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讀者觀點 > 漫談馬丁.路德宗教改革500週年之聯想

讀者觀點

漫談馬丁.路德宗教改革500週年之聯想

發文時間: 2017/11/04   文 / 李商 瀏覽數 / 750+

今年10月31號是馬丁.路德宗教改革500週年,他面對教皇的赦罪券,用現在的話說是抗稅,教皇是變向加稅,用赦罪券來加稅,他抗稅,背後是公平正義,所以我們談司改、稅改﹑金改,背後是公平正義的問題,看看這些宗教大師,如:耶穌、穆罕默德、佛陀,悲天憫人的胸懷,他們一定是站在受壓迫者同陣線,不惜犧牲生命而抗稅。

筆者提出一些故事僅供執政者參考。

一﹑賦稅的記載

在西洋有關賦稅的記載「公元前2,500年前的古埃及古王國時期就已經有完整的徵稅系統,是人類歷史中最早的賦稅系統。在中國有關賦稅的記載《路史》,宋朝人羅泌撰,共四十七卷。此書為雜史。曾經記載「神農之時,民為賦,二十而一。」是中國有徵收稅收最早的傳說。

二﹑焚券市義的故事

中國戰國四公子之一,孟嘗君名田文(?-前279年)在齊,有門客三千,其中有一人是馮驩(或作馮諼)。某日,孟嘗君出布告,徵求可以替他至封邑薛城收債之人,馮驩自願前往。臨行前,馮驩問孟嘗君:「債收完了,要買甚麼東西回家呢?」孟嘗君回答:「看我家缺少甚麼就買甚麼罷!」於是馮驩去了薛地,債券合同對完之後,矯造孟嘗君的命令,把債券合同燒毀,人民高呼「萬歲!」馮驩趕回去,一早便求見,孟嘗君奇怪他怎麼那麼快回來,問曰:「您買了甚麼回來呢?」馮答曰:「我看您家中豐衣足食,犬馬美女皆有,所以我買了『義』回來。」問曰:「甚麼是買『義』呢?」回答:「您不照顧、疼愛人民,而加以高利(徵稅),人民苦不堪言。我於是偽造了您的命令,燒毀了所有的借據,民眾都歡呼萬歲,這就是買『義』。」孟嘗君聽完之後很不高興,説:「好了,別再說了…」後來因馮驩的善行而救了孟嘗君,這是歷史上有關稅賦最令老百姓死心塌地為主子賣命感人的故事。

三﹑馬背上的戈黛娃夫人

據說大約在1040年,統治考文垂城市的麥西亞伯爵Leofric伯爵決定向人民徵收重稅,支持軍隊出戰,令人民的生活苦不堪言。伯爵善良美麗的妻子Godiva夫人眼見民生疾苦,決定懇求伯爵減收徵稅,減輕人民的負擔。Leofric伯爵勃然大怒,認為夫人為了這些愛哭哭啼啼的賤民苦苦衷求,實在丟臉,有失尊嚴。夫人卻回答說伯爵定會發現這些人民是多麼可敬。伯爵盛怒之下要與他認為是瘋狂的想法的夫人打一尊嚴之賭:Godiva夫人要赤裸身軀騎馬走過城中大街,僅以長發遮掩身體,假如人民全部留在屋內,不偷望Godiva夫人的話,伯爵便會宣布減稅。而一旦伯爵認為的這些賤民圍觀赤裸的伯爵夫人,夫人作為貴族也將因喪失尊嚴和體面而失去一切!翌日早上,Godiva夫人真一絲不掛騎上馬走向城中,考文垂市居民為尊重夫人,所有百姓都關閉了門窗,大街空無一人。事後,Leofric伯爵信守諾言,宣布全城減稅。這就是著名的「Godiva夫人裸身騎馬繞城一周」的典故。Godiva一詞源自古典英語單詞Godgifu,意為god gift,即上帝的禮物。戈黛娃夫人的慈悲博得人民的愛戴也名垂千古。

四﹑明朝葛賢反稅監事件

中國歷史上有沒有「抗稅運動」呢?古代稅制複雜,與今天迥異:以田賦、丁役為主,旁及鹽、酒等專利品課稅。然而,有關「苛政猛於虎」的稅收情況,依然數之不盡,最耳熟能詳的是柳宗元〈捕蛇者說〉的故事:捕蛇者蔣氏三代為免交賦稅,寧願冒死捕捉毒蛇,反映中唐時期人民的悲慘生活。

不過,最著名的抗稅故事,要數晚明的反稅監領袖葛賢(1568-1630),葛賢,原名葛成,蘇州織工。1601年(萬曆二十九年)稅監孫隆加重捐稅,導致機戶停工,織工失業。葛賢便率眾擊斃孫隆屬下黃建節,又包圍稅監衙門,要求停稅,迫使孫隆逃往杭州。事後,葛賢挺身投案,可幸,蘇州知府朱燮元深明大義,說服上司免去葛賢死刑,更不連累一人。葛賢死後,葬在虎丘五人墓旁,稱之為「六義士墓」。

五﹑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給當權者一個借鏡

古今中外為了稅收起革命的比比皆是;英國的「茶稅案」終於導致1775年4月的美國獨立戰爭。而發生於2011年初的北非突尼西亞反政府示威導致政權倒台的事件「茉莉花革命」,係因一名26歲失業青年穆罕默德•布瓦吉吉(Mohamed Bouazizi)自焚,觸發境內大規模街頭示威遊行及爭取民主活動。這件事看來好像與稅收不相關,其實,乃因軍人或警察為了收取「地下稅」所引起的一樁小事,足見「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不得不謹慎,小心處理稅務問題,給當權者一個借鏡。

宗教的進場跟替壓迫者抗稅是有很大的關係,我們從馬丁.路德宗教改革500週年,給後人一個寶貴的歷史經驗,是值得大家來學習和深思的一個特別有意義的日子。

【本單元反映投稿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遠見》開放讀者投書單元,歡迎投稿分享您的觀點!

投稿網址:https://www.gvlf.com.tw/opinio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