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讀者觀點 > 反年金為何失敗?

讀者觀點

反年金為何失敗?

發文時間: 2017/08/21   文 / 陳順棋 瀏覽數 / 51,250+

(此文僅針對反年改在世大運開幕典禮的行為進行討論,不對該社運的政治立場及對錯與否多做評論。)

2017世界大學運動會終於在日前盛大開幕,令人遺憾的是,反年金改革團體在開幕典禮場外喧囂不斷,不僅影響到典禮的進行程序,還因為日本媒體NHK的報導「紅」到國外,登上國際版面。

雖然反年改團體的確吸引到外界的大量關注,然而就社會運動的角度來看,這場抗議行動無疑與失敗兩字畫上等號。一場社運的進行無疑會有正、負面意見互相對話,然而這次運動失敗的原因不在於社會運動的目的與訴求不為人所接受,而是該團體的失敗決策。

一個社會運動的終極目的,當然就是使該運動所推行的訴求得以實現,既存機制能為社運訴求而有所變化。而在訴求實現之前,進行運動的重要關鍵之一,應為吸引群眾的目光,藉以「召喚」對運動感興趣,意圖參與的人。最好的情況,莫過於成功吸引到過去鮮少、甚至沒參與過社運、缺乏經驗、對該議題未必持續關注的人,這類在社運外圈的人,或許能成為擴大社運規模、行動力的關鍵因素。就「吸引目光」這點來看,這場反年改社運無疑是無比「成功」,這場社運吸引到的目光,甚至讓連對該議題一點關心都沒有的人都關注的火冒三丈、義憤填膺。然而這份「成功」,似乎反而讓該運動所提出的訴求離民眾的接受越來越遠,成為「自爆」的案例之一。

反年金失敗的原因,或許和「價值」密不可分。近年的大型社運(如:2010年的白玫瑰運動、2013年的白衫軍萬人送仲丘亦或是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大致都以非暴力抗爭或公民不服從的方式進行對抗,採取訴諸正義或民主等普世價值的連結策略。然而反年改團體的「要尊嚴、反污名」卻難以使得廣泛大眾接受。這或許和該團體所謂的「尊嚴」與「金錢」的連結太過強大、密不可分有關。然而即使想的到答案與公式,運算過程卻似乎過於複雜導致無從可解。事實上,該團體與金錢的連結的確無法可消,否則,所有受到影響的人民都頒發獎章、參與頒獎典禮,再進行實況轉播彰顯榮譽與尊嚴,不就皆大歡喜?事實顯然沒有那麼容易。

其次,「內在價值」總是高於「外在價值」,當兩項價值破碎,內在價值的復原難度及受傷害的程度理所當然也遠高於外在價值。這次反年金運動在以內在價值為基礎的體育盛會中,使用破壞內在價值(榮耀)的舉動,意圖爭取外在價值(金錢還是尊嚴?),自然無法讓民眾心服口服。

事實上,台灣是個自由民主的國家。頻繁的社會運動之多,甚至讓許多小運動連新聞曝光的機會都沒有。若要說反年改運動的行為到底「可不可以」,答案當然是「絕對可以」。在一個自由、民主,且受法律保護的國家,走上街頭,為自己的權力抗爭實在再合理不過,而且我們應該要「保護」、「珍惜」這些讓人民能上街頭的機會。然而可惜的是,一項運動若要成功、若要讓大眾接受,或許要從「適當」開始。在哪裡進行?如何進行?要得到什麼效果?都是決策者應是先思考的問題。

的確,反年改獲得了大量民眾的目光,甚至還獲得了國際關注,然而他們失去了大眾的心,使得訴求成功的路途道阻且長。在進行運動的過程中,不管是運動人士亦或只是冷以旁觀說風涼話的網友、鄉民,大家都不該遺忘應該有的眼見、態度與國際視野。尋求尊嚴,卻失了這塊土地的尊嚴,贏得關注,卻失了尊重,只能說得不償失。

【本單元反映投稿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遠見》開放讀者投書單元,歡迎投稿分享您的觀點!

投稿網址:https://www.gvlf.com.tw/opinio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