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張作錦台北 > 從書市景況憂慮台灣「短暫的富裕」

從書市景況憂慮台灣「短暫的富裕」

發文時間: 2019/03/25   文 / 張作錦台北 瀏覽數 / 13,650+

作者的說明:

2003年6月金石堂書店發布「台灣暢銷書排行榜」,賣得好的書多是企管、理財等教人賺錢的書。哲學、宗教、歷史不與焉。我心以為憂,寫了這篇「從書市景況憂慮台灣『短暫的富裕』」。

16年後的今天,根據聯合報「願景工程」發布的「107年民眾閱讀行為」的調查結果,竟然有40.8%的人整年沒讀過一本書,65%的人整年沒有買過一本書。16年前大體是讀什麼書的問題,今天則發展到讀不讀書的問題。想想看,我們現在是不是更該「憂慮」了?

《金石堂書店》發布「六月分台灣暢銷書排行榜」,非文學類的十本書中,有四本企管類,兩本理財類,四本勵志保健類。這些書的主旨,說得簡單一些,就像其中一本書的名字一樣——在追求《億萬富翁的賺錢智慧》。

十本書,沒有哲學,沒有宗教,沒有歷史,也沒有科學和文化。不僅今年六月分是這樣,長期以來,大抵都是如此。

當然,哲學、宗教、歷史、科學和文化沒有進入暢銷書排行榜,並不代表沒有書店出版這些書,沒有人讀這些書;但是多數讀者趨向企管和理財,而薄哲史宗科文,其中透露的訊息,著實叫人深思。

閱讀企管,鑽研理財,必須有企業才好管理,有財富才好經理。嘲諷的是,近年企管的書出得多了,但企業卻少了、跑了、萎縮了;理財的書出得多了,但國家的、個人的財富卻愈來愈縮水了,連未出生的子孫每人都欠了債。所以,大家應該注意的、探討的,是如何振興企業、積累財富,這才符合本末之義。

台灣為什麼會家道中落?請來看美國哈佛大學教授抗廷頓不久前說的話。他指出,一九六0年初期,迦納與南韓經濟狀況非常相似,國民所得差不多,幾乎都是以原料出口為主,兩國也都接受相同程度的經濟援助。三十年後,到了一九九0年代,南韓變成工業大國,擁有跨國企業,是世界第十四大經濟體,而迦納依然故我,國民所得只有南韓的十五分之一。解釋這種懸殊的差異,杭廷頓認為,南韓重視節儉、投資、努力工作、教育、組織與紀律;而迦納的價值觀卻不一樣。

就杭廷頓所提出的項目,我們來檢查一下台灣這些年來的情況。

節儉:吃穿用度日漸奢華,政商名流帶頭示範,在營服役的豪門子弟開數百萬元的名貴跑車。

投資:要企業家投資先要有良好的投資環境,台灣現在的諸般措施,只會把企業家往外邊趕,德國拜耳藥廠即為顯例。

努力工作:一般人把休閒、旅遊置於工作之上。若不是引進外勞,很多重活都沒有人幹了。

教育:教改愈改愈糟。大學已超過一百五十所,但教育品質江河日下。

組織與紀律:組織似只為人群對壘之用。事事抗爭已使紀律蕩然,社會騷動。

迦納是一個從來沒有富裕過的國家,台灣已經有了高所得,兩者情形並不一樣。那麼,台灣會走回頭路嗎?按照阿根廷知名學者葛隆多納長期研究的結論,很有可能。他是這樣說的:

——國家經濟發展的過程中,從一個階段進入下一個階段時,會出現誘惑。如能抗拒這些誘惑,就可達成發展,否則就只有短暫的富裕。

——誘惑是什麼呢?人民覺得富有了,就減少工作量,國家也不再投資於生產,而把錢花在為領導人建立紀念館、戰爭、福利理想國,或是徹底的貪污腐化。

——要抵抗得住誘惑,國家需有價值體系。價值觀有兩種,一種是「固有的」,如國家榮譽、卓越、安全感,甚至建立帝國,是不會變動的;一種是「輔助的」,如追求利益,這是短暫的,一旦利益追求到,就失去了再努力的動機。所以,國家要維持發展,必須要有固有價值觀。

那就讓我們來看看,台灣的固有價值觀是什麼?似乎很難找得到。也許有人指出是獨立建國。但這是多數人認同的理念嗎?這回民進黨推動公民投票,社會大眾以為,可以藉此決定國家的定位,也未嘗不好,但最後變卦、反對的,卻是民進黨自己。

台灣現在的樣子,正像古人所說「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一個沒有固定價值觀、沒有正確方向的國家,大概也只能是「短暫的富裕」吧!

(原載二00三年七月二十四日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