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讀者觀點 > 白人犯案就不是恐怖攻擊?賭城槍擊案的省思

讀者觀點

白人犯案就不是恐怖攻擊?賭城槍擊案的省思

發文時間: 2017/10/06   文 / 陳鴻文 瀏覽數 / 19,250+

美國時間星期日(10月1日)晚上,在夜夜笙歌、遊客總是絡繹不絕的賭城,發生史上最嚴重的槍擊案—58人死亡、500多人受傷。一名64歲的退休男子Stephen Paddock用槍對準了飯店樓下正在參加音樂節的民眾,進行無差別掃射。這起意外再次震驚全世界,原本以為又是大名鼎鼎的恐怖組織ISIS犯的案,沒想到警方直接上樓逮人時,發現兇手早已當場自殺身亡、且非其他種族—就是一名白人男子。拉斯維加斯槍擊案被當地警方指為「美國近代史上最致命襲擊」,相信許多人都對這場意外留下深刻印象。

然而,不曉得多數人有沒有發現,從政府高官、到各家新聞媒體,似乎都不曾用「恐怖攻擊」來形容這場驚悚槍擊案?在台灣的電視新聞上,筆者甚至看到右邊跑馬燈寫著:「非恐怖攻擊!」頓時心裡五味雜陳,難道這樣的槍擊案就跟經常報導的ISIS犯案恐攻不一樣了嗎?大眾究竟該如何定義恐怖攻擊?

對美國人來說,雖然不能以偏概全,但是多數人的種族歧視可以是隱形、也可以是明目張膽的。例如有位美國網友就提到:黑人多半與幫派有關、拉丁美洲裔則是毒品、而穆斯林的話就多半是恐怖份子。正如同《恐怖主義的歷史》(Terrorism: A History)作者蘭度羅(Randall Law)所說的,「談及恐怖主義,很多美國人只會想到外國人的名字,他們擁有深色皮膚和外國意識形態。」就像向來說話口無遮攔的美國總統川普(Trump)竟然首次注意自己的發言內容:「那完全是邪惡的行為」(An Act of Pure Evil),小心翼翼地避開「恐怖攻擊」的字句。

學者Norris et al.將恐怖攻擊描述為:「隨機、無預測性、無差別性」 地選擇受害者,因為作案者的目標並非特定某個個人,而是為了引起大眾的恐慌,以達到向政府和社會施壓的目的。所以我怎麼想,都覺得這起案件就是恐攻呀,差別只在兇手並未在大家面前大聲嚷嚷著「真主偉大!」,就因為他是一名白人男子,槍擊案就不是恐怖攻擊了嗎?「權利決定了知識的命名,決定了什麼行動是戰爭,什麼行動是恐怖主義。」,所以當美國決定這起事件並非恐攻,而其他國家也經常選擇以歐美眼光看天下,所以釀成多半新聞媒體並未定調這起悲劇為恐怖攻擊事件的結果。

筆者突然想起在某篇關於歐洲難民潮及數不盡的攻擊事件的讀者投書中,所提到的一段話「別將恐怖攻擊歸咎於難民,只因為你無法分辨兇手和難民的差別」。同時,也千萬別覺得只有穆斯林才是恐攻主角,犯案人可能是各色人種、也可能是男性、或是女性,別用自己的偏見和既定想法,去看待恐怖攻擊事件。

【本單元反映投稿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遠見》開放讀者投書單元,歡迎投稿分享您的觀點!

投稿網址:https://www.gvlf.com.tw/opinio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