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讀者觀點 > 是誰讓大學充滿了仇恨

讀者觀點

是誰讓大學充滿了仇恨

發文時間: 2018/06/22   文 / 劉康康 瀏覽數 / 40,050+

每年到了畢業季,大學校園到處充滿畢業生歡笑的身影,許多人總是滿懷感恩與祝福,旁人們也為這群年輕人能辛苦完成學業而高興。只是隨著台灣進入選舉熱季的時刻,竟有另一群大學生,在臉書上發起要在他們就讀學校的總圖書館布置成一個靈堂,為了世代轉型正義,要出來聲討蔣介石的功過云云。

看看近年來,台灣各大學校園內不斷上演的類似戲碼,從台大、政大、中山,甚至在一些高中校園內,出現一群群旗幟鮮明、論述相近、行動激進、訓練有素的學生社團,一而再、再而三的以蔣氏父子的國民黨白色恐怖為主題做號召,透過夜襲校園銅像、將大學圖書館布置成靈堂,在校樹上掛滿血腥驚悚布條與照片,毫無畏懼的一次又一次的挑戰大學校規與騷擾秩序。而這些校園中到處搧風點火、散布對立與仇恨思想的少數族群,藉著當前大學當局表面上以「鼓勵學生創意」、「保障言論自由」為由,實則是屈服於政治正確的寒蟬效應下,處處息事寧人而步步退讓。加上許多學校的最高決策單位「校務會議」,也被這群少數人透過學生會長等選舉行動,而長期把持校務會議中的學生代表席位,進而左右校務推動。從台大遭「卡管」事件中,屢次校務會議中,學生代表咄咄逼人的發言;政大校務會議中提案修改校長遴選辦法,大幅擴增學生行使校長人選同意權的人數,意圖讓符合民粹者當選的鑿鑿痕跡。更甚者,是教育部規定大學如欲調漲學費,必須召開公聽會,讓「學生」有充分發言權利。這種有違世界高教學雜費調漲潮流的規定,造成國內各公私立大學被迫必須舉辦調漲學雜費公聽會,一邊學生集結在場外高喊反對,一邊為了紓解學校營運危機的大學副校長,忍受場內學生輪番的羞辱,必須低聲下氣,懇求同學支持大學部學費一年調高「八百元」、研究生調高「一千五百元」新臺幣的學費漲幅提案。這些師生對抗的尷尬畫面,如今不斷在校園內重演,不但學費事件已無法理性探討,也加深校園中彼此的仇恨與裂痕!

而這些大學內的仇恨與衝突,是如何產生的? 一個從未親身經歷「白色恐怖」的年輕世代,為什麼在談起蔣介石的統治時,竟然可以一面倒的大放厥詞,咬牙切齒的彷彿當事人般的控訴?而其他曾經受惠於五十年前推行的九年國教,享受六、七零年代十大建設後的繁榮台灣,甚至大學中許多拿著國民黨中山獎學金出國留學的教授們,享受過台灣錢淹腳目的社會菁英與既得利益者,竟然在校園內幾乎消音與神隱?尤其各大校園中的校務會議的意見,依然是被上述一小群人所把持?許多在私下才敢真正表態的教師們,認為造成台灣年輕世代的囂張與仇恨心態,有幾點原因。首先是三年前318太陽花學運中,占領立法遠與行政院肇事者全部無罪釋放的後遺症,造成某些校園群體有恃無恐,獲得「革命無罪、造反有理」、「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集體社會縱容所致!第二,目前在台灣年輕人低薪資與一職難求的情況下,加上執政黨屢屢出現只問「顏色立場」、不問「才幹本事」的氛圍下,這群年輕的大學生不只要儘早選邊站,更必須幹出幾件轟轟烈烈的「大事」,來表明個人的政治立場,宣誓效忠;這樣才能被特定群體所接受,畢業後也好求得一職謀生。這種情況,更出現在就業困難的台文、台史、社會、政治等領域者。

在上述的社會政治正確效應下,這群I 世代學生,更可以擺脫社會上既定的規範與道德傳統,毫無恐懼的盡情透過網路串連,尋找價值觀相近同溫層的支持。一旦出現不同意見的異議份子,就可以無情的掀底與毒舌般批評,反正是匿名,而且對手可能是對於網路生疏與遲鈍的網路移民世代。在這樣的社會縱容下,I世代可以所向無敵的在學校中以反蔣與仇蔣等白色恐怖為假想敵,進行任何消除異己行動,凡事不順從者,一慨在網路上進行圍剿與廝殺。尤其一到選舉期間,就是他們在各大學串連,到處搧風點火,大顯身手的最佳時機。信不信,請拭目以待!

話說回來,所謂「青出於藍勝於藍」,如果在上位者仍然不斷干擾校園,以「世代轉型正義」之名,行「世代仇恨撕裂」之實。尤其為了選舉保位戰,繼續在大學中對這些涉世未深的I世代學生施行洗腦,宣揚世代不公、造反有理等邪惡思想,讓大學無法成為追求真理的殿堂,成為可以公正公平批判民粹誤國的公器,那麼台灣將永無寧日。要小心,畢竟「水可載舟也可覆舟」,哪天遭野火焚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