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褚士瑩台北 > 有些事,不用問大人

有些事,不用問大人

發文時間: 2019/03/19   文 / 褚士瑩台北 瀏覽數 / 21,200+

這幾年每到暑假,都會根據我的哲學老師奧斯卡‧柏尼菲博士發展的兒童哲學系統,在台北跟北京給小學生舉辦邏輯思考夏令營。擔任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哲學顧問的他相信,每個已經開始學語言的孩子,當然就有足夠的心智培養完整的思辨能力,只是大人懂不懂得引導而已。

當我看著這些孩子,一個星期後帶著剛萌芽的思考能力離開時,心裡時常有一個疑惑,這些學會思辨的孩子回到家裡,如果父母並不重視思考,能不能夠得到充分的支持呢?

這個答案,我一直無從知曉。

今年夏天的課程結束後幾天,我收到一個孩子的母親寄給我的信,這位母親語氣中充滿無奈地說:

「……課程結束以後,我的孩子把課本留在教室,沒有帶回家,這讓我很生氣,因為他是故意不帶回家的,他也不想一想,我之所以幫他安排這個課程,是期待能夠為他點上對自己負責的一盞燈,這樣的不珍惜讓我迷惑,是不是我的教養環節出了什麼問題?我要怎樣協助他?」

我在準備要怎麼對這個家長說話時,做了兩個決定:

1‧我不要「告訴」這個家長,用「提問」代替「告訴」,或許更能幫助這位家長思考。

2‧提問的時候,我要試著把讓人不想面對的「沉重問題」變成想回答的「優質問題」。

***

我想了一想之後,做了這樣的回覆:

「這位媽媽,我有把您兒子的課本留下來,您要的話我當然可以寄給妳。對了,我認為他是個有自己想法的孩子,不從眾,但並不固執,經過討論跟思考後,他總是願意接受合理的答案,勇於改變自己的決定,不會為面子捍衛自己錯的觀點,我跟其他老師們都很喜歡他。所以無論他有沒有拿課本回家,我相信這一個禮拜他都學到很多。

我想藉這個機會,邀請您想這兩個問題:

一,課程結束後,課本一定要帶回家嗎?

二,為什麼您的兒子決定不帶課本回家?」

這位家長立即的反應是道謝,給了我她的郵寄地址,並且說收到課本之後,希望藉由後續的討論,幫孩子調整他錯誤的觀點、以及說話不經大腦的習慣,找到自主學習的動力。

這是典型家長的反應,因為深愛孩子,所以有時候家長自己沒看到。當他說「為了要讓孩子學習獨立,決定暑假送他去參加歐洲遊學團」這樣的話語時,核心的思考概念是「控制」,完全跟希望孩子「自主」是背道而馳的。這樣的誤解很普遍,在我看來,正是孩子在家庭中,理性思考的發展遭到扼殺的證據。

這件事情雖小,卻讓我相當困擾,我是不是要違背這孩子的個人意願,將他決定留在教室的課本,寄給他的母親呢?我如果這麼做了,是不是背叛了這個孩子,讓他認為大人雖然課堂裡不斷強調,每個人都應該要自己做決定、自己負責,但是我自己並沒有這麼做?

我決定靜靜等待。

***

一個星期之後,我喜出望外地收到了這位母親的另外一封信。信裡說:

「謝謝老師,經過思考,我想不需要麻煩您將我小孩的課本寄給我了,我相信他有滿滿的收穫。想拿到課本,是出於我對課程的好奇。他不想帶回家,或許也是因為懶得跟我解釋太多—他喜歡塗鴉畫課本,可能擔心我質疑他沒有專心上課。不過我的好奇心一直是掛著的,所以,是否可以要一本新的?」

我心裡充滿了雀躍,在鍵盤上飛快打著:「謝謝您的反思,我很樂意另外寄一本課本給您!也幫我向您的孩子問好!」

當別人做了一個我們不喜歡的選擇時,我們真的理解對方為什麼這麼做嗎?

我透過這個經驗發現,大人與孩子需要的思考練習,很多時候是一樣的。大人不一定比孩子想得更清楚。

而當思考的種子,以家庭為單位萌芽的時候,存活長大的機率,就變得更高了。


本文節錄自:《企鵝都比你有特色:給自己的10堂說話課,成為零落差溝通者》一書,褚士瑩著,大田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