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洪 蘭台北 > 言多必失傷元氣?少說1字竟殺生又飛錯國

言多必失傷元氣?少說1字竟殺生又飛錯國

發文時間: 2019/03/18   文 / 洪 蘭台北 瀏覽數 / 36,050+

一個朋友向來是省話一哥,如果一個字可以表達他的意思,他絕對不會用二個字。他的理論是言多必失,人在說話時,進入大腦的氧只有原來的廿四%,大腦缺氧,神經細胞會死亡,考慮不周時,講出來的話會得罪人,得罪了君子還好,得罪了小人是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划不來。

而且依照中醫的說法,說話是傷元氣的。所以畢業後,他選擇去做研究,動物實驗室通常在地下室,沒有事,不會有人來串門子,老鼠不會說話,不會有是非。所以多年來,我們都習慣了他的單字對話。

前幾天,我有事去找他,突然發現他話變多了,而且一句話會重複二遍。我好奇的問他:你現在為什麼不怕進來的氧只有廿四%,讓腦神經細胞死亡了呢?他嘆了一口氣說:少講一句話造的孽,下輩子都還不完,予豈好辯哉,予不得已呀!

原來他的助理來問他,做完實驗的老鼠要怎麼處理?他沒聽清楚,問了一句「啥?」助理聽成「殺」,就把老鼠送到隔壁做血清的實驗室去餵蛇了。他知道以後,很難過,但是已經來不及了。他雖然用動物做實驗,卻很感恩動物,他認為這些動物是為人類的福祉犧牲的,所以用安樂死,並且為牠們念往生咒、大悲咒,希望牠們下一輩子不要再投胎做老鼠。他現在話會說兩遍,還叫助理重複一次回來給他聽,寧可多話,不要少講。

我聽了,想起這次去耶魯大學開會時,一個在芝加哥大學教書的朋友告訴我的事(他發誓是真的):他的同事受邀去西班牙的格拉納達(Granada)開會,他很高興能在這種水管都凍裂的冬天去西班牙曬太陽,便立刻吩咐他的秘書訂機票去格拉納達。大牌教授都很忙,他沒有時間先看機票,那天早上,他從秘書手上接過機票,便興奮的直奔芝加哥機場。

在check-in時,他發現這班飛機要停邁阿密,覺得有點奇怪,便問櫃檯:這是去格拉那達的班機嗎?櫃檯說是。他便去貴賓室吃早餐,又在飛機上看了兩場電影,到邁阿密轉機時,發現是架小飛機,他覺得這樣小的飛機油箱怎麼夠飛越大西洋呢?他又問:這班飛機是去格拉納達的嗎?當他再次得到肯定後,便放心的上機了。二小時後飛機落地,他到了格拉納達,但是不是西班牙的格拉納達,而是波多黎各的格拉納達。

他不只去錯了國家,還去錯了洲,跑到加勒比海去了。他很生氣,但是無法怪罪別人,只能怪自己少說了一個字 西班牙。(曾有個美國人要來台灣的桃園,卻飛去了山西的太原,因為美國的旅行社搞不清中國城市的拼音和地理位置,而他自己也不知道這兩個地方有差別)。

我終於了解為什麼我母親總是說「寧可多,不要少」了,雖然很多父母都知道子女嫌自己嘮叨,但是話少會出錯,權衡之下,父母只好不停的交代了,其實,誰又愛嘮叨呢?還不是不得已的呀!

(作者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講座教授)

(原文刊載於2019年3月15日《聯合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