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丁學文台北 > 終結者們/孫正義願景基金真面目

解析《經濟學人》

終結者們/孫正義願景基金真面目

發文時間: 2019/03/27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33,150+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2019年3月23日的《經濟學人》雜誌內容。

這期《經濟學人》的封面設計非常形象,我們好像看見周星馳功夫電影中的斧頭幫再現,一群穿著黑色西裝、大衣的男男女女,頭戴歐洲圓頂禮帽,手握著諸如長柄鐵錘、電鋸等,虎視眈眈、摩拳擦掌,嚴陣以待橫亙在他們前面的Apple、Google、Facebook以及Amazon,四家科技公司的代表圖騰。上面兩排大字,白色大字寫著:「The determinators」(終結者們),下面還有一排黑色小字:「Europe takes on the tech giants」(歐洲等著應對科技巨頭們)。

《經濟學人》嘗試告訴我們,在科技巨頭橫行霸道之際,歐洲如何想方設法,讓個人隱私及其衍生的利益獲得保護,並為了撬動科技產業的公平競爭而努力著。

除了封面故事這個主題之外,這期《經濟學人》的另外一個重點,在軟銀孫正義的願景基金。《經濟學人》顯然已經沒有辦法忍耐願景基金的碩大與各界的吹捧,在願景基金即將展開第二期,再一個一千億美元的募集之際,《經濟學人》用了緒論及Briefing專文共三篇文章,並以希臘神話中Icarus 的大起大落,狠狠諷刺並撕開了這個基金管理上面引人疑慮的種種現象。

和中國有關的文章共有四篇,商業板塊談的是華為事件發生後,它的主要競爭對手Ericsson及Nokia的反應。《經濟學人》認為,互聯網時代和以往大不相同,北歐二人組並不認為這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中國板塊則分別談了中國的毒品問題、一部電視劇反儒家孝道引起熱議,以及茶館專欄認為的中國對西方壓制漸漸失去耐心。我後面會簡單和大家分享。

此外,這本《經濟學人》還對發生於3月15日,紐西蘭基督城清真寺的恐怖槍擊案,用了緒論第三篇第10頁、亞洲板塊第24頁的菩提樹專欄,以及第50頁的國際板塊,探討了白人恐怖主義。《經濟學人》用〈The new face of terror〉(恐怖活動的新面貌),告訴我們這個正在全球興起的白人運動,並認為它已經挑戰了紐西蘭人心目中認知的紐西蘭。

這期《經濟學人》另外一個重點,在緒論第四篇第11頁,以及財經板塊第四篇第62頁,探討為什麼女性經濟學家這麼少?《經濟學人》用〈Market power〉(市場力量)這個標題,搭配他們的調查結果,認為美國大學對待女性經濟學家不公平,並呼籲經濟學界應該想方設法,修正這個性別待遇問題。

讓我們先從這期的封面故事開始。

《經濟學人》在緒論第一篇第9頁、Briefing專文的第17頁與第20頁三篇文章,解讀歐洲應對科技巨頭的最新發展。主文大標題:〈The future of big tech 〉(大型科技企業的未來);小標題:〈為什麼大型科技公司應該害怕歐洲,想瞭解矽谷的未來,就應該跨過大西洋去看看〉。

文章提及,美國開國時期的有名作家Thomas Paine,在1776年寫下這句話:「一個新世界的誕生就在眼前。」從這句話之後,美國就把自己視為新大陸,而歐洲則被困在了過去。這一點在科技行業最為明顯,世界上20家最有價值的科技公司中,有15家在美國,歐洲只有一家;一般認為,矽谷是最好的創意和最聰明的錢相遇的地方。

在美國,關於如何馴服這些科技巨頭,使它們的行為符合公眾利益的爭論一直十分激烈,科技巨頭會因其公司的隱私漏洞,而面臨國會的嚴厲譴責。

然而,如果你想瞭解這個全球最強大的產業將走向何方,不要指望華盛頓和加州,而是要指望布魯塞爾和柏林。在美國猶豫不決之際,歐盟已經採取行動。這似乎有違經驗法則,但歐洲可能很快就會通過新的數位版權法。Spotify向歐盟投訴Apple涉嫌濫用反壟斷法。

