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吳淡如台北 > 在你心裡辯論,總有那兩個人

女人寵自己

在你心裡辯論,總有那兩個人

發文時間: 2019/04/02   文 / 吳淡如台北 瀏覽數 / 22,700+

人活著總是要有進步,雖然年紀愈大,要讓體力愈來愈好,實在很難。靠的都是咬牙切齒的日常訓練和意志力。我本來每年只跑一個全馬,這一年,跑了兩個。對很多人而言,少得可憐,但對我已經是突破。法國波爾多全馬之路——根本就是石子路與田埂路,超級整人。有兩個人一直在我的耳邊對話︰

本:「算了吧!這是什麼鬼路,坐在路邊看藍天白雲多好……,為什麼要虐待自己?」

超:「但是,你可能有機會跑完……」

本:「你看路邊的人多麼會享受人生,你這樣跑下去,不是中暑就是跌跤……」

超:「可是如果放棄就意味著永遠放棄跑完波爾多馬拉松的資格!」

本:「你為什麼老是要自討苦吃!」

超:「因為那個苦裡頭有花再多錢也買不到的甜頭!」

本:「你跑完除了一片沒價值的獎牌和一瓶便宜的紅酒,付出的代價比這大得多!」

超:「你不要再吵了行嗎?我只要想到看到終點線時的興奮,我就開始感動了!」

本:「我也不想說了,你是神經病!」

超:「對,我是神經病,我只要想到我竟然可以在酒鄉波爾多烈日下完成全馬,興奮得像聽到神蹟!」

本:「太誇張了!」

超:「少廢話了!」

「本我」「超我」對話 人生旅途更豐富

這是一段我在跑馬拉松時的真實對話。本是我的本我,一個天生懶惰的我;超是我的意志力,它從我還是個農村小鎮小孩時開始,用一種獨排眾議的方式指揮我。他喜歡我完成一件感覺上的「不可能的任務」。

我其實並不常聽到他的聲音。但是他在我人生面臨困難選擇或挑戰,甚至絕望時跳出來。那個還在呆呆往前跑的我聽著他們一路喧譁。

我喜歡看到「超我」像阿拉丁神燈被擦亮,燈神忽然驚人的出現,開始對我曉以大義,但是也從來沒有討厭「本我」這個懶洋洋只想過得舒服的東西,因為懶東西使我把日常生活過得不錯。這輩子所有的小確幸都要感謝他。

你心裡是否有這兩個聲音?你做的新鮮事愈多,愈常聽到他們開辯論會。如果沒有,那麼,人到中年,就學不了新戲。我喜歡聽見他們吵架的聲音,或許,這就是我一直跑著馬拉松的理由。人在孤獨的求生狀況下,奇妙的自我對話。

(原文亦同步刊載於《遠見雜誌》2019年4月號)