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丁學文台北 > 噢,英國下一步往哪去?/ 向中國順差說再見

解析《經濟學人》

噢,英國下一步往哪去?/ 向中國順差說再見

發文時間: 2019/03/21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143,450+

今天要和大家解讀的是2019年3月16日的《經濟學人》內容。

單從這期雜誌的封面設計,我們可以一眼看出,重點又是英國脫歐。《經濟學人》再次利用寫實漫畫,告訴了我們它想表達的立場。

我們看見一個披頭散髮、驚慌失措,明顯在暗喻Theresa May的英國女士,她孤單坐在有著英國圖騰的輪椅上,頭戴羅馬古戰士的頭盔,手拿希臘神話中的三叉戟,而彎了的叉戟上,還掛著一面正被焚燒殆盡的歐盟旗幟。上面一排黑色大字:〈Oh, UK〉(噢, 英國);下面一排紅色小字〈 Whatever next〉(下一步往哪去?)。這兩排字不言而喻,連《經濟學人》都充滿疑惑,想要知道英國的下一步。

撇開英國脫歐議題,這本《經濟學人》的內容還是挺豐富的。在緒論第三篇第11頁,以及商業板塊第一篇第55頁,《經濟學人》從伊索比亞航空空難告訴我們,為什麼波音這個世界航空巨頭的黃金時代也許已經結束。

另外,第19頁的Briefing專文,解讀了美國公司債的問題,還用了披頭四當年瀕臨破產時的名歌〈Carry that weight〉做為標題提醒。不過文章認為,沉重的公司債雖不至於釀成另一個金融危機,但會讓美國經濟雪上加霜。

與中國有關的文章共有五篇,我會精讀其中有關中國順差時代結束的文章。另外在中國板塊第一篇,《經濟學人》用《Spin doctors》這個發跡於紐約市的「說謊專家合唱團」團名,諷刺了同仁堂被摘掉中國品質獎的醜聞。第二篇則劍指中國演藝圈的涉黃,仍然是一篇對中國負面的文章。第三篇茶館專欄,則特意諷刺了習近平提倡廣設中國智庫的做法,並認為這只是一批政策書呆子罷了。

最後,還有有關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成立 70 週年的七篇特別報導,《經濟學人》在緒論最後一篇以〈Worth fighting for〉(值得奮戰),呼籲美國與歐洲應該努力讓其不要解體。

讓我們回到這一期的封面故事。《經濟學人》用了緒論第一篇第九頁,及英國板塊第三篇第52頁的Bagehot專欄兩篇文章,帶我們仔細解讀了脫歐困局。緒論主文的大標題:〈Whatever next? 〉(下一步往哪去?);小標題:〈英國的危機越陷越深,國會應該凍結倡議,讓這個國家脫離亂局。〉

文章開頭說到,假設有一天,當歷史學家們決定開始撰寫英國這次脫歐的故事時,本週也許可以被視為英國終於意識到自己所處困境的關鍵時刻。

在公投時,脫歐派曾向選民承諾,脫歐將很容易,因為英國「掌握著所有的籌碼」。本週,英國議會決定對脫歐協議嗤之以鼻,以至於這個Theresa May花了兩年時間,在布魯塞爾經過反復談判的協議,最終被以149票差距再次否決。這是現代議會歷史上,政府遭遇的第四大挫敗。第二天,國會議員又再度否決了她的後備計畫,也就是說,根本沒有達成任何協定就散會了。

看來這個首相已經失去了控制能力。週三有四名內閣部長沒有在關鍵投票中支持她。長期以來,兩大主要政黨在英國脫歐問題上本來就存在分歧,如今,它們的派系還進一步分裂成了越來越憤怒的很多小派系。

如果按照公投後的這三年的混亂情況來看,這個國家已經迷失了。梅伊本週曾經自豪地表示,她正向全世界傳達一個訊息,即英國將成為一個什麼樣的國家。她是對的,只是這更像是一個笑話。一個本應建立在妥協基礎上的鎮定自若,如今卻被背信和背叛的指控所吞噬。然而,她的計畫被取消,提供了英國一個重新思考其脫離歐盟做法的機會。

英國議會反對的直接後果,就是英國脫歐必須推遲。截至發稿前,議會正投票表決3月29日的最後期限往後推移。為了自身的利益,歐盟應該同意,不達成脫歐協定將嚴重傷害英國,但歐盟也同樣會受傷。

Theresa May的計畫,是對她的協議再舉行一次投票,並威脅如果脫歐派不支持她,就會延長脫歐期限,而延長期限很可能會導致英國最後取消脫歐。與此同時,她將扭轉溫和的立場,指出不達成協議的脫歐仍有可能發生,想避免這種狀況,取決於與歐盟的協議,但歐盟正在失去耐心。這是一位已經失去權威的總理的絕望策略。

當國會議員們確信沒有更好的選擇時,他們會被迫在所有糟糕的選擇中做出一個選擇。即使這個情況發生,也會讓英國失去穩定,與所謂獲得多數同意的優勢,而這些優勢,是英國脫歐所需的一系列投票的基礎,也是未來與歐盟展開更艱難談判的基礎。

為了打破今天的僵局,英國需要很長的一段延期時間。問題是如何在這段時間,在議會和國家中尋求建立一個穩定、有代表性的共識。

一個日益占上風的答案是:擺脫掉Theresa May。這個首相提出的協議已經失敗了,她的權威也受到了損害。越來越多的保守黨人相信,一個被重新授權的新領導人,才可能打破僵局。

