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丁學文台北 > 一個現代民粹主義者的寓言/中國紅色火車的憂鬱
解析《經濟學人》

一個現代民粹主義者的寓言/中國紅色火車的憂鬱

發文時間: 2019/04/03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65,150+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2019年3月30日 的《經濟學人》雜誌內容。 

這期有兩個封面故事。《經濟學人》在全球版本上,講的是即將成為以色列任期最長總理的納坦雅胡Binyamin Netanyahu。在封面設計上,我們看見他抿嘴斜眼,表情一如既往,俾倪一切。《經濟學人》在他的眉角上方,寫著時代雜誌對他的稱呼「Bibi King」,下面一排註解「The parable of a modern populist」(一個現代民粹主義者的寓言)。 

比較起來,我更喜歡這一期英國版本的封面設計,《經濟學人》完全體現了英國人的冷式幽默。圖面上我們看見淺綠色的不列顛群島上,《經濟學人》在倫敦的位置標上了「CHAOS」混亂的這個字,並以類似的同義字作為各地地名,諸如「Flummox」(狼狽)、「Pandemonium」(鬧哄哄)、「Carnage」(滅絕)…等等負面字眼,甚至左上角的小島還被寫上「Absolutely rock all」(絕對晃動一切)這個名詞,上面更有一排大字「The Silly Isles」(這個愚蠢的島嶼),這是取材自前ABC駐莫斯科與中國的記者Eric Campbell,在2018年出版的暢銷書名,下面還有一排小字「Brexit after May」(May下台後的脫歐)。光看配圖加以玩味,就覺得很有意思。

《經濟學人》這次用了序論第二篇第12頁、英國板塊第一篇第53頁,及第三篇第53頁的Bagehot專欄三篇文章,剖析了過去一周英國首相Theresa May的提出辭職,並讓議會控制脫歐(brext)決定權的前因後果。但《經濟學人》認為,梅伊首相的犧牲,無助於解決英國脫歐的混亂局面。她的辭職取決於議會在兩次否決後,會不會通過她的協議版本。成功了,議會在面對未來英國與歐洲之間的關係上,仍然存在分歧。失敗了,議會可能會強迫她執行自己的選擇,離職而去,但她應該會抵制、拒絕。就算她最後離開,下一個首相的脫歐計劃也不會得到民眾的支持。看來英國脫歐,一時之間難以擺脫充滿不確定性的狀況。

除了兩個封面故事,這本雜誌中我比較喜歡的還有緒論第三篇第14頁的The world economy 世界經濟篇中,文章以「Inversions and aversions」(錯置與反感)做了註解。

《經濟學人》認為,雖然開春以來金融市場表現亮眼,但歐洲經濟表現,比美國收益率曲線的反轉更令人擔憂。債券市場真的在大西洋兩岸都發出了警告,而歐洲的情況又比想象中要糟糕得多,大家還是要小心。

另外就是商業板塊第一篇第61頁上,《經濟學人》以〈Streamlined〉(串流成型)的標題告訴我們,Disney、 AT&T and Comcast 如何與Netflix,、Amazon 以及Apple,在媒體娛樂戰爭中的對峙,它為我們梳理了正在進行中的種種合縱連橫和資本運作,看來整個媒體世界會有數十億美元正被付之一炬。《經濟學人》最後還提醒我們,一些提供基礎建設的電信巨頭也會被拉進來,而其中某些巨頭注定會在大變局中深受重傷。

這期和中國有關的文章共有五篇,我會放在後面和大家簡單分享。

現在讓我們先從封面故事開始。文章在緒論第一篇第11頁,及第22頁的Briefing專文,大標題:〈King Bibi:一個現代民粹主義的寓言。〉;小標題:〈在以色列,和其他地方一樣,政治是一種令人費解的,結合健全的政策和被憤世嫉俗所消磨的制度的混合體。〉

文章說,他的追隨者稱他為「魔術師」、「贏家」和至高無上的榮譽—以色列的王者。Binyamin Netanyahu納坦雅胡是以色列這一代人中最有能力的政治家。他是這個國家任期第二長的總理,如果他在4月9日的第五次選舉中獲勝,他將打破該國國父 David Ben Gurion的記錄。

眾所周知,納坦雅胡在以色列之外也很重要,這不僅是因為他用希伯來語和英語,完美地表達了自己的觀點,還因為他在當今混亂的中東地位極高。他之所以重要,是因為他體現了強硬的民族主義、沙文主義和精英階層的怨恨,而這種民粹主義,早在很久以前就已成為一股全球力量。他和美國的川普、印度的莫迪交情匪淺,更不用說匈牙利的Viktor Orban以及義大利的Matteo Salvini等歐洲民粹主義的領導人。

