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讀者觀點 > 禮讓別人時,你覺得快樂還是覺得煩?

讀者觀點

禮讓別人時,你覺得快樂還是覺得煩?

發文時間: 2017/06/26   文 / 家文 瀏覽數 / 24,550+

前一陣子久違地和媽媽一同去日式料理餐廳享用下午茶,正當兩人一同在燈光好氣氛佳的環境中享受餐點時,或許是接近晚上用餐時間已到,顧客紛紛多了起來。

「你不覺得那桌學生很吵嗎?」媽媽突然偷偷對我細語。

「還好吧?!人一多聊天本來就會稍微大聲點啊。」

「但是來到裝潢、氣氛都這麼好的地方,公共場合本來就應該要輕聲細語說話,不然不僅浪費了這麼好的用餐環境,還造成別人困擾。」

媽媽有點生氣,在乎他人的行為反倒讓自己失了平靜。

「不要管別人就好啦!」我連忙安慰,轉移話題,但媽媽說得確實也有點道理。

在公眾場合聊天說話輕聲細語,是件界線不甚明確的道德規範。我們似乎沒有測量儀器能訂出個標準值,高於標準值的餐廳必須著正式西裝,說話輕聲細語;低於標準值的餐廳可以著夾腳拖大聲談天、大笑;至於介於中間的就更難了,我們必須依靠從小養成的知識習慣與約定成俗進行判斷,倫理道德規範大都如此,這也是道德規範判斷困難的地方。那麼,既然人們要在何處、何時、使用何種道德規範都難以有準確標準判斷,我們要怎麼藉由道德規範獲得幸福呢?

事實上,筆者認為道德規範無法使人獲得快樂、獲得幸福。「德性」才可以。筆者透過思想實驗,審視自己的內心,德行使人擁有幸福的運作方式與道德似乎不太一樣。德行不等於道德,德性是比道德更高層次的存在。

前陣子,博愛座糾紛引起網友廣大關注,炒得沸沸揚揚。早期不論是公車還是捷運,只要在大眾交通工具上看到長輩不讓座,似乎就會被人民公審,道德規範不是法律,沒有強制性,與論傷害的只有當事者的內心,也因此或許有許多隱性需求者被長輩們攻擊的遍體麟傷。如今借助科技網路之力情況有所改觀反轉當然是件好事,帶給大眾不一樣的思考,然而年輕人們見到長輩上車到底能否繼續坐博愛座的相關議題先暫且不提,從另一個角度思考,這是「禮讓德性」與「禮讓道德規範」之間的一場博弈。小時候,父母、老師教導禮讓長輩、禮讓行動不便者、禮讓孕婦、禮讓給有需要的人,種種禮讓觀念從小就在大眾的心中紮根,塑造了台灣大眾的道德規範(不同國家塑造的大眾道德規範可能不同,例如:日本人不太讓座,甚至孕婦會認為懷孕是自己的責任,不應造成別人麻煩讓坐)。

台灣人有讓座的「道德規範」,然而,台灣人心中是否有「禮讓德行」呢?擁有禮讓德行的人,會覺得讓座是件快樂、無所謂的事,見到有需要的人便主動積極讓坐;另一方面,沒有該德行的人,即使主動積極讓坐,但因為只是屈就於道德規範,說不定滿臉微笑的他心中正幹聲連連。

從上述案例觀之,即使遵守道德規範,對心中沒有與之對應德行的人,似乎並不是件快樂的事。「不要隨意大小便」、「不要亂丟垃圾」、「禮讓他人」、「公共場合輕聲細語」……事實上,我們日常所及的道德規範似乎總和「吃虧」畫上等號。為了輕聲細語,人們喪失了與朋友大聲談笑的權利;禮讓博愛座給需要的人,人們喪失了自己坐著休息的權力。然而德性和道德不同之處就在此,德性是在內心更為強大的一種力量,擁有德行的人之所以快樂,是因為他們容易自然而然地做出與道德規範相符的行為舉止,而心中並不覺得吃虧,甚至想都沒想到會吃虧。

舉例,小時候和同學吵架時,老師將兩人分開,要求互相原諒對方。這時,有「寬恕德性」的人,或許輕易地就能打從心底言歸於好,不再記恨對方。而沒有寬恕德性,即使怒不可遏,仍然會在道德規範、老師的壓力下原諒對方,說出道歉之語,然而心中還是會不舒服,因為自己在某方面「受到傷害」了,即使那種傷害源於自己,而非他人。他做出了寬恕的行為,但沒有寬恕的德性。

幫助別人時,你覺得快樂、無所謂,還是覺得受到了一些損失?別人沒注意到?都是我在幫助別人,其他人都不幫我?德性使人幸福之處,在於它帶來一種美好的心靈狀態,這種心靈狀態,促使我們能做出符合社會規範的舉動,且不會覺得自己受到傷害、吃虧,進而在日常生活中覺得幸福快樂。至於要如何養成各種美好的德性,似乎又是另一個問題了。

【本單元反映投稿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遠見》開放讀者投書單元,歡迎投稿分享您的觀點!

投稿網址:https://www.gvlf.com.tw/opinio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