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讀者觀點 > 華航罷工後的省思

讀者觀點

華航罷工後的省思

發文時間: 2019/02/19   文 / 韓國良 瀏覽數 / 20,250+

年初四起,喧騰一週的桃園市機師職業工會罷工於西洋情人節當晚落幕,在華航二次罷工結束後,猶如勞動部許銘春部長所言「華航罷工給大眾一堂很好的課」,除了「看熱鬧」外,更值得我們省思。

二O一六年華航空服員罷工成為航空工運濫觴,今年春節機師罷工重演,若細部檢視參與運動的成員不難發現年齡層偏低,台灣已非「愛拚才會贏」的氛圍,而是「會吵才會贏」的職業環境。身為教育工作者的我,嚴正地向政府提出警訊,我們的教育出問題了,我們的下一代價值觀扭曲,似是而非!

其次,就本次爭議論點言,諸多媒體紛紛指出不論依國內法規「航空器飛航作業管理規則」或國際組織ICAO 、EASA等規範,華航非但並未違法,且相關勞動條件已優於法令。機師職業工會一句「法令只是最低標準」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未來所有勞團都可無限上綱、予取予求?在此事件藐視航空專業的聲音,勞動部勢必將面臨工運骨牌效應。

再者,此次罷工蔚為奇景的身為長榮機師的李信燕理事長,代表華航分會剁剁逼人的向華航資方談判。此為現行工會法三十人可成立工會,又屬地域性設立原則,造就出複式工會的問題。同時,華航內部又具屬於所有員工的企業工會,複數工會雖可以小蝦米對抗大鯨魚之姿取得發聲權,然僅佔一成的員工駁倒另外九成員工權益,特殊職類如何受保障,實有待商榷。

交通部王國材政務次長於直播談判中表示,交通部僅為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在談判中「僅能」就五項爭議事項討論,真是如此?事實上,勞資爭議處理法第二十五條明訂應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之請求,得依職權交付仲裁,遂絕非「僅能」而是亦可將爭議事項交付仲裁。華航歷經兩次罷工,法中明訂調解、仲裁作為,不論勞動部或交通部顯有背離法令之實,視法為無物,造就全民共享罷工之不便!

若從直播勞資談判論,勞方反覆、新議題不斷,所謂聲東擊西,勞動部甚至公開背書宣示其罷工合法。試問,當資方訴請強制仲裁,政府無為而治,甚至已讀不回時,合法與否惟政府說了算,政府縱容勞方、鼓勵勞方,資方地位何在?俗諺「種什麼因、得什麼果」,未來各個「心中最軟的一塊」百花爭鳴時,將是政府「心中最痛的一塊」。

此事件共影響上萬旅客航空交通,罷工預告期首當其衝的發人省思是否應入法。環視全球多國,美、日、義以及法國均設有48小時至十天不等的預告期,交通部已宣示樂觀其成,只望勞動部臨門一腳。

華航罷工落幕,看到的並非勇於承擔者負責,反之是行政院副院長以降率交通部、勞動部以及桃園市長出面,被外界譽為「收割」之舉。過往若類似案件,早已眾官員卸下烏紗帽,此次影響諸多民眾過年期間航空交通,難道錯的都是華航?政府又在哪呢?

罷工這一課,兩年多後的今天我們又再複習一次,當錯誤如出一轍的發生,我們是否學到工運的教訓與防範,值得省思!

(本文作者為大學助理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