因此,納坦雅胡的統治,是現代政治的一個寓言:一位才華橫溢的政治家的崛起,以及長期的成功,建立在實施穩健政策和憤世嫉俗的令人困惑的混合體之上。

當他的權力受到威脅時,他轉而更大聲地譴責媒體、司法和所有隱形力量。現在,納坦雅胡面臨著最大的危機,那就是對他貪污的刑事指控。在不同的時代,他可能需要辭職,但現在他準備像個普通人一樣捍衛自己。他決心繼續執政,並希望選民能將他從警察、檢察官和法官手中拯救出來。以色列政治正在分成兩個極端,一邊是真實成就與憤世嫉俗,一邊是法治,兩邊不斷的衝撞與衝突。所有關心民主政治的人,都應該睜大眼睛看著。

小小的以色列值得關注,因為它有著悠久的歷史:聖經中的浪漫故事和技術天賦;大毀滅中的屠殺和軍事實力;充滿活力的民主政體,以及長久與巴基斯坦之間的土地爭端。儘管如此,納坦雅胡本身就是一個大人物,他比許多民粹主義者更聰明、更有能力,並能取得許多成功。通過精簡臃腫的政府,他幫助以色列經濟蓬勃發展,尤其是科技新創企業。他嫻熟地運用外交手段,謹慎地使用軍事力量,在沒有捲入災難性戰爭的情況下提高了安全。由於這一點,以及對伊朗的共同敵意,與許多阿拉伯統治者的關係,是以色列有史以來最好的時期。

然而,納坦雅胡的獨斷專行也令人擔憂。他嘴上說要與巴勒斯坦和平共處,但沒有採取任何有意義的步驟。他譴責西方與伊朗的合作,即使這種合作旨在限制伊朗的核計劃。納坦雅胡悲觀地認為,以色列被披著羊皮的狼所包圍。他認為,以色列只能控制衝突,而不能解決衝突,因此它必須依靠一堵鐵牆和時間來解決。

這種「反解決主義」為未來埋下隱患,它增加了與伊朗開戰的危險,也增加了伊朗強硬派追求核武器的危險。以色列在約旦河西岸越固守,它的「臨時」軍事佔領就越像是根據法律,甚至是種族隔離制度。對巴勒斯坦人的永久征服,由於缺乏美國的制約,情況變得更糟。他緊抱川普,川普也在巴勒斯坦問題上投桃報李。從長遠來看,納坦雅胡公然與美國共和黨和福音派右翼結盟,將危及兩黨在華盛頓過去達成的親以色列共識,而那些曾經是以色列安全的基礎。

但納坦雅胡統治時期,最大的威脅來自國內。他不僅憑借自己的政績保持權力,還以損害以色列民主規範為代價,尋求政治優勢。他擅長玩弄分裂彼此的政治遊戲,以至於加劇了這個國家的分裂。

事實上,以色列是西方民主國家中的異類。它身為猶太人的國家,猶太復國主義和巴勒斯坦民族主義主張同一片土地,以色列必須容忍其他人以及存在的風險,而不是和其他地方一樣陷入民粹主義。讓許多國家陷入混亂的左派,在以色列遭受了沈重的打擊,因為他們試圖與巴勒斯坦人就土地換和平協議進行談判的努力,已經以流血告終。

然而正是由於這些壓力,以色列給了我們一個民主政體的重要測試,就是:再次選擇納坦雅胡,推翻以色列制度的獨立性,還是把他趕下台,以重新建立對民主的信任,甚至成為其他國家的一座燈塔。

第二篇,我想和大家分享的是商業板塊第六篇第64頁,大標題:〈The red-train blues〉(紅火車的憂鬱);小標題:〈一家中國大型火車製造商在海外踢到鐵板,中國中車可能將重心轉回國內市場。〉

文章一開始說到,像許多擁有工業遺產的城鎮一樣,將一家廢棄了幾十年的工廠,改造成一個閃亮的現代化製造業基地,似乎是一項受歡迎的發展,但在美國國家軍火庫,以生產步槍而聞名的馬薩諸塞州Springfield,一家中國火車製造商的到來,卻好像踢到了鐵板。

Springfield 並非沒有製造火車的歷史,200年前它曾經製造美國的第一批火車,用以取代英國進口的產品。身為全球最大的火車頭生產商,中國中車集團(CRRC)決定於2017年在當地建立生產基地。從那時起,它就被媒體形容為,將對美國就業和國家安全造成威脅。