正如我們的Briefing專文所解釋的,歐盟正在倡導一種獨特的科技議程,旨在讓個人控制自己的資訊和從中獲得的利潤,並鼓勵開放的科技公司參與競爭。如果這一原則能夠奏效,它將使數百萬用戶受益,提振經濟,並約束那些在沒有相應責任感的情況下,積聚了巨大權力的科技巨頭。

西方監管機構以前就曾經因為科技公司的反壟斷問題而倍感挫折,例如上世紀60年代的IBM和90年代的微軟。但今天的巨頭們不僅被指責攫取巨額利潤和抑制競爭,而且被指責犯下更嚴重的罪行,比如通過錯誤資訊破壞民主穩定,和濫用個人權利侵犯隱私。

隨著人工智慧的起飛,對資訊的需求正在爆炸式增長,使的數據成為一種新的、有價值的資源。然而,關鍵問題仍然存在,就是:誰控制數據?利潤應該如何分配?

在許多科技業高管看來,歐盟在這些問題上一馬當先感覺很奇怪。因為歐盟曾經被認為是一個創業的荒地,更是官僚主義的大家園,其實歐洲也是擁有影響力和新創意的。

Alphabet、Amazon、Apple、Facebook和Microsoft,這五大科技巨頭,有平均四分之一的銷售額來自這裡。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經濟結合體,歐盟的標準經常被新興國家拿來效仿。歐洲獨特的經驗,使其對隱私始終保持警惕。與美國的監管機構相比,歐洲的監管機構不太容易被公關遊說所左右,歐洲的法院對經濟的看法也更與時俱進。更重要的是歐洲缺乏科技巨頭,這有助於它採取更加客觀的立場。

歐洲做法的一個關鍵,在於它敢決定什麼不可以做。目前,它已經放棄了諸如限制科技公司利潤上限,並像公用事業公司那樣去監管它們,因為這將使它們成為頑固的、永久的壟斷企業。它也拒絕了分拆,由於網絡效應,小facebook或小Google隨時可能會再次占據主導地位。相反,歐盟的原則結合了兩種方法,一種是利用其成員的文化,儘管他們之間存在差異,但這種文化往往會保護個人隱私;另一個,則利用歐盟的法律權力來促進競爭。

第一個方法認為,你對自己的數據擁有主權,你應該有權訪問它們,修改它們,並決定誰可以使用它們,這就是《一般數據保護條例》(GDPR)的本質,其原則已經被世界上許多國家所效仿。下一步是允許服務之間的互通性,這樣用戶可以很容易地在提供者之間切換,轉向提供更好的財務條款,或更合乎道德地對待客戶的公司。其中一種模式,是英國的一項名為「Open Banking 開放銀行」的計畫,該計畫允許銀行客戶與其他提供者,分享他們的消費習慣、定期付款等數據。

歐洲的第二個方法是,企業不能將競爭拒之門外。這意味著,對使用其平臺的競爭對手應該一視同仁。歐盟已禁止谷歌與出現在它的搜索結果中的其他購物網站,或使用它的Android操作系統的競爭對手展開不公平競爭。德國的一項提議宣稱,一家占主導地位的公司,必須與競爭對手共用大量匿名數據,這樣經濟才能正常運轉,而不是被少數數據囤積巨頭所控制。

歐洲的做法提供了一種新的視角,消費者可以控制自己的隱私,以及他們的數據如何被貨幣化。「消費者可以轉換」創造了競爭,還可以增加可選擇性和提高標準。

其結果應該是一個消費者為王、資訊和權力分散的經濟。對於科技巨頭來說,情況就不那麼樂觀了。它們可能不得不將利潤的一部分提供給用戶,擴大投資,否則將失去市場份額。

歐洲的做法也有風險。事實上最後可能證明,實現企業之間真正的互通性是困難的。到目前為止,GDPR 進展緩慢。另一個巨大的風險是,歐洲的做法並沒有在其他地方得到採納,最後歐洲大陸可能變成一個科技孤立群島(Galapagos),不但與主流隔絕,大企業最後也拒絕將他們的業務分成兩個區塊。

