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讀者觀點 > 翱翔空中 莫忘初衷
讀者觀點

翱翔空中 莫忘初衷

發文時間: 2018/07/19   文 / 陳立業 瀏覽數 / 30,200+

近來桃園市機師工會展開會員投票,醞釀以會員表決方式,再次發動罷工抗議行動。繼二O一六年華航空服員集體罷工,長榮二O一七年集體請假變相罷工事件,政府打開航空勞運潘朵拉的盒子。蔡總統口中「心中最軟的那塊」似乎翅膀硬了,法也修了,工時也調了,普羅大眾想問高薪的機師們,你們為何要罷工?

根據機師工會公告之訴求,長榮航共計十六項中有五項與薪資待遇關聯,華航則是十四項中計有四項。如細撥開薪資給付訴求,不外乎就是華航員工有的,長榮也「不落人後」的概念,反之亦然,顯見工會善盡煽動之舉。再者,在前述罷工後,兩航每月人事成本,已各自較八年前約莫增加新台幣十億餘元(含人員增補、罷工後條件加給),反映資方已透過增加人力,降低過勞問題,承諾加給,讓員工享受優渥的生活。撇開一般地勤,空勤高額的薪資難道還欲求不滿,難怪外界冠以「貪婪」之名!

或許台灣社會民主自由慣了, 對於代議制度的觀念偏差,主客不分、是非混淆!以工會所列抗爭事項,諸多提出對裁決事件否決權、陪同權、主管考評/任用權,甚至有制定規範權,猶如公司中的「民意代表」。然而,國家之所以有代議政治,票選民代之制度,主因是人民納稅予政府施政使用,創設監督管理機制。在這樣強烈的訴求中,別忘了是公司給付薪資予勞工,並設有勞雇約定契約。福利不是不可爭取,是要在公司容許的條件下執行;公司規範在合法的情況下,恪遵規矩屬理所當然,更遑論干預公司治理!

回首過去兩次航空罷工勞運後,政府仍然無為而治,主管機關交通部猶如勞動部般,完全未聽到以交通專業立場,勇敢站出來闡述是非!無論機師就疲勞管理、飛時管理、派遣邏輯乃至機組員晉升條件有疑義,似乎在「航空器飛航作業管理規則」(俗稱AOR)均有載明,倘航空業者違反規定,民航局絕對責無旁貸,還等到揭竿起義罷工嗎?試問,公司真的虧待機師嗎?在民粹的時代中,難道公權力也不分是非,沒有公理與正義之聲,只能一面倒的支持民粹嗎?

最後,受制於先前突發式罷工的衝擊,筆者已多次建議交通部應朝向設置運輸業罷工預告期之思考,無奈在踢皮球政治文化下,至今仍原地踏步!事實上現任交通部次長祁文中先生於二OO九年時任路政司長期間,曾力倡國外已行之有年的罷工宣告期,藉以取得勞資雙方冷卻期,降低罷工衝擊。據悉,交通主管機關不斷洽詢航空業者應變計劃,試問突發式、又無法掌握罷工規模的前題下,計劃趕得上變化嗎?唯有設置五至七天預告期,方能進行合宜的應變規劃,旅客也能提前調整行程因應。

年底選戰將至,各工會風起雲湧,爭福利等同爭選票,政府主管機關交通部、勞動部、消保會以及各政黨不得不慎,落入民粹的泥沼,社會氛圍未必仍像過往支持擾民的罷工活動!罷工不止是機師個人,更毀了未來民眾搭乘的信心,品牌形象建立不易,勢將毀於一旦。航空業為一運輸服務業,多少年輕學子嚮往此產業生活而求職,當機師們在投下神聖一票同意罷工的同時,將因您爭取私利影響旅客行的權力,莫忘您翱翔空中的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