該公司隨後被進口零組件的關稅所打擊,最近又被拒絕豁免。華盛頓特區的立法者們,現在正試圖阻止聯邦資金花在它的火車製造上。

其實最主要的敵意,來自對中國中車龐大規模的畏懼。中國中車於2015年,由中國兩家最大的火車製造商合併而成,並控制著中國鐵路市場90%以上的份額。由於在國內業務陷入困境,該公司將目光投向了海外擴張。中車董事長劉華龍借由設立海外子公司,整合供應鏈及獲得業務支持。他首先瞄准亞洲和非洲,最近開始瞄准歐洲和美洲。

中國中車目前在全球擁有18萬名員工,年營收306億美元,其中約十分之一來自中國以外市場。漢堡鐵路咨詢公司SCI Verkehr的Maria Leenen估計,2013年至2017年間,中國中車生產了全球44%的電動列車,高速列車的產量更是高達71%,光是鐵路設備的盈利就遠遠超過其歐洲主要競爭對手—德國西門子(Siemens)、法國阿爾斯通(Alstom)和加拿大龐巴迪(Bombardier)。

美國是一個特別有吸引力的市場,因為它偏愛客制化火車,這種火車比其他的普通火車價格更高。中國中車Springfield分公司總裁賈波表示,由於人們對鐵路旅行重新產生興趣,尤其是美國那些沒有車的年輕人,鐵路旅行市場也在快速增長。自2014年以來,該公司在美國贏得了四份地鐵車廂的大合同。去年12月,它交付了第一輛美國製造的列車。

中國中車的舉動嚇壞了西方競爭對手。西門子(Siemens)和阿爾斯通(Alstom)也因為這家中國公司海外擴張的威脅,有了試圖合併鐵路部門的想法。但上個月,歐盟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否決了這個合併計劃,因為擔心這會損害競爭。

由於勞動力短缺和貿易保護主義的「買美國貨」規則,這會迫使火車製造商必須從美國供應商那裡採購70%的零組件,這個市場的吸引力突然變得小多了。中國中車的日本競爭對手川崎重工(Kawasaki)就表示,正考慮完全離開美國。

中國中車的事件正讓事情變得越來越糟糕。與中國的貿易戰正在醖釀中,圍繞中國大型電信設備製造商華為的爭議,已影響到其它中國企業,其中包括中國中車(CRRC)。Olson認為,該公司生產的裝有閉路電視的車廂,可以與人臉識別技術相結合,幫助中國政府追蹤搭車的每個人。也許這只是一個幻想,但對於中國中車來說,它的強調會遵守美國所有關於網絡安全的規定,已經顯示出了它本身的無奈了。這段艱難的旅程,正促使中國中車將注意力轉回中國。

文章最後一段提到,該公司表示,可能近期內會退出美國貨運市場。JPMorgan Chase 的Karen Li表示,為了協助管理這宗大規模併購交易的整合,並應對中國政府對其海外投資額度的限制,中國中車已開始放緩海外擴張步伐。她說,該公司已悄悄放棄了2021年海外訂單增長至20%的目標。看來,更好的做法,是集中精力,在即將到來的大量中國新高鐵路線中,贏得更多的訂單。

除了中車的節節敗退,本期和中國有關的文章還有四篇,財經板塊第五篇第72頁,談的標題則是〈成都不幹了〉。

《經濟學人》談的是,由於美國支持的委內瑞拉總統 Juan Guaidó,他選派的代表是東道主中國無法接受的,美洲開發銀行在3月22日宣布,取消48個成員國下周在成都召開的年會。這兩篇文章讓我們知道,中美摩擦讓曾經在全球橫衝直撞的中國,開始方方面面窒礙難行。

另外,中國板塊共有兩篇文章,第一篇在第31頁,《經濟學人》下的標題是〈Keeping tabs〉(保有標籤),談的內容是中國在江蘇省宿遷市推動的「社會信用」評分法,推動的計劃包括了勸誘和制裁,《經濟學人》再次對這種侵犯隱私的信用管理,提出了負面批評。

第二篇在第32頁,《經濟學人》用〈Industrial disaster〉(工業災難),講述了3月21日江蘇省響水縣一家農藥工廠發生的爆炸,這起事件造成至少78人死亡,600多人受傷。這是自2015年以來中國最致命的工業事故,後續發展值得關注。

另外在Books and Arts第79頁,《經濟學人》推薦了九月即將出版,由Julia Lovell著作的《Maoism 毛澤東主義:A Global History 一個全球歷史》。書摘認為,相比於希特勒、史大林等,可能毛澤東的影響力一般般,但實際上很多人仍然尊崇著他,影響力也無遠弗屆,因為他的臉孔仍然印在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流通的鈔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