事實上有跡象證明,美國科技領域正在向歐洲靠攏。加州已經通過了一項類似於GDPR的法律。歐洲正以一種設法增強消費者,而非國家主導或神秘壟斷力量的方式,逐步破解迷信大型科技企業的想法。如果歐洲找到了答案,美國人應該毫不猶豫地複製它,即使這意味著,美國要回頭依附他們祖先曾經離開的土地。

第二個我想解讀的重點議題,在緒論第二篇第10頁,及商業板塊第一篇第53頁。

在緒論標題上,《經濟學人》很巧妙的把希臘神話中藝術家Daedalus的兒子Icarus,因為過於傲慢,飛行時太過靠近太陽,最終因為翅膀羽毛上的蠟融化而從空中墜落的名句「Too close to the Sun」中,太陽的「Sun」, 改成了孫正義的「Son」,暗諷願景基金可能的大起大落。小標題:〈願景基金需要更多監管,一個1000億美元的賭注已經變成一個透明度及責任追究的問題。〉

文章一開始說,大約兩年前,日本巨頭孫正義(Masayoshi Son)打破了所有投資界的遊戲規則,設立了一個新的投資基金,以支持科技初創公司。願景基金在很多方面都非比尋常,它價值1000億美元,規模巨大,其中約450億美元來自沙烏地阿拉伯王儲Muhammad bin Salman,他得到了他們主權財富基金的投資。他在時髦的「獨角獸」身上押下了巨額投資,而且幾乎把所有的控制權都給了孫正義。

許多持懷疑態度的人,對願景基金不屑一顧,認為這是一大筆有毒的資金,浪費在了已經膨脹的資產上。一直到去年10月,他們似乎是對的。記者Jamal Khashoggi被殺,讓沙烏地阿拉伯和該基金聲名掃地,而科技公司的股價也開始下跌。

然而,現在孫正義的秀又開始了。Khashoggi事件已經平息,科技股也已回升。願景基金最大的幾筆投資,將以極具競爭力的價格在股票市場上市。孫正義又計劃為願景基金第二期,募集多達1000億美元的資金。他很快就會走遍世界上的主權財富基金和養老金巨頭,兜售機器人和人工智慧。再一次,他自己的魔力又將再次啓動。

所有保管別人錢的銀行都應該提高警惕。據報導,孫正義與提供450億美元資金的沙烏地公共投資基金(PIF)關係緊張。原因不是Khashoggi被謀殺,而是PIF對願景基金的管理感到失望。

從外部看,第一個問題是「key-man risk」。與Prince Muhammad's 的統治一樣,孫正義在基金的統治是絕對的。如果他認為一家初創公司就足以改變世界,幾乎沒有什麼能阻止他押下重金。到目前為止,他是願景基金三名成員組成的投資委員會中,決策權最高的一位,那是因為另外兩名成員是他的員工。只有當投資金額超過30億美元時,PIF才能否決投資。

第二個擔憂是,願景基金與軟銀(Soft Bank)之間可能存在利益衝突。軟銀是孫正義創建,一家在日本上市的大型企業集團,目前仍在運營。在願景基金耗時過長的投資流程中,孫正義曾利用軟銀的資產負債表,先行購買準備投資的初創公司的股份,這些股份隨後再被轉移到願景基金。軟銀當然能夠從中獲利,就像在中國打車公司滴滴(Didi)這個項目一樣。軟銀在2017年以59億美元收購了滴滴,並很快以68億美元的價格,將股權轉讓給了願景基金,因此軟銀很難會在這樣的投資中虧損。

軟銀和願景基金應該遵守它的投資規則,以及其受託的管理責任。該基金使用了獨立的評估機構,包括大型審計公司。軟銀直接持有願景基金的大量股份,因此有動機看到它發展良好。儘管如此,軟銀在對這種高增長但虧損巨大的公司進行投資時,仍有很多值得商榷的餘地。更糟糕的是,關於投資估值的披露甚少,或是願景基金公司怎麼花管理費的披露也很少。

