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周祖德洛杉磯 > 政治顛覆:美國通俄門調查原來如此

政治顛覆:美國通俄門調查原來如此

發文時間: 2019/03/28   文 / 周祖德洛杉磯 瀏覽數 / 15,000+

美國「通俄門」司法調查22日結束,司法部指派的特別檢察官穆勒在這一天提出保密的「關於俄國干預2016年總統選舉的調查報告」。司法部長巴維理給國會的函件披露,調查「未認定川普總統競選團隊和相關個人有過任何與俄國共謀或協調其干預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情事」,川普和他的團隊無咎。關於川普言行是否在調查過程中妨礙司法,穆勒做了徹底的事實調查,交由司法部下結論。而司法部部長與副部長研判並諮詢各部內單位、參照聯邦司法起訴綱要,認定證據不足,所以川普亦無罪責。

這個司法案件,自始「雷聲震天」而至終「雨點渺小」,外在原因似乎是案件盤根錯節、相關的路徑紛亂,但歸根究柢,一是要看法律證據,二是要看政治背景。任何刑事案件沒有足夠的證據,焉能起訴?至於政治,其來有自,原因是2016美國大選結果令那些多年押寶在「實質儲君」希拉蕊身上的、錯愕的美國「民主黨─主流媒體聯合體」,和導致美國陷入後民主時代的眾多利益團體和遊說機構,以及因川普革命而前途失意的「深層國家」,三位一體,形成內部敵人,呼應眾議院在華府大沼澤做絕地大反攻。

川普作為圈外人空降,敵對勢力龐大。他的政敵在國內外進行偏見灌輸,以占據道德高地。政敵的目的要否定川普的正當性,意圖在第一個任期內拉他下台,用司法手段先行完成政治目的,再讓民主黨奪回政權。這是一場政治反撲和歷史荒謬劇,川普地位險惡,稍一不慎,便全盤盡墨。中美貿易談判顯然因為這個因素而拖延。

關於通俄門其實只要把事實搞清楚了,便能判斷。特別檢察官所領導的通俄門調查從2017年5月開始,前後長達22個月,耗費公帑超出2500萬美元,聘用了19名律師,加上聯邦調查局探員等40人專業協助,開出傳票2800張,問訊大約500位證人。花了這麼大的力氣,還調查不出任何共謀證據,使人懷疑最初究竟是如何立案的?在結案前美國民意調查,發現半數的美國選民認為川普遭到獵巫,他被視為受害者。

穆勒一共起訴了7個美國人,其中包括前國家安全顧問佛林、川普前競選總幹事馬納福和私人法律顧問柯恩。他們多人已被定罪或達成認罪協議,罪狀包括作偽證,但沒有一個人被指控參與所謂共謀通俄並影響美國選舉。

穆勒起訴了13個俄國平民外加3個俄國機構,起訴書指出,俄國干預始於2014年,由一個聖彼得堡操控的影子機構執行行動,利用臉書和其他社交平台在美國散布分化訊息,一直持續至總統大選。穆勒還起訴了12個俄國情報官,進行駭客攻擊,進入希拉蕊競選團隊和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組織系統,然後將蒐集到的信息向維基解密等媒體對外散發。可是儘管如此,司法部表示,沒有任何美國人對俄國的陰謀行動知情。意味著,美國人沒有參與共謀。

「通俄門」調查,結論是沒通俄,美國政治在幹啥,一看就明白了。此時此刻,歷史荒謬劇第一幕落幕,但是從美國朝野形勢判斷,川普腹背受敵不會劇終。國會以及聯邦紐約南區檢察官對川普的調查力度不會減弱,不過彈劾川普的可能性黯淡。尼采的名言貼切,「但凡殺不死我們的,會使我們更強大。」

(作者為法學博士、美國律師)

(原文刊載於2019年3月26日《中時》;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