在也就不難看出托育機構仍然深具社會功能,以及實際的服務需求。以目前台灣的公私協力托育機構就仍有118所,可見台灣社會對於育幼安置機構也有很大需求。

不只是餵養一張小嘴那麼簡單

因著社會變遷,育幼院收容的個案除了孤兒棄嬰之外,尚有經濟弱勢家庭的兒童及少年、另外還需收容受虐及受疏忽兒童及少年,司法轉向的兒少,性剝削的兒少,這些特殊兒少也逐漸成為安置服務的大宗,育幼院儼然成為回應多種服務需求的安置場所,必須具備更多的專業服務、教育教養、輔導諮商、陪伴傾聽…早已不只是「餵養一張小嘴那麼簡單的服務」,更需要提供這些在院的兒童及少年最適切的成長與發展的機會。

以高風險家庭為例,家庭中主要照顧者遭逢變故,或者家庭功能不全而有可能導致家庭內兒童少年未獲適當照顧,我們期許繼續提供原生家庭援助,讓孩子可以在家庭長大,但是不一定就可以讓孩子真正獲得更好的照顧,很多孩子最終還是逃不過嚴重疏忽致死。對於兒童虐待或疏忽照顧的兒童及少年來說,情況更是如此,我們投注更多的經濟援助到原生家庭,以為有可能讓這些孩子延長在原生家庭的生活環境當中順利長大,但是對於這些個案來說,把她/他們從這種苦難環境中拉拔出來,安置到更加安全的庇護所卻可能是對他們最後的安排。由此可知育幼機構存在更顯重要,事實上現在育幼院所收容的個案當中,孤兒早已不是最多的個案了。

孩子提早學習到承擔責任

育幼院的服務方式是否對個案造成負面影響?這個也是受到不少人關注的部分,誤會在機構中生活的孩子,在成長過程中較一般的兒童更易產生發展上的問題。

以新北市某所育幼院為例,院內採用小家庭式的生活輔導,院生們依照各年齡、性別、發展等屬性,分別編入適合這些孩子的小家團體中生活,這些孩子從進院那一天開始,院方即盡力照顧他們,讓他們擁有一般家庭的教育與教養,並從團體生活中學會如何與人互動、彼此尊重。在他們的成長過程中,同樣能感受愛與被愛,並且在養成教育中,對人、對己都多了一分責任心。

服務成效跟機構大小無關

對於育幼院的最後一個迷思,就是育幼院規模的大小,會跟機構的服務成效成反比。也就是說,機構中收容的個案越多,孩子照顧越不好。事實上,托育機構的服務成效與機構規模大小的關連、孩子有沒有照顧好,是與照顧者的方法、用心、服務資源有關,同時也與社會各界的支持度有密切關係,因此,服務成效與育幼院的規模不是最大的關係。

現今育幼院的服務對象、服務形式及方法早已不是停留在早期的孤兒照顧了,很多的兒少問題也超出了上一世紀的慈善式安置服務範疇,現在的育幼院毋寧是提供有服務需求的兒少一個從新發展的機會,唯有看清育幼院所肩負的時代任務,才不會對這類托育機構產生負面的情結及給予完全負面的解讀。

(本文投書作者為芥菜種會愛心育幼院院長。)

【本單元反映投稿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遠見》開放讀者投書單元,歡迎投稿分享您的觀點!

投稿網址:https://www.gvlf.com.tw/opinio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