你不需要人工智慧就可以明白一個道理,那就是無論願景基金第一期或第二期,都需要更好的監管。兩家公司都需要獨立的董事會。引入一位重量級科技高管來檢驗孫正義的信念,將降低失敗交易的風險。軟銀和願景基金之間的資金轉移應該停止,投資者必須知道資金存量的部位價值。

孫正義的商業帝國已經變得太大了,無法依靠目前這種零碎且不專業的監管來維持下去。該公司擁有約3000億美元的股權和債權,以及大約70家知名初創企業的股權。如果這些初創企業背後任何一家投資人破產,都會讓這些企業受到傷害。當孫正義再來要求更多資金時,投資者應該明確表示,是時候改變他的投資風格了。

最後我簡單和大家分享一下與中國有關的四篇文章,中國板塊 第一篇第26頁,大標題:〈Old habits die hard〉(舊習難改);小標題:〈中國對毒品成癮採取的強硬措施並不奏效,愈來愈多的吸毒者表明,有必要訂出一項更為有效的政策。〉

文章藉由住在中國西南部雲南省的林光鵬染毒的故事,告訴我們中國毒品問題的嚴重。中國戒毒機構說,中國在2017年,有32萬人登記被拘禁在戒毒營,較2016年少了3萬6000人,但比2012年多了12萬人。中國對待這個問題的態度,有其鴉片戰爭歷史的因素,因此很多官員把它看成道德問題,而不是醫學問題。這無助於解決毒品問題。

在中國板塊第二篇第27頁,大標題:〈Conflicted Confucians 〉(陷入衝突的儒家信仰);小標題:〈一部中國熱播電視劇,刺穿了脾氣暴躁的老父母,反抗孝道的故事,沒想到讓觀眾們興奮不已。〉

文章說,要連續20天成為中國微博上排名前十的熱門話題,絕非易事,3月1日在省級電視台首播的《都挺好》就做到了。劇情藉由蘇明玉的故事,反諷了中國的傳統孝道。兩個哥哥對她的欺負,及母親的重男輕女,告訴觀眾對傳統孝道也可以說不。

有媒體報導,這部劇戳中了人們的痛點。但北京日報批評這部戲不現實:「我們不可以藉由一個不合理的角色,來諷刺品質不良的父母。」看來,在中國必須被共產黨稱讚的品質,才是剛剛好。

本期第28頁的茶館專欄大標題:〈China’s leaders should study James Bond films〉(中國領導人應該學習James Bond 電影);小標題:〈太早揭示自己的主要計畫,可能是危險的。〉

文章說,直到2007年,英國電影007才被允許在中國播放。在James Bond的電影中,壞人往往是天才,但都會提早洩露野心,導致最後被抓。中國今天面對的全球壓力越來越大,各國對於類似華為及工業製造2025充滿警覺性,但中國官員早已忘記了鄧小平說的韜光養晦,他們對外國反應越來越不耐煩。但不幸的是,後續發展還是得取決於其他國家的反應,他們也低估了川普厭煩規則及繁文縟節的個性,私下裡,中國官僚非常志得意滿於國家力量的蒸蒸日上,他們的著急只會壞事。

還有一篇在商業板塊第三篇第56頁,大標題:〈Ericsson and Nokia〉;小標題:〈對華為的安全擔憂,對其歐洲競爭對手有利嗎?地緣科技政治的發展,正使該行業的營運複雜化。〉

文章認為,在互聯網時代,如果某個科技巨頭隕落,其他人一定額手稱慶。但如今的華為事件大不相同,大家其實希望事件趕緊落幕。在2015 到2018 年之間,華為的市占率從24%增加到28%,Nokia從20%下滑到17%,Ericsson 自15% 減少到13%。大家都擔心中國可能也會以牙還牙,把他們逐出北京。除此之外,各個國家也因為這樣,讓5G建設陷入停滯,看來這是一個頭疼的事情,而不是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