然而,更重要的是,取代Theresa May 對解決如何達成協議幾乎毫無幫助,兩黨從根本上存在分歧。相信唐寧街(Downing Street)的新房客能讓他們重新團結起來,並讓他們達成共識,就等於誤信脫歐派人士曾經的幻想,誤以為他們的計畫很好,只不過執行得很糟糕。

要求舉行大選同樣是個錯誤,這個國家的分裂就像它的政黨一模一樣。

為了打破僵局,Theresa May需要做兩件事。首先,是和議會好好商量,通過一系列特定的投票方式,去取得英國脫歐的共識意見。第二,再次進行全民公投,使這一選擇取得正當性。

能夠按部就班採取這些步驟,儘管過程會出現僵局,但議會達成妥協的輪廓還是顯而易見的。工黨希望成為歐盟關稅同盟的永久成員,這比May的協定更接近歐盟。

想為以上這些或任何其他方法爭取更多選票,需要超越黨派的思考,這在英國目前這種互相敵對的多數主義政治環境中,並不容易。而且黨內監督制度正在瓦解,政黨結構正在瓦解,脫離黨派的團體,和黨派內的黨派,正在下議院內外形成。為國會議員提供自由投票空間,有可能促成跨黨派對一個新方案的支持。

第二步是進行確認性的全民公投。英國脫歐要求英國在與歐盟保持有利可圖的關係時,也要走自己的路。May和其他批評者認為,再舉行一次公投不是民主的做法,但最初的公投活動,完全沒有說明英國脫歐的複雜性。真正不民主的做法,是拒絕讓選民有機會表達他們對最後的結果的滿意度。

另一種選擇是,議員們可能傾向於「挪威模式」,這是《經濟學人》一直以來的主張,並將英國留在單一市場。歐盟對兩個選擇都是開放的。

因此,議會批准的任何協議,都必須公開徵求公眾的最終意見,它將被強硬的脫歐派斥為叛國,而強硬的留歐派,則將其視為一種自殘行為。

忘記這些吧!公眾應該決定,他們是支持與歐盟建立新的關係,還是經過反思後,他們更願意堅持現有的關係。

除了封面故事,第二篇我想和大家分享的是,《經濟學人》有關中國經常帳大反轉的分析。

《經濟學人》以緒論第四篇第11頁,以及財經板塊第一篇第61頁兩篇文章,提供了一個嶄新的看中國論點,我個人不但贊同,而且相信經常帳赤字確實將會重塑中國金融體系。

緒論主文大標題:〈The big flip〉(這個大翻轉);小標題:〈中國也許很快要出現十年來第一次年度經常帳赤字,其後續影響將極其深遠。〉

文章一開場就說,曾經中國對世界的出口大於進口,而且這看起來,似乎是全球經濟格局一個不可能改變的特徵。25年來,中國每年都有經常帳戶順差,這種順差被歸咎於各式各樣的罪惡,包括西方製造業的衰落,以及美國債券市場充斥的過剩儲蓄。正是這些過剩儲蓄,助長了次級房貸泡沫。

然而,順差可能很快就會消失。2019年,中國很可能出現自1993年以來的首次年度經常帳戶赤字。從一個貸款主體轉變成為一個借款主體,將產生連鎖反應,逐步迫使中國為了吸引更多外資,開放它的金融體系。

中國政府正慢慢意識到這一事實,與此同時,美國的貿易談判代表卻似乎根本沒有注意到這一點。他們沒有集中精力敦促中國放開金融體系,而是更擔心中國阻止人民幣貶值。這種短視的結果對雙方來說,都錯過了一個機會。

中國幾十年來的順差反映了一個事實:多年來,中國的儲蓄大於投資,節儉的家庭囤積現金。沿海製造業集群的崛起,意味著出口企業的收入甚至超過了中國的再投資能力。

但現在這種情況已經開始改變,消費者在汽車、智慧型手機和名牌服裝上揮金如土;中國遊客在海外花費巨大;隨著人口老齡化,國民儲蓄率將進一步下降,因為更多的退休人員將把儲蓄金提出來。

中國今年是否真的陷入赤字,將主要取決於大宗商品價格。但儲蓄和投資的變化趨勢是明顯的,美國將很快需要適應一個新的現實,即中國的赤字已成為常態。這反過來意味著,中國將需要吸引淨資本流入。在某種程度上,這正在發生。中國放寬了外國人直接購買債券和股票的配額,並簡化了他們通過香港交易所營運的計畫,投資內地證券的程式。

另外,世界各地的養老基金和共同基金,都在考慮增加對中國的資產配置。但目前的改革仍然不足,普通中國公民的提款額度仍受到限制。如果外國投資者看見資金撤出中國這麼難,這種不穩定性,可能讓他們對投入大筆資金感到緊張。

中國害怕金融不穩定,2015年一場拙劣的貨幣改革,引發了廣泛的波動。這個國家過往以不同體制對待本地人和外國人的方式,註定漏洞百出、腐敗和不穩定,這必定會面臨改變。

最終,資本仍然需要在中國境內雙向自由流動,那才是一個值得歡迎的發展。中國境內、境外的人們,將受益於能夠在更多地方投資。而對資本流動更加自由的需求,將讓中國為了贏得國際投資者的信心,迫使中國改革其由國家主導的金融體系。這將意味著,市場力量在中國資本配置中,將能夠發揮更大作用。

文章最後一段提到,你可能認為美國的貿易談判代表會歡迎這一切,並敦促中國解放其金融體系。不幸的是,他們似乎被困在過去。他們始終無法釋懷,中國有可能會壓低人民幣匯率以提振出口。據報導,他們堅稱中國將致力於穩定人民幣匯率,這是錯誤而且容易適得其反的想法。與其繼續昨天的貨幣戰爭,美國應敦促中國為